記者來鴻:向大排檔亮劍—你點讚還是落淚?

曼谷 圖片版權 Alamy
Image caption 曼谷:吃大排檔,體驗曼谷經典美食

在信奉民以食為天的地方,一位地方高官上個月在一份全國性報紙上發表向大排檔開刀的言論,立刻引發公憤。

Vallop Suwandee是曼谷當局一家諮詢委員會的負責人,他說,要在曼谷50個區內把大排檔清理走。

看起來,曼谷最受歡迎、最有特色的一個亮點好像要被掃進垃圾堆了。

就在不久前,美國的CNN還把曼谷評為全世界大排檔美食最棒的地方;就連曼谷市政府也在計劃兩個月後舉辦大排檔美食節。

後來,Vallop趕快出來澄清,說媒體理解錯了,"我代表曼谷市說清楚一下,大排檔將繼續是曼谷生活的一部分,前提是不能妨礙行人、攤主遵守食品衛生規則、保護市民健康。我們將允許他們在特定地區(營業),要符合嚴格的條件。"

這並不是第一次曼谷大都市管理局(BMA)試圖向成百上千的大排檔施壓。1972年BMA剛成立時就曾發起過類似運動、強迫攤檔在指定市場營業。

後來每隔幾年,BMA都要搞一次這樣或者那樣的整頓運動,但是,執行力度一直不大。因為BMA也看得到,特別是在經濟苦難時期,大排檔在人民維持生計方面起著重要作用。大多數時候BMA選擇私下裏不動狠招。

Image caption 曼谷:大排檔也是一道風景

空間狹窄?

這一次或許有些不同。官方允許開設大排檔的地方已經急劇減少,從四年前的726處減少到去年年底的243處。數以千計的業主已經被迫搬走,市中心一些地方可見的大排檔寥寥無幾、甚至乾脆沒有。最近剛剛清理過的一個地區是越來越富裕的Thonglor。這裏一條小巷以大排檔聞名多年,現在都不見了。不過城管部門說,在另外一個更小的小巷給業主提供了新的營業點。

BMA這一次沒有細說最後要清理到什麼程度,但是目標是把大排檔限制在相當少的幾個有名的市中心地區,比如背包客出沒、穿過唐人街的幾條街道,還有市中心以外執照發放更加寬鬆的地區。

Vallop的說法是,市中心遊客、通勤者越來越多,空間不夠。他告訴我,大排檔佔的地,價格可能高達數千美金一平米,為什麼只能某一個人享有這樣的特權?他說,BMA收到許多投訴,人行道被侵佔。

但是,他的說法立刻就被反駁聲浪淹沒,人們認為,廣受喜愛的街邊美食面臨威脅。

Image caption 北京:這是這條餐館酒吧密布的街道的最後一夜,轉天就被清理了。

體驗北京

BBC駐北京記者麥迪文最近關注:北京獨特的市井生活受到"無休無止的圍攻"原文鏈接為英文,以下是節選:

在北京,最好不對什麼東西產生太深的感情,你最喜歡的餐館、咖啡廳、酒吧、公園長椅……也許都會是這樣:今天還在,轉天就沒了……

決策人好像沒有意識到,購物中心世界各地到處都有。獨特的、有文化底蘊的、有社區氛圍的社會貢獻不可能來自連鎖店,而要來自許多許多現在正在被關的店。

————————————————————————————————————

"泰國文化"

Chawadee Nulkair自稱曼谷大排檔超級粉絲,經常發表有關美食的博文,她強烈反對BMA的整治舉措,儘管她也承認,攤檔確實給行人帶來不便。

她告訴我,"雖然我們抱怨亂、吵,但是,(大排檔)界定了我們,街邊美食是泰國文化。在這裏,摩托車可以上人行道,就算沒有大排檔,人行道仍然很糟糕。"

她帶我去Yaowara 路,這裏被形容為大排檔的誕生地,現在仍然是享受曼谷美食最好的去處之一。

Chawadee Nulkair向我解釋說,19世紀,大批華人移民來定居,開始在街邊用簡單的爐子、炒鍋賣餐賺錢。這種烹飪方式、加上經典的中國食材比如麵條,改變了泰國人的飲食。

大排檔也成為越來越多的通勤者選擇使用的最為基本的服務。他們沒有時間、或者沒有空間在家裏做飯。

Image caption 北京:這就是未來?裝有空調、開滿世界「大同」連鎖店的購物中心

借鑒新加坡?

英國《經濟學人》近期關注,曼谷並不是唯一的要清理街道的城市,越南胡志明、印尼的雅加達也一樣。至於所謂的新加坡經驗,《經濟學人》認為,對於新加坡這樣一個狹小、富裕的國家,這種辦法可能是可行的。但是,對於其他更加廣大、貧窮的國家,比如印尼、緬甸可能就行不通了。就算做得到,也不理想。

文章還說,大排檔也許會引起一點擁堵、混亂,但是它也給城市生活增加色彩。大排檔不僅僅向大眾提供廉價、美味的食物,也體現著一個國家美食跳動的心臟。

也許最為重要的是,大排檔創建了一個社區:來自各個階層的人有機會就著一碗海鮮麵近距離接觸。把大排檔搬走了,人們還會找到地方去填肚子,但是,他們找到彼此的難度可能就更大了。

————————————————————————————————————

Image caption 曼谷:這家攤檔的燒肉麵很有名氣

家庭傳統

我們路過一些散發著誘人香氣的大排檔,最後選擇了一家坐下,Chawadee知道,這一家做的中泰合璧火鍋相當棒。

"廚房"就在一家銀行前的台階上,廚師以電閃雷鳴般的速度炒飯、炒麵,鐵鍋燙燙的,火苗高高的。

業主Voracha Rujarawan一家三代經營攤檔。市政府的計劃讓她很擔心。她已經需要定期給地方官兒、警察交錢了。現在他們堅持要她有妥善的洗碗措施,儘管誰也不清楚該怎麼辦:這裏沒有自來水。

就好像聽見我們的話音一樣,一位便衣城管出現在面前,詳細質問她是如何遵守衛生標凖的。

曼谷市政府的說法是,公眾希望有更寬敞的人行道。不過最近曼谷的"城鎮設計開發中心"Urban Design and Development Centre(UDDC,隸屬朱拉隆功大學建築學院)搞的一次調查結果卻很有意思。

第三世界?

UDDC負責人Niramon Kulsirisombat說,參訪的一共有1000多人,結果顯示,他們並不認為大排檔是最糟糕的問題。事實上,曼谷人行道通常很窄,已經密布障礙,有電線桿、消防栓、廢棄的電話亭、路標……就算沒有大排檔,行人也經常上馬路。

她說,曼谷居民向市政府發表看法的渠道太少;城市開發,過多採用那種政府自以為心裏最清楚、由上而下發號施令的辦法。

"BMA要搬走大排檔的原因—阻礙人行道、衛生—不夠。像50年前一樣,新加坡總理李光耀開始推動現代化,他們說必須把大排檔造成的混亂搬走,因為那是第三世界國家的象徵。

但是在曼谷,街邊美食應該被看作許多人的一條生命線。"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