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宗教在俄羅斯為什麼又吃香了?

俄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普京也親自來了

在俄國,宗教又成了"香餑餑"。普京搬出傳統、信仰作框架,打造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保守主義混合的治國理念、意識形態。

100年前,俄國革命領袖列寧斥責宗教是"精神上的劣質酒精"。

列寧寫到:任何宗教觀念、任何對神的諂媚……都是無法形容的齷齪、最可恥可惡的傳染病。

荒唐的是,列寧死了以後,他的繼任把他搞成了神,到處掛著列寧畫、豎著列寧像,還在紅場為他修建了廟一樣的紀念堂,水晶棺裏擺著他的遺體。

在這種令人頭暈目眩的個人崇拜風的蠱惑之下,過去幾十年,難以計數的前蘇聯人奔往莫斯科,向這位偉大的布爾什維克革命家致敬。他們可能要在紀念堂外排8個小時的隊,才有機會瞻仰一下列寧遺容。

我暗想,上星期莫斯科發生的這件事,列寧要是泉下有知又會怎麼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俄國人還是在排幾個小時的隊,不過這一次不是等著進列寧紀念堂:他們是在基督救世主主座堂外排隊。

這座大教堂距離克里姆林宮並不遠,曾經被蘇聯共產主義政權下令拆毀(注:斯大林1931年的命令),蘇聯解體後從頭重建。

教堂外的人龍長度超過一英里。我就在這裏碰上了退休老人納塔利婭。她已經排了6個小時,快到頭了。很明顯,納塔利婭的耐心堪比聖賢。恰好,她來這裏要看的、表示敬意的也是一位聖人。

聖尼古拉(又譯聖尼古拉斯)是公元四世紀時小亞細亞的希臘大主教,以對兒童慈愛著稱,後來成為聖誕老人傳說的靈感源。他是保佑兒童、水手、受冤入獄的囚徒的聖人,也是俄國人心目中最為崇敬的聖人,因為根據俄國教會的說法,聖尼古拉多次挽救俄國免遭毀滅性災難。

過去900多年,聖尼古拉的遺骨一直保存在意大利城市巴里的一座密室中,不過現在,根據天主教會和東正教會達成的一項歷史性協議,意大利將聖尼古拉的一條肋骨出借給俄國,在基督救世主主座堂展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基督救世主主座堂

納塔利婭告訴我說,"我真興奮,激動,心裏七上八下。聖尼古拉對我們來說真重要。"

我看到,大教堂內放著一隻金色的展櫃,這是從意大利運來的,移交/接收儀式富麗堂皇,很是壯觀。聖尼古拉的肋骨就擺在裏面,透過玻璃蓋子清晰可見。

東正教信徒排著隊從展櫃旁緩緩走過,靠近時會舉起手來在胸前劃十字、低頭湊近看。有些人還把額頭湊到蓋上、親吻玻璃,然後走開。

離開前,教堂會給他們免費發放聖尼古拉迷你像章,這是受過東正教教會最高級別大主教親自祝福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據說,聖尼古拉保佑俄國免遭毀滅性災難

許多人還帶著孩子、小寶寶。我看到有一位媽媽,小心翼翼地把女兒平躺在展櫃的頂上,就好像,她期望著聖尼古拉的魔力能穿透玻璃、從頭到腳滲透進女兒身體內一樣。

斯凡特拉娜帶著小兒子瓦尼亞一起來的,瓦尼亞當時身體不好,胳膊很疼。斯凡特拉娜告訴我說,"我把他直接從醫院帶來的,我想給他這個機會,因為我真的相信奇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斯凡特拉娜帶著兒子來的

看起來,俄國總統也一樣相信奇蹟。因為,普京本人上星期也來了。這位克里姆林宮的領導人也把額頭貼在玻璃上,然後抬起頭、在胸前劃了三次十字。

回頭想一想,真是非同尋常。蘇維埃時代,普京是為克格勃打工的,克格勃曾經壓制宗教信仰、迫害信徒。然而今天,作為克里姆林宮的領導人,普京在世界目光的注視下親密擁抱俄國東正教。

據說普京還有自己的精神導師:提克洪神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更為深刻的是,在普京的領導下,俄國的東正教會實力、影響顯著增長。部分原因是,忠誠的教會幫助強化了俄國國家機器、鞏固了那些掌權人的地位。

另外一部分原因是,克里姆林宮很清楚,人們需要有可以相信的東西。曾經,那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但是事實證明,那些主義的壽命不太長。

所以,俄國當局正在為俄國打造新的意識形態,一個以宗教信仰作支持的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保守主義、忠誠祖國的混合體。

由此,回頭再來說說聖尼古拉和他的肋骨。

在莫斯科公開展示這樣的聖物,俄國不僅僅是在紀念俄國人最為熱愛、崇敬的聖人,也是希望用一個共同的理念激勵、鼓舞、團結成千上萬的俄國東正教教徒。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