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新絲路上跳舞逐夢的維族女郎

新疆

"永遠別給家裏丟人。"

臨別之時,父親給女兒留下這句忠告。他一直希望布哈麗瑪能讀書、當醫生。但是,14歲的女兒有自己的打算。

離開鄉下的家七年之後,現在,布哈麗瑪是新疆大劇院的領舞之一。

"我真的從來沒有給他丟人。我在世界級舞台上演出,發揮我的才能、盡心盡情跳舞。我覺得我做的不錯。"

那是在烏魯木齊,我們在後台聊天。布哈麗瑪今年21歲,是參加演出的200來名演員之一,他們正在排練的劇目主題是歷史悠久的絲綢之路。

排練現場嘈嘈雜雜、紛紛攘攘,有組織的混亂。煩躁的編舞突然大聲發號施令,舞台上突然爆發出一束束紫色的燈光、一陣陣震耳欲聾的音樂,穿著緊身打底褲的女孩子從這邊跑到那邊,舞台兩側駱駝在耐心地咀嚼。

絲綢之路的故事源遠流長、耳熟能詳,但是,大張旗鼓地再講一遍可是現代任務。

劇目的創作靈感來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跨越大洲大洋擴展貿易的宏大計劃。回顧歷史上的絲綢之路也是安撫鄰居擔憂的一個方式。

印度和日本認為,中國的計劃是向三大陸注入中國錢、中國實力,控制具有戰略意義的港口、收獲地緣政治影響。

所以,中國啟用"絲綢之路"這個字眼,是希望溫柔地提醒一下,生意人身後沒有跟著炮船,而是一隊隊滿載商品的駱駝。

但是,新疆大劇院演出的劇目也表示,要展示新疆的"民族和諧和經濟發展",這可都是很重要的熱詞。因為,打造新絲綢之路的目的之一,也是要在這個民族、宗教緊張頻發的地區通過促進經濟發展治理安全問題。

布哈麗瑪是穆斯林,維族人。從很多方面來看,維族人更像是中亞地區的人,而不是中國佔絶大多數的漢人。現在在新疆,維族人已經比不上漢人多,維族人感覺被邊緣化了。

過去10來年,新疆發生了一系列針對與中國政府有關目標、或者漢人平民的爆炸、持刀攻擊案件。

布哈麗瑪把一頭長髮編成小辮子、一邊化妝一邊抱怨說,現在許多漢人懷疑維族人。

她說,"我們被誤解了。外人總把責任推到我們所有人身上。我難過到心碎。總有一天,那些製造麻煩的壞人會為自己的行動付出代價。"

"我們熱愛自己的國家、熱愛共產黨。我們永遠不願像恐怖分子那樣。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記者來鴻》是BBC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它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更多閲讀,可以點擊這裏

圖片版權 Xinhua

大劇院入口處,演員、工作人員、觀眾都要接受搜身、書包過X-光掃描。

但是,為了讓外來人更方便地進入新疆,以及沒有搭上中國經濟騰飛那班車的西部內陸地區,北京投資修建了新機場、公路、鐵路。

現在,高鐵馳騁西域,沿途是群山峻嶺、荒沙大漠,偶爾可見風力電場、牛群、戴著草帽趕路的人和他們揚起的飛塵。

中國希望絲綢之路能成為境內旅遊的磁石。

打著印有編號的小旗、帶著統一小帽子的旅遊團已經改給綠州城鎮比如敦煌帶來了巨大轉變。現在,那裏的旅遊規模也是史詩般的宏大,高音喇叭競相爭奪發聲權、空氣中彌漫著擁擠的駱駝圈的味道。

從日出到日落,一隊隊疲憊的駱駝拉著一群群興奮的遊客,在沙丘裏走啊走,每個人好像都要來個完美自拍。

但是,這支旅遊大軍還沒到新疆、新疆大劇院呢。

燈光漸暗,演出就要開演了,劇院裏2000個座位,至少一半是空的。

鼓樂齊鳴,演出正式開始。鮮花盛開的草地旁,商販、僧人、少女翩翩起舞,令人眼花繚亂。有特技、雜技、頭頂上還有真的雄鷹飛過,但是觀眾中有些人一直在講話,演員還沒鞠躬他們就起身離開。

演出結束後,劇院外,布哈麗瑪一瘸一拐地去醫院。她的腳踝有老傷,又犯了。

走下華麗的舞台,布哈麗瑪是個孤獨的女郎。遠離父母,她也沒有計劃成家,儘管父母經常有的放矢地"暗示"。

她追求事業的決心更加堅定:那個不要給家人丟臉、要走自己選擇的人生道路的女孩。

她說,"我是21世紀的年輕人,我要走自己的路、追求我的夢想。"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