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一場認真走過場的選舉

林鄭月娥在無驚無險,無意外,無懸念中當選香港女特首。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林鄭月娥在無驚無險,無意外,無懸念中當選香港女特首。

2017年3月26日,第五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在無驚無險,無意外,無懸念中塵埃落定,由1194名委員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林鄭月娥為新特首,以777票勝選,擊敗了365票的曾俊華和21票的胡國興。

無驚無險無意外無懸念

這場香港特首選舉可以歸納為:無驚無險無意外無懸念,一切都在預料掌控之中;比起去年底美國大選的驚天動地,簡直是天壤之別。

按照香港基本法規定,香港特首由選舉委員會1200名選舉委員(按資格和條件實有1194位)選舉產生。在選舉委員會中泛民主派可控制320票左右,建制派控制800票左右,剩下一些是遊移票。

建制派如果像上一屆特首選舉那樣推選兩人入閘選舉,由於票源平均和分散,有可能發生意外,讓泛民主派坐收漁翁之利。因此,這屆建制派勸阻了葉劉淑儀、曾鈺成等有意參選者,只推一人即林鄭月娥入閘參選,選票集中,確保萬無一失的當選。從選舉的結果來看,集中了選票的絶對優勢,林鄭當選,得票率為65%,選舉策略奏效,取得了勝利。

反觀泛民主派,內部意見分歧大,沒有領軍人物,似乎蜀中無人;怯戰,不願參加一場不可能取勝的戰鬥;連有意參選的長毛都入不了閘,只能把所有的選票都投給本屬建制派但不聽勸阻執意參選從而出走的曾俊華,雖然民意很高,但因選票不高敗北,得票率僅31%。

林鄭月娥與曾俊華都是建制派

特首梁振英施政作風強硬,樹敵不少,不連選連任,名義上是因女兒生病要費心照顧,實際上是特區政府施政管治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中央決定換馬。這使林鄭和曾俊華都有了參選特首的機會,雖然曾俊華比林鄭早表達參選意向。

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都是梁特首施政管治團隊的重要閣員,分別坐特區政府的第二和第三把交椅。他們三人之間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政治依存關係。北京一早規定今屆特首的四大條件:愛國愛港、中央信任、管治能力、港人擁護。常識上,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都符合這些條件,特別是四大條件中的"中央信任",這雖是這一屆新增的主觀評價,但對於林鄭和曾俊華來說,中央對他們的信任程度只會是稍微不同,不可能存在有無之分。就像"管治能力"、"港人擁護"等條件,他們兩人也各有千秋,互有長短。否則很難解釋他們幹了一輩子高級公務員,如果沒有"中央信任",是難以為繼的。

然而,據《信報》報導,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在團結香港基金會議上明確表示,特首選舉若由曾俊華獲勝,中央不會任命。為了避免出現尷尬局面,他才會邀請林鄭月娥參選。

香港多家媒體都引述林鄭解釋為何最後決定參選,稱是因為香港若選出一個特首而中央不任命,會出現憲制危機,矛頭直指曾俊華。

而這一切,客觀上提前大半年消弱和分裂了梁振英的施政管治團隊。兩位主要官員辭職參選打擂台,職務由下級官員代理,政務將出現停滯或怠惰,還把一位建制內的主要官員往對立陣營推。觀察曾俊華在選舉中各種場合的訴求、辯論、鼓動,基本上是中道理性,能夠打動中下層民眾的心聲,並沒有太偏激的言行,港人擁護度大幅超過林鄭。這裏不禁想起一句古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用人若疑,忠良也離。

泛民主派的表現糟糕

泛民主派在這次特首選舉中的表現糟糕,令人詬病。

首先,泛民推不出可以代表民主派參選的候選人。雖然把曾俊華和胡國興送入閘,最後又把全部選票集中投給曾俊華。但從本質上看,曾和胡都是建制派陣營的人,在選舉辯論中暴露出民主素養不高;即使當選,也不可能為泛民的民主理念而施政。

其次,泛民參加特首選舉的功利色彩太重。雖然早就預計泛民的候選人在這次1200人小圈子選舉特首中沒有任何機會,但泛民可以利用選舉辯論、街頭造勢、爭取選委支持等形式,宣揚民主政治的理念,為中下層民眾和基層爭取福利而鼓與呼。可惜泛民沒有在此為民主管治的理念而戰,曾幾何時,泛民在議員選舉和立法會辯論中是何等的驍勇善戰。

香港回歸20年經過了5屆特首選舉,選出了一任女特首。香港經歷了資本家治港、公務員治港、專業人士治港,似乎都不理想,香港已經停滯了20年。現在嘗試女特首治港,寄希望以柔克剛,彌合撕裂,團結全港,共謀發展。希望克服公務員的唯上(老闆)、唯書(規章制度)的官僚怠政作風,唯民(解決民生疾苦)、唯實(找到發展路徑),使香港能夠搭上國家"一帶一路"發展戰略的順風車,重新出發。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