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從鄧桂思換肝看香港醫療系統不足

Image caption 鄧桂思這次治病波折重重,激發我們從三個角度去思考:抗藥性、醫治創新、人手緊張。

四十三歲婦人鄧桂思上月換肝兩次,先由活人捐肝,繼而屍肝救活;可惜病情反覆,現在肺功能失效,須要人工肺輔助呼吸。如今鄧桂思生死未卜,性命垂危,我們期待她最終吉人天相。

她原先是來診治腎炎,因醫生漏看資料不察覺她是乙型肝炎帶菌者,便以高劑量類固醇藥治療;由於沒有開抗肝炎藥,導致她肝臟趨弱,須要換肝。本港換肝手術世界領先,她肝換了兩次,本來鬆一口氣;但現在其生死的關鍵卻在肺部。

鄧桂思這次治病波折重重,激發我們從三個角度去思考:抗藥性、醫治創新、人手緊張。

Image caption 香港醫院病房。

一、 抗藥性真嚴重?

鄧桂思個案,由活人換肝失敗,變成屍肝救活,應是一大喜訊,豈料病情轉惡,肺部血液感染真菌,導致炎症及肺部硬化。這讓人回想起微生物學權威袁國勇月前指出,港人濫用抗生素比其他先進國家嚴重好幾倍,形成對細菌抗藥性( ARM, Antibiotic Resistant Microbes),一般人在健康正常之下很少察覺,但當病人做手術或出現傷口時,就可能引發抗藥性細菌感染。展望未來,做手術雖然有效,但很可能因細菌感染而出現併發症,徒勞無功。當前港人看傷風、感冒病,醫生也給予抗生素治病。作為普羅市民應引以為戒,好好加強自身免疫力。

二、 醫治有更佳可能性?

傳統西醫的療效其實已漸受置疑。她的病情最早是腎炎,之後換肝,如今肺部失控。西醫雖被認定為醫療權威,但仍不能固步自封,如何創新療效,是大眾所望。高劑量維生素C 治療,近年在西方愈來愈受注目,但本港醫生鮮有用作治療。本港一名熟悉細胞分子矯正醫學的醫生說,高劑量維生素C可大大提升免疫力,有力對抗細菌感染。據美國時事紀錄片六十分鐘" Living Proof" 播出,2009年紐西蘭一個農夫Allan Smith被醫生判定可以拔喉「凖備死亡」,經家人堅持用高劑量維生素C,兩天後肺部轉好,一個月後健康走出醫院。有本港醫生向筆者指出:「友好侄子34歲因患急性疾病,五天便過世,家人要求注射高劑量維生素C卻被拒絶。」鄧桂思的病情,引發我們思考西醫未來可有新出路?

三、 人為失誤漏開藥的根源?

公院醫護人員人手不足怨聲載道,香港醫療系統面對巨大壓力。香港人口730萬人,2016年公立醫院的服務量,住院及日間病人出院及死亡總數達 170萬,急症室求診人次達230萬,專科門診人次750萬,而基層醫療個案達640萬人次。香港醫療團隊7.5萬人,一年為330萬名病人服務,每天照顧9萬多人,平均每分鐘面向63名病人,反映了公共醫療系統服務,相當頻密。公立醫院醫生怨聲載道,只能從心底裏咆哮。月前一名女醫生因半年無有妥善休假,挺而走險,偽造考試通知書拿假期,結果法庭判處感化。可見,醫生日常工作繁忙,休息不足,病人又多,責任重大,治病仿如與時間賽跑;醫生情急之下,一時欠缺冷靜,錯漏呈現,實是病人災難。香港醫務人員專業操守一直良好,前線人員無心之失,卻造成後果嚴重。香港醫療負荷沉重,面對老齡化社會,豈能不憂?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03年SARS席捲香港,也引發人們對公共醫療體系的反思。

可致力發展國際醫療中心

香港大學醫學院水平不俗,最新QS全球大學學科排名踞第三十四名。本港進行肝移植技術尖端,醫治腫瘤如肺癌、直腸癌、乳癌的存活率處於世界前列;微創手術也令港人引以為傲。此外,香港中西貫通,擁有中醫及西醫不同的專業人手,可說具備一些獨特優勢。

按團結香港基金建議,要將香港發展成為國際醫療樞紐。由於周邊東南亞國家醫療水平有限,可吸引那裏市民來港尋求服務,專門為區內各種奇難雜症的病人提供進一步檢驗、測試、診斷及治療的地方,這是一個不錯的發展方向。然而,香港醫療系統已不勝負荷,無論醫生、護士及牀位數目都不足。早年內地婦女來港產子,佔據醫療資源,已引起港人不滿。

緊隨鄧桂思因漏配藥引致鄧肝衰竭,十多日前瑪嘉烈醫院又傳來19歲少女因洗血失誤而中風,連串醫療事故令社會嘩然。老齡化的香港,醫療系統再不能原地踏步了,必須在資源上作變革調整,積極培訓人才,治病方法也要考慮創新。另外,人們也須自我增強保健意識,提升免疫力抵抗細菌,預防勝於治療,更為重要。

歡迎用下表發表你的評論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