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案:朝鮮外交和東亞迷局

朝鮮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金正男遇刺後第3天,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照常出席了紀念金正日誕辰紀念大會。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兄長金正男在馬來西亞遇刺,案情撲朔迷離,如同馬航M370航班至今的迷霧重重。

不論幕後兇手到底是誰,金正男遇刺案已經影響到朝鮮和馬來西亞數十年來的友好外交關係,使得朝鮮在國際上更加孤立。這一案件是否會波及中國和朝鮮關係?

金正男案不僅讓朝鮮和馬來西亞外交矛盾不斷升級,似乎印證了一年多來眾多國際問題學者對亞太安全局勢和東亞地緣政治博弈可能出現新局面的理論預測。

從韓國等世界各地傳出的大多消息都將這一刺殺的幕後指向平壤,使得不顧國際社會反對開發核和導彈武器的朝鮮在其試圖發展外交關係的東南亞地區更加名譽狼藉。

但也有一些媒體和網民提出疑問認為,平壤並沒有足夠理由在剛剛發射導彈又遭國際譴責後,為什麼要在其無法控制局面的另一國家製造一場於己於友不利的國際信譽危機?這場危機會使得備受國際孤立的朝鮮與馬來西亞乃至東南亞地區目前的相對友好關係走向何處受到關注。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screen grab facebook
Image caption 馬來西亞是朝鮮唯一的(短期旅遊)簽證互勉國家。朝鮮在馬來西亞開展國際貿易和推廣旅遊,借此賺取外匯。

朝馬外交矛盾激化

金正男2月13日遇刺後幾天裏,韓國情報部門的消息迅速指責朝鮮是幕後兇手,但朝鮮官方卻對外保持了幾天的沉默。金正男遇刺時使用的朝鮮護照,姓名"金哲"。朝鮮官方似乎一直避免承認金正男身份背景,強調遇刺者是"朝鮮公民金哲"。

其間,馬來西亞警方曾對BBC表示, 金正男的屍檢已在15日晚間完成。有報道稱,朝鮮當局同日曾派數名代表向馬來西亞索要遺體,遭到馬方拒絶。馬來西亞高級官員之後也表示,一旦警方和屍檢程序完成,馬來西亞將同意朝鮮移交遺體的要求。但在移交屍體之前,死者家人需要提供DNA證據,首先確認死者的身份。

但17日深夜,朝鮮打破沉默:朝鮮駐馬來西亞大使姜哲(Kang Chol)驅車前往停放金正男屍體的吉隆坡中央醫院,在醫院外對等候的記者們發表談話表示,朝鮮官員沒有被允許目擊屍檢,違反人權,朝鮮要求馬方立即交還屍體,並指控馬來西亞"與我們的敵對勢力勾結"。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吉隆坡機場監視錄像顯示,金正男(圖前右)遇襲後向機場人員求助,隨機場人員前往機場醫務室時仍能行走。

20日,姜哲又在吉隆坡的朝鮮大使館前召開記者新聞會,除了否認朝鮮是幕後指使殺害金正男的說法外,措辭強硬地批評馬方對"朝鮮男子金哲"去世的處理,還直指韓國是事件的"幕後操縱者"和"唯一受益方",並指責韓國乘亂要部署美國薩德反導系統。姜哲提出朝鮮"要求加入調查"。

馬來西亞政府對姜哲表態非常不滿,認為朝鮮"嚴重玷污馬來西亞的聲譽",20日一早正式傳召姜哲大使,指責朝方指責毫無根據,並於當天宣佈已召回本國駐朝大使。韓國官方也反擊了朝鮮的指責。

馬來西亞拒絶和朝鮮"聯合辦案"的要求,並直指朝鮮駐馬大使館外交官和朝鮮官方背景的高麗航空涉案。

朝馬往日友誼

雖然朝鮮不顧國際社會反對不斷進行核和導彈開發試驗,並因此受到國際社會的孤立,但金正男案發前,馬來西亞卻是朝鮮在世界上為數有限的外交關係友好國家。

朝馬兩國1973年6月30日就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據網上公開信息,朝鮮和馬來西亞持因私護照者一個月以下的旅行(特別是隨團旅遊)互免簽證。(另一個原來和朝鮮有這一協議的是新加坡,但新加坡去年因為聯合國對朝制裁修改了簽證規定。)

馬來西亞對朝鮮來說不僅是個簡單的旅遊目的地,它也是封閉的朝鮮和外部世界聯絡的窗口之一。2000年,朝鮮和美國兩次在吉隆坡舉行朝鮮導彈問題會談。2002年,朝鮮與日本在吉隆坡舉行邦交正常化談判。

目前,朝鮮一些重要的國際貿易活動都在吉隆坡推廣,在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地區推廣的朝鮮遊為朝鮮帶來其緊缺的外匯,也是朝鮮外宣的重要窗口。

馬來西亞在國際事務中也常常給予朝鮮支持和聲援。馬來西亞和朝鮮有著易貨貿易。

不少網民對朝鮮是殺害金正男幕後一說提出質疑稱,朝鮮難道不考慮其外交處境和對外經濟需要,在境外行刺一個已經"自我流放"並表示無意爭權的"王子"嗎?當然在現實裏這不是完全不可能,但需要證據說明。

對中國影響

有分析認為,金正男遇刺可能給中朝關係增添新的緊張和不確定性。有評論認為,2月13日朝鮮導彈試射之後的第2天,中國溫州口岸以質量為由退回了一批價值1百萬美元的朝鮮煤炭,這和中國不滿朝鮮導彈試驗有關。但這僅是中國嚴格遵守聯合國對朝制裁之舉,和金正男遇刺似乎並無直接關聯。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朝鮮半島是世界上軍事對峙度最高的危險地區之一。圖為三八線上的板門店的朝鮮及韓美軍人。

但朝鮮駐馬來西亞大使姜哲則在其公開指責韓國的表態中表示,"唯一從這起事件獲益的是韓國當局,他們目前正面對最大的政治亂局,與此同時,韓國也企圖與美國合作部署薩德。"提到韓國堅持部署的薩德反導系統,中國就不可能不關切。

一年前,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曾著文《東亞正走上一條通往戰爭的危險道路》。中國的專家學者也指出朝鮮半島的高度軍事對峙爆發的危險性,認為東亞正處於"歷史的十字路口"。

百年前,歐洲奧匈帝國王儲費迪南大公在薩拉熱窩意外遇刺,當時,小國大國都沒有意識到那是慘絶人寰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

百年之後,在冷戰後國際體系不斷受到挑戰的今日,有評論人士將金正男這位"失勢王子"遇刺與費迪南大公遇刺對比,質疑它是否可能激化有關的大國博弈和小國野心,導致東亞的"滔天洪水"。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