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契卡」90週年:紅色薪火世代傳?

中共秘密戰線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這次革命後代或紅二代開會紀念他們為中共秘密戰線服務的前輩傳遞出濃厚的革命事業世代相傳的意味

最近中共情報界的下一代舉行了活動紀念中共隱蔽戰線90週年。會議紀念秘密戰線的國家英雄,反對褻瀆英雄,強調英雄文化和英雄精神是國家精神的基礎。

這次革命後代或紅二代開會紀念他們為中共秘密戰線服務的前輩傳遞出濃厚的革命事業世代相傳的意味。但據說這是1949年來中共情報安全部門的後代們第一次團聚活動。中國情報界精英及其後代遲遲沒有彰顯俄羅斯同僚那種主人翁式的"契卡精神"和國家精英的感覺,畢竟中共初期的情報部門也是蘇聯肅反機構"契卡"的翻版。中共最初的秘密工作領導人顧順章和陳賡等人都在蘇聯接受過特務培訓。

紀念中共隱蔽戰線90週年的主辦方是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該研究會此前多次召集紅二代舉辦紀念毛澤東和其他的活動。參加會議的有曾經的中共地下工作者,烈士親屬,後代,還有許多所謂的紅色社團,如井岡山紅軍人物研究分會,北京延安兒女聯誼會、紅岩兒女研究會等。

"滿洲候選人"

年初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宣誓就職次日,俄羅斯新聞網Russian Insider轉發了一條所謂"克格勃的新聞公告"。公告說:"昨天莫斯科時間下午6點,克格勃完成了一次最成功的行動。克格勃的潛伏間諜唐納特·伊萬諾維奇·特洛斯托耶夫斯基已經成了美國總統。"

"向克格勃祝賀,光榮屬於天才的普京同志!"

"唐納特·伊萬諾維奇,對你最後的命令———讓俄羅斯母親再次偉大。"

戲虐式的新聞發佈旨在嘲諷美國大選期間以及大選後仍然沒有停止的關於俄羅斯間諜干涉美國選舉的指責。也許美國集體政治心理當中一直有對於國家為外來敵人左右的恐懼。

1959年出版的美國政治驚悚小說《滿洲候選人》其實就講述了共產主義中國試圖通過喚醒潛伏間諜達到控制美國的故事。同名小說數年後被好萊塢搬上了銀幕。

圖片版權 Sputnik
Image caption 俄羅斯總統普京5月8日探望他的老上級馬特維耶夫為他90歲生日祝賀。馬特維耶夫過去是克格勃在德國德累斯頓的情報站負責人,當時普京在他手下工作。

2004年《滿洲候選人》又被好萊塢翻拍,當時的中美關係早就不是冷戰對抗狀態,因此電影背景中的中國威脅被海灣戰爭取代。

國家安全部

俄羅斯情報活動在美國的進展目前是美國媒體炒作的一個焦點,但是克格勃出身的普京上台以來俄羅斯情報安全官員在克里姆林宮和政府各部門坐大確是爭議不多的事實。

去年俄羅斯啟動情報安全部門改革,令隨蘇聯一起消失的安全情報巨頭"克格勃"重新浮出。據報道,俄羅斯的克格勃後續機構聯邦安全局同俄羅斯的對外情報局合併組成新的超級"國家安全部"。新機構重新啟用斯大林在1943-1953年期間的秘密警察機構的名稱,將和蘇聯時期的"克格勃"一樣強大。

似乎同俄羅斯情報部門整合相反,中國情報安全部門則可能要面臨拆分。去年有港媒報道說,中共國家安全部有可能被拆分為國家反間諜總局和國家情報總署。

有分析認為,習近平在整肅曾經負責國家安全系統當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政治追隨者時,許多安全情報高官落馬,諸如北京國家安全局副局長和安全部副部長。習近平上台後親自領導新成立的整合外交、公安、國安和司法等部門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家安全的概念擴大的同時,國家安全部也開始顯得變得名大於實。因此許多傳聞說,今後對內安全和對外情報兩部分要分別歸入不同機構。

中國的契卡

除了普京,俄羅斯和蘇聯另外一個具有安全背景的最高領導人就是戈爾巴喬夫的前任安德羅波夫。安德羅波夫曾經是克格勃最高領導人,1982年擔任蘇共總書記,在位不到兩年去世。

相比之下中國沒有一位最高領導人來自安全和情報系統。周恩來這位中共軍隊和情報系統創始人在中共建政後一直擔任總理直至1976年去世。

而長期負責中共黨內的保衛和情報工作的康生最高職位一度升至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逝世前成為排行第四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由於康生對黨內異己搞無情整肅,被人稱為"中國的捷爾任斯基"。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和周恩來。周恩來也是中共早期隱蔽戰線的主要領導人。

文革時期康生負責的中共黨內情報機關中共中央調查部積極參與了政治鬥爭,許多中共高級領導人成為中共中央調查部的調查目標。

文革結束後,許多文革期間的所謂冤假錯案得到糾正,中調部也同公安的和其他機關的相關部門合併,脫離黨務系統成為公開的國家安全部。

"契卡主義",主人翁精神

西方觀察家評論俄羅斯和前蘇聯的時候,都或多或少地強調情報精英在俄羅斯社會的作用。有人用"契卡主義"形容政治秘密警察在俄羅斯社會中的控制地位。他們認為在斯大林時期最高權力操縱者是聽命於斯大林的秘密警察,而不是政治局,不是蘇維埃,不是黨的理想,也不是個人崇拜。

這個看法在普京時期得以持續。普京在2004年剛當上俄羅斯總理不久時就說過"並不存在前克格勃人員的說法",意思是克格勃工作的人終身都被打上了克格勃的烙印:紀律性,社會關係信息網絡,堅定的信念…… 在許多西方觀察家看來,普京倚重情報安全界的效果和依靠一個集權政治政黨一樣。

被中共前領導人周恩來讚為中共情報史上"前三傑"和"後三傑"和其他為中共做出傑出貢獻的情報功臣的後代,其中許多是現役和退役的將軍和高官,都在這次中央特科暨中共隱蔽戰線90週年紀念大會上現身說法。這些紅二代強調弘揚先輩的英雄精神以及國家精神似乎也表達了類似俄羅斯情報官員表現出的那種「國家擔當」的主人翁意識。

許多觀察家認為,俄羅斯情報官員自認為屬於世代繼承的社會統治階層。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前將軍曾經說,"契卡人是單獨的一種人…一個好的克格勃傳統得到現在情報官員的尊重,這種傳統包括一個曾經為情報機構服務過的父親,或者一個祖父。情報官員家族彼此聯姻得到鼓勵。"

俄羅斯緝毒機構負責人徹爾科索夫在經說,契卡人就像個防止整個國家分裂的"鉤子",情報官員要像統一戰線一樣行動。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