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未來真能找到長生不老秘訣嗎?

老鼠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法國人用老鼠作試驗取得了滿意的效果,但不見得人體試驗也能成功。

長生不老是人類的渴望和夢想。從古到今,人們一直上下求索,試圖找到靈丹妙藥,延緩衰老。

為了能長生不老,據說秦始皇曾派徐福去尋找長生不老藥,徐福帶領手下千名童男童女去尋找居住在仙山中的仙人,試圖能夠討到長生不老秘訣。

結果,徐福不但沒有找到長生不老藥,自己也性命難保,只好帶領手下眾人逃亡日本,從此一去不復返。

而追求永生的秦始皇也沒有活到50歲,用今天的標凖來看,可謂英年早逝。

追求永生不但讓中國古人癡迷,外國人也一樣。

19世紀中期,一名叫保羅·博特(Paul Bert)的法國人用連體技術,把幼齡鼠和老齡鼠直接縫起來,把幼齡鼠的血直接供給一隻老齡鼠,結果發現,老齡鼠出現了返老還童的種種跡象。

隨後,包括美國斯坦福大學在內的各國研究人員都在開展試驗,尋找延緩人類衰老的秘方。

辟穀

以高科技聞名的美國硅谷也加入了這個行列。用行內人士的話來說,這是典型的硅谷式思維,即"如何能破解這個難題"?

BBC北美科技記者戴夫·李(Dave Lee)參加了美國創業公司HVMN的辟穀試驗,這比直接輸入年輕人血液達到青春永駐要來的低調。

辟穀雖然也有爭議,但有一定的科學共識在裏面。

當然,辟穀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物。事實上,人類辟穀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但完全明白辟穀的原理還是近些年的事。

戴夫·李的辟穀試驗歷時36小時,在辟穀期間他只能喝沒有任何卡路里的液體,比如水和黑咖啡。

Image caption HVMN公司開發的"超級燃料飲品"

酮 (ketones)

HVMN還開發了一種號稱能夠提高辟穀效率的產品,據說有科學研究顯示它"有包括長壽、改善新陳代謝和胰島素抵抗力,以及改善認知功能的好處"。

該公司總裁Jeffery Woo解釋說,辟穀就是讓人體缺乏營養來刺激身體產生酮,酮是人體器官在動用儲備脂肪做燃料時產生的一種副產品。

人在辟穀時體內酮水平開始上升,出現酮症。一些低碳減肥食譜也可以出現所謂的酮症。

英國全國醫療保健系統(NHS)曾警告說,出現頭痛、虛弱、噁心、脫水、頭暈以及易怒可能與酮症有關。

為了幫助戴夫·李能有效辟穀,他飲用了HVMN公司的"超級燃料飲品"。

這種飲品據信可以讓人體立即產生足夠高水平的酮,如果不喝這個飲料,人體需要辟穀數天才能產生同樣水平的酮。

Image caption 驗血結果顯示李在喝完飲料30分鐘後體內的酮水平已經上升到2.2。

在喝這種飲料前,驗血的結果顯示戴夫·李體內酮水平為-0.2ml, 在喝完飲料30分鐘後他體內的酮水平已經上升到2.2。

"這就相當於已經辟穀3到4天後的水平",Jeffery Woo解釋說。

為進一步探索長壽的奧秘,戴夫·李驅車前往總部在加州諾瓦托的巴克老年研究所(the Buck Institute for Research on Ageing)。

這個地方靠近加州的葡萄酒產地,風光優美,氣候宜人,是一個讓人永遠想生活下去的地方。

戴夫·李在這裏見到了專門研究人體老化的世界知名專家埃里克·維爾丁博士。

根據維爾丁的研究,辟穀可以啟動人體的保護機制,抗擊那些由於衰老而產生的種種疾病。

他說,人們越來越認識到多種形式的辟穀可能帶來的長期好處。

但他對直接給老年人注入年輕人血液的做法持懷疑態度。他說,在老鼠身上有效的試驗不一定就能在人體上成功。

他甚至認為,把年輕人血漿輸給老年人這種行為是瘋狂之舉。

維爾丁對此的看法也可能出於對輸血時安全擔心以及感染的可能性。

Image caption 維爾丁(右)對直接給老年人注入年輕人的血液的做法持懷疑態度。

輸血有效?

但加州Alkahest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尼克里奇(Karoly Nikolich)卻對此十分自信,儘管他承認這方面還缺乏確鑿的科學證據。

他告訴BBC,他們給18名患有早期阿爾茨海默的患者每周一次,連續4周輸了年輕人(18-30歲)的血漿後,這些患者出現了良好的跡象。

然而,該公司去年參加在波士頓舉辦的阿爾茨海默大會上所做的一個正式研究報告展示時,卻連最微小的好處都無法證明。

儘管如此,Alkahest公司並不氣餒。他們發現幼齡鼠血液中所含的一種物質的確可以幫助老齡鼠對付阿爾茨海默症,雖然還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物質。

而且,一家西班牙公司向Alkahest公司投資了4000萬美元,用於採集全球年輕人的血漿,為未來的長期、大規模的研究做凖備。

尼克里奇表示,最終他們將可能找到口服抗衰老藥。但這可能不是短期內就能做到的。

Image caption 法國人保羅·博特曾用老鼠作試驗,為以後的研究開啟了先河

與此同時,戴夫·李在辟穀24小時後已經感覺筋疲力盡。

他說辟穀讓他精力無法集中,在把車停好去電影院的時候,他忘記了鎖車,而且還忘記了關掉車的引擎,幸虧他的朋友及時提醒了他。

終於熬到了36小時後,早餐煎餅的味道讓戴夫·李認識到,雖然科學家認為辟穀有助於長壽,但他得出結論是那肯定不是快樂的長壽。

研究延年益壽的硅谷專家又是怎麼說呢?Jeffery Woo說人體是創新的一個平台。

維爾丁說的可能更直白,這一研究領域無疑可以帶來令人難以置信的資源。

因為正有大量的資金源源不斷地流入這一研究領域。

畢竟健康長壽值得投資,省得將來人們用保羅對待老鼠那樣的做法,用連體技術把十幾歲的少年和億萬富翁直接縫起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