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官員首次承認「制度化」運動禁藥問題

2014年索契冬奧會上的俄羅斯國旗和奧運五環旗幟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俄羅斯被曝光的禁藥問題最主要涉及2014年索契冬奧會

俄羅斯官員向媒體承認,該國奧運代表選手存在多年來大規模使用運動禁藥的問題。

「這是一個制度化的陰謀,」俄羅斯國家反興奮劑機構代總幹事安娜·安採裏奧維奇(Anna Antseliovich)在接受美國《紐約時報》訪問時表示,俄羅斯不再就該國運動員被曝光大規模系統性使用運動禁藥的指控和證據作爭辯。

這是俄羅斯官員首次對有關指控顯示承認態度。

不過,安採裏奧維奇仍然堅持,俄羅斯總統普京以及其他政府高層官員從未牽涉其中。

由加拿大法學教授里查德·麥克拉倫領銜的調查團隊此前發表的報告指,超過1000名俄羅斯運動員在2011至2015年間在系統性資助下大規模使用提升運動表現的違禁藥物,從而在包括奧運會在內的多個國際體育賽事的超過30個運動項目中獲益。

大規模使用禁藥的報告曝光後,國際田聯(IAAF)率先對俄羅斯運動員實施全面禁賽,該國田徑選手未能參加包括里約奧運會在內的國際賽事。

12月,俄羅斯失去了明年冬季兩項世界杯以及速度滑冰賽事的主辦權。

麥克拉倫報告至今所曝光的俄羅斯禁藥問題,主要涉及2014年索契冬奧會和2012年倫敦奧運會當中的多項賽事。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俄羅斯運動員在多項國際賽事上被禁賽

該報告印證了今年五月由一名揭密者、俄羅斯反興奮劑機構官員前官員格里戈裏·羅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所披露的信息,指背後的策劃者以調換尿液樣本的方式包庇使用禁藥的俄羅斯運動員。

在《紐約時報》的訪問中,安採裏奧維奇否認有關的行動是由政府資助。

俄羅斯一直否認政府是大規模禁藥使用的幕後策劃者,並且認為對俄羅斯運動員實施全面禁藥的處罰不公平。

《紐約時報》另外引述了81歲的前蘇聯體育部門高層官員維塔利·斯米爾諾夫(Vitaly Smirnov)指,關於禁藥問題,應該向前看。

「我無意替那些對此負有責任的人說話,」該報引述斯米爾諾夫說。

「作為前體育部長和國家奧委會主席,從我的角度看,我們犯了很多錯誤。」他在今年被俄羅斯總統普京委派,監督俄羅斯反禁藥機構的改革工作。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前體育部門官員斯米爾諾夫認為,俄羅斯禁藥問題所面對的局面超出了競技層面

但他表示,目前重要的是找出年輕的俄羅斯運動員願意使用運動禁藥的背後原因,而不是追究過去的違規行為。

斯米爾諾夫還同時表示,俄羅斯運動員在國際賽事中所面對的局面不僅僅是在競技層面。

他引用俄羅斯黑客組織「魔幻熊」(Fancy Bears)通過網絡攻擊洩露的多國運動員醫療檔案,指俄羅斯在與西方國家的競爭中處於不公平的地位,因為多個西方國家運動員都得到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的允許使用禁藥。

該黑客組織披露的信息顯示,包括在里約奧運會贏得多枚金牌的美國女子體操選手西蒙·拜爾斯(Simone Biles)和環法自行車冠軍克里斯·弗羅梅(Chris Froome)等在內的多名運動員,以"治療用途豁免"條例被允許因治療需要而使用違禁藥物。

「俄羅斯從未得到過其他國家所得到的機會,」斯米爾諾夫告訴《紐約時報》說。

「在俄羅斯,總體的感覺是,我們根本沒有機會。」

對於俄羅斯官員不再否認大規模使用禁藥問題,發表有關報告的麥克拉倫表示歡迎,同時指出,這一態度轉變可能是為了避免俄羅斯進一步受到更多調查而作出的危機公關。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圍繞BBC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