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球:中超聯賽將迎來最「激進」制度改革

中國足球協會(CFA)在周三(5月24日)晚間接連發佈的兩項通知,一夜之間在中國職業足球界引起一番激蕩。

兩項分別意在限制中超、中甲俱樂部超高價引進外援和進一步培養年輕球員而作出的改革,具體規定的條文卻似乎超出了媒體和球迷的想像,甚至一時間令人無所適從。

簡而言之,新的規定意味著從2018賽季開始,中國最高級別的兩個職業足球聯賽當中大多數的俱樂部在引進球員時將需要付雙份錢——除球員轉會費,還須向足協交納同等金額的「引援調節費」;另外,在出場球員的規定上,每支球隊每場比賽累計上場的U23(即23歲以下)球員必須與外籍球員人數相同。

這在世界重大頂級聯賽當中是從未有人實施過的做法。

足球業界、媒體、球迷以及各大關注中國足球的意見領袖瞬即開火,矛頭指向了中國足協。

長久以來對於中國足球成績不佳的批評,除了球員在關鍵時刻羸弱的心理素質,往往集中在體制上:在中國的官僚體制當中,由非足球專業人士管理足球事務是中國足球的長期現象。

在批評者眼中,這一次中國足協又作出了違背足球發展規律的決定,一些人甚至直接指出,新政策可能令未來的中國足球「一地雞毛」。

下面,是對兩項突如其來的新政一些初步的解析。

新政是什麼?

中國足協在北京時間周三晚間連續發佈兩項通知,對中超、中甲聯賽的U23球員出場政策作出調整,並對俱樂部高價引援作出進一步限制。

足協的通知規定:「從2018賽季起,中超、中甲聯賽俱樂部在參加中超、中甲聯賽、中國足協杯賽的過程中,各俱樂部整場比賽累計上場比賽的U23國內(港澳台除外)球員,必須與整場比賽累計上場比賽的外籍球員人數相同。」

中國足協稱,這一規定的目的是「進一步通過職業聯賽鍛煉年輕球員,鼓勵俱樂部加大培養青少年足球人才的力度」。

在2017賽季開始前夕,中國足協已經對外援和U23球員上場作出過規定。在本賽季,中超和中甲聯賽每支球隊每場比賽的外援累計出場人數不得超過三名,同時必須要有兩名U23球員在比賽名單中,其中一人須首發出場。

該政策比過去一直沿用的「3+1」外援政策(即三名外援加一名亞洲外援)減少了一個出場名額且新增了關於U23球員的強制性條款。在通知發出時距離賽季開始僅一個半月,當時多數球員轉會協議已經敲定,新規定令不少俱樂部措手不及。

周三發佈的通知針對下一個賽季,即讓各俱樂部有超過半年的時間凖備。

另一方面,足協對於引援政策也作了新的限制:「自2017年夏季註冊轉會期起,對處於虧損狀態的俱樂部徵收引援調節費用。」

「對於有關俱樂部通過轉會引入球員的資金支出,將收取與引援支出等額的費用,該項費用全額納入中國足球發展基金會,用於青少年球員的培養、社會足球普及和足球公益活動。各俱樂部應當從中國足球健康發展的大局出發,規範引援行為,理性投入,依法管理,按照要求做好引援合同管理和備案工作,嚴禁通過簽署陰陽合同等手段獲取非法利益。」

中國足協在通知中稱,具體的實施辦法尚未最終制定。

各方反應如何?

與2017年賽季前忽然公布的外援新政相似,此次被稱為」新政2.0「的引援及U23球員出場政策調整,招致了各界的批評,而且比上一次更加激烈。

早在2017賽季首次出現強制性要求U23球員首發並且限制外援時,就有對相關政策是否能切實起到限制俱樂部斥巨資引援以及培養本土年輕球員的作用,同時可能帶來新的問題,比如U23球員身份虛高等等。

質疑其實歸結到一點,是它是否符合足球發展的規律。

」新政2.0」令有關的質疑變得更加強烈。

周三晚上,多名中超球員和體育媒體人已經紛紛通過社交媒體表達了自己對新政的批評。

包括上海申花隊門將李帥和廣州富力隊後衛、前中國國腳張耀坤等人均在新浪微博上發聲,調侃新政下的中超聯賽。

中國著名足球評論員黃健翔則直截了當地批評說:「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中國足球做不到。」

中央電視台的資深足球解說員賀煒則表示:「新政策下,很多球員是不是24歲就可以退役了?」

央視資深新聞主持人白岩松則撰文寫道,新政之下,「中國足球未來或一地雞毛」。

「無論平時我們怎麼黑足協,也不能理解他們的智商與情商會有這麼離譜的『下線』,」白岩松在騰訊體育上撰寫的文章中寫道。

明年的中超將變成什麼樣?

「新政2.0」下的2018賽季將會出現怎樣的形態,以及80億版權的中超會受到怎樣的衝擊,由於相關規定仍有細節未完善,因此目前仍難以預料。

但可以設想的是,規定外援與U23球員出場人數相等,會直接導致在單場比賽中外援與年輕球員的出場形成互相影響的關係,並可能導致比賽中出現大量以符合規定為目的的換人。

面對U23政策,2017賽季的中超聯賽當中,首發上場的U23球員在比賽初段(相當比例是在上半時前20至30分鐘內)被替換下場成為了多數比賽的慣常現象,而這種做法在一般的足球比賽當中並不普遍。

而在2018賽季,新政意味著,一場比賽中,一支球員有三名外援出場,就必須有三名U23球員登場,這樣可能會出現的其中一種現象是,一支球隊以包括三名U23球員在內的全華班球員首發登場,然後在比賽中陸續用三個外援換下三名U23球員;或者,一支球員用全華班球員上場,不使用外援,也就無需被強制派上U23球員。

其他的可能,基本就是這兩種極端做法之間不同程度的調節。

2017賽季當中出現的U23球員經常性被早早換下場,許多業內人士認為,因為多數U23球員的水平均未達到在現在的中超比賽首發登場的程度,這樣「下有對策」的做法對U23球員的成長未必有好處。

如果說2017年的每一場聯賽每支球隊有一個球員不得不被犧牲,那2018年就將可能有三個。

每一支球隊戰術考慮的空間將受到較大壓縮。

如果球隊作另一種選擇,少用U23球員也少用外援,外援上場的時間將減少。

另一方面,外援限價的規定要求虧損的球隊為球員引進付等額「調節費」,而根據2016年的一份報告,中超16支球隊當中僅有兩支球隊——延邊富德和長春亞泰——不虧損,兩隊在上賽季中超積分榜分別排在中超第9和12位。

絶大部分的中超球隊均須為引進球員支付雙份費用。

無論上述哪一種情況,都很可能將導致中超賽場對外援吸引力下降,從而導致剛剛得到世界關注的中超褪色,投資者興趣消退,最終也不利於中國足球水平提高。

就沒有更好的做法嗎?

無論是在加強年輕球員培養還是限制超高價引進外援方面,歐洲先進足球強國當中不乏有效措施的先例。

德國足協在德國隊於2000年歐洲杯的失敗之後推行足球青年才俊計劃,要求德甲和德乙所有俱樂部建立青訓中心,並給予一個賽季的凖備時間,此後擁有青訓中心是每個俱樂部參加頂級聯賽的條件之一。

在本地球員規定上,德國足協規定每支球隊的預備隊須有至少八名本地球員,其中至少四名是來自本俱樂部,而U19和U17梯隊當中則至少要有12名德國籍球員,以此促進各隊培養本國年輕球員,不依賴高價外援。

在德國隊奪得世界杯冠軍的2014年,全德國18歲以下的註冊球員人數近200萬。

在防止俱樂部高價追逐外援導致財政入不敷出方面,歐洲足聯(UEFA)在2010年通過實行「財政公平競爭」(Financial Fair Play,簡稱FFP)條例。該條例規定,從2013年起,每家參加歐洲賽事的俱樂部均要在近三個賽季內基本達到收支平衡(總虧損不超過500萬歐元),不達標凖的俱樂部將受到從警告到扣押歐洲賽事盈利等等不同程度的處罰。

儘管財政公平競爭未能徹底改變歐洲大俱樂部高價引援的格局,但在2014-15賽季,英超俱樂部就在FFP下總體達到創紀錄的34億英鎊收入。

歐洲足球的規則做法未必適用於中國足球,但中國足協選擇將培養年輕球員和限制外援直接與頂級聯賽上場人數掛鉤的做法,在各國頂級聯賽當中仍屬非常罕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