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億歐元:內馬爾「世紀轉會」背後的資本足球戰

Neymar 圖片版權 AFP

這一切最終還是發生了。喧鬧數周之後,法國足球甲級聯賽豪門巴黎聖日耳曼(Paris St-Germain,PSG)以創世界紀錄的2.22億歐元(2億英鎊)轉會費從西班牙巴塞羅那簽入巴西前鋒內馬爾(Neymar Jr)。

25歲的巴西足球國寶這一次的轉會身價遠超上一個足球員身價世界紀錄——2016年8月保羅·博格巴(Paul Pogba)從尤文圖斯回歸曼聯時的8900萬英鎊。

內馬爾與巴黎聖日耳曼的合同期為五年,稅前年薪將高達4500萬歐元(4070萬英鎊),即周薪達86.5萬歐元(78.2萬),如完全履行完合同期,大巴黎將為他支出4億英鎊。

內馬爾表示,他加入了「歐洲最有雄心的俱樂部之一」。

「巴黎聖日耳曼的野心吸引了我……我凖備好了迎接挑戰,」他說。

「從今天開始,我會盡我所能幫助我的新隊友。」

這支法甲豪門將在歐洲時間周五舉行新聞發佈會,內馬爾將在周六巴黎聖日耳爾曼的賽季首場比賽前在王子公園體育場與球迷見面。

巴黎聖日耳曼簽下內馬爾之後,目標劍指歐洲冠軍聯賽冠軍。他們在上賽季就是被內馬爾效力的巴塞羅那擊敗,法甲聯賽中也遭遇失利,衛冕的聯賽冠軍旁落摩納哥。

一場資本足球大戰

這場備受矚目的轉會並非是單純的豪門生意,它牽扯了歐洲足球俱樂部以及世界頂尖球員的勢力分佈,以及對資本足球更深層的爭議。

持續幾個星期的傳聞和猜測之後,內馬爾在周三(8月2日)與他的父親兼經紀人向巴塞羅那高層表達了離隊的意願,並得到了巴薩新主帥巴爾韋德(Ernesto Valverde)的同意。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內馬爾的律師胡安·克雷斯波(戴帽者)在周四曾前往巴塞羅那支付轉會費

內馬爾與巴薩的合同中有2.22億歐元的違約金條款,而在西班牙,違約金條款只能通過球員自己支付違約金來啟動。

內馬爾的律師在周四曾前往代為支付違約金,但遭到西甲聯賽(La Liga)官方拒絶,之後各方均發表了聲明。

西甲聯賽認為巴黎聖日耳曼違反了歐洲足聯(UEFA)的財政公平競爭(Financial Fair Play,簡稱FFP)條例,巴塞羅那此前則曾表示,他們會向歐洲足聯舉報。

巴黎聖日耳曼則認為西甲聯賽未有依照法律行事,法甲聯賽(LFP)則表示「驚訝」,並敦促西甲遵照國際足聯(FIFA)規則辦事。

由於西甲未接受違約金的支付,內馬爾的經紀人轉而向巴塞羅那支付2.22億歐元轉會費。

「財政公平競爭」條例還有效嗎?

「財政公平競爭」條例(FFP)最早在2011-12賽季實施,其中核心的規定是歐洲俱樂部的超支金額不能多於3000萬歐元。

曼城、摩納哥、國際米蘭以及羅馬等歐洲俱樂部均曾因違反FFP而受到罰款或限制球員買賣等制裁。

巴黎聖日耳曼並不是世界前十的有錢足球俱樂部——它在福布斯的排行榜上位列足球俱樂部產值的第11位,但是它的特殊性在於,它實際上幾乎是由卡塔爾政府通過一個基金所持有的。


轉會費世界紀錄

  • 1975年,意大利人朱塞佩·薩沃爾迪(Giuseppe Savoldi)從博洛尼亞轉會那不勒斯,成為世界上第一個身價100萬英鎊的球員
  • 四年後英國人特雷沃·弗朗西斯(Trevor Francis)以120萬英鎊從伯明翰城轉會諾丁漢森林
  • 只有兩個球員曾經兩破轉會費世界紀錄:阿根廷人馬拉多納和巴西人羅納爾多——馬拉多納在1982年300萬英鎊從博卡青年轉會巴塞羅那,兩年後以500萬英鎊轉會那不勒斯;大羅則在1996年以1320萬英鎊加盟巴薩,一個賽季又以1950萬鎊轉制國際米蘭
  • 最近七次刷新轉會世界紀錄的買賣中,西班牙皇家馬德里包辦了五次

西甲聯賽主席哈維爾·特巴斯(Javier Tebas)就曾指責大巴黎是在注射「財政興奮劑」。

歐足聯在2015年6月更新的FFP條例中規定,如果一家俱樂部獲得的贊助合同來自一個與球隊擁有者有關係的商家,並且注資超過俱樂部收入的30%,歐足聯就將介入調查。

大巴黎在2014年曾與卡塔爾旅遊局簽訂一份1.67億英鎊的商業合同,被歐足聯認定定價不合理而違反FFP。

俱樂部因此被罰款2000萬英鎊,並在2014-15賽季只能註冊21名球員而不是賽制允許的25名參加歐冠比賽。

巴薩俱樂部主席喬賽普·馬利亞·巴托梅烏(Josep Maria Bartomeu)曾表示,如果巴黎為內馬爾支付1.99億英鎊,就不可能符合FFP的規定。

專家表示,巴黎聖日耳曼是否會違反FFP,還需要看未來一兩年俱樂部的財政狀況,但以他們為內馬爾支付的費用來看,他們至少需要出售部分球員以及獲得其他高金額贊助合約。

內馬爾又一次爭議轉會?

內馬爾在2013年6月加盟巴塞羅那時,西甲豪門聲稱他們總共支付了4860萬英鎊。

但巴薩拒絶透露更多的細節,之後西班牙的司法部門開始介入,調查俱樂部是否有漏稅行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內馬爾在2013年加盟巴塞羅那

任內見證內馬爾轉會巴薩的時任俱樂部主席桑德羅·羅塞爾(Sandro Rosell)最終辭職,雖然他聲稱是私人理由,但他的繼任人、現任主席巴托梅烏之後披露,巴薩簽下內馬爾的實際費用是7150萬歐元.。


分析-BBC電台第五頻道體育記者理查德·康威(Richard Conway)

在王子公園球場,你肯定不看到巴黎聖日耳曼的俱樂部格言:「Rêvons Plus Grand!」

什麼意思?「做更大的夢!」

簽下內馬爾,徹底改寫轉會世界紀錄,肯定與這個自己塑造的理想價值相符。

俱樂部的擁有者卡塔爾體育投資公司(Qatari Sports Investment,簡稱QSI)是歐洲球壇的新資本,他們一心要撼動舊有秩序。

QSI是卡塔爾政府的其中一個分支財團,所以大巴黎的野心也就等於是有了海灣政府巨額天然氣財政的支撐。

卡塔爾現在正與阿拉伯世界的鄰國鬧得僵持不下,於是這一場轉會也有了政治的弦外音——卡塔爾希望表明,它不會被持續的貿易壁壘和外交辭令嚇倒。

手握2022年世界杯主辦權的多哈將巴黎聖日耳曼視為卡塔爾實現舉國雄心的其中一種手段。

簽下內馬爾,他們希望這名球員能夠將一支歐冠聯賽的一般競技者變成常勝將軍。

實現這一目標的路一直不好走。花費在轉會市場上的數以億計資金目前只換來了幾個國內冠軍,而俱樂部不止是要這些。

近年屢屢在四分之一決賽止步,上賽季更是在兩回合的比賽中將大好形勢斷送給巴塞羅那,止步16強,這與幕後掌權者的雄心壯志無法契合。

在巴黎,他們談的是要建立一個皇朝,而不僅僅是偶爾閃現的希望和榮譽。

說到財政公平競爭?這些條例在近幾個賽季肯定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PSG的奢侈花費,但內馬爾的到來代表一種嚴肅的改變正在發生,不僅是俱樂部,還有歐洲足聯的可靠性。

這場轉會的總價值——轉會費加上薪酬——當然要經過一些必要的門檻。PSG董事會內部有信心,這不會是大問題,但是他們的會計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肯定會和他們的球隊一樣忙碌。

到最後,在影響力上,這是定義一個時代的轉會,與馬拉多納(Maradona)轉會那不勒斯、希勒(Shearer)轉會紐卡斯爾,還有齊達內、大羅以及貝爾轉會皇馬,或者博格巴轉會曼聯齊名。

那些轉會的核心都是比賽競技層面上的野心。現在這一場轉會卻更多地被認為是政治和財政上的考量。

但這是足球。評判這場轉會的最終標凖不會是在多哈政府內,也不會在財務報表上。它的成功與否,必須取決於大巴黎能不能記得俱樂部足球領域的最高冠軍榮譽。


BBC巴西部記者費爾南多·杜亞特(Fernando Duarte):

一言蔽之,這就是足球歷史上最大的一場轉會。

我們在說的是一個有潛力成為世界最佳球員的人。他有市場潛力,他是個天生的明星,不像梅西,在鏡頭總是看起來有生硬。

為什麼布拉德·皮特(Brad Pitt)拍一部電影以拿2000萬美元,一個注定不能踢到40歲的足球運動員就不應該拿這麼多?

離世界杯還有一年,他將要去一家俱樂部,所有的責任都會落到他的肩上。如果PSG贏得歐冠,那將是內馬爾的功勞;如果PSG失敗,也將是內馬爾的錯。


相關主題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