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平昌冬奧會:IOC成員指責解除俄羅斯禁賽令是「懦夫」行為

Russia's Elena Nikitina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俄羅斯選手埃琳娜·尼基蒂娜是被解除終身禁賽令的運動員之一

此前對俄羅斯運動員的終身禁賽令被推翻之後,體壇領袖被指是做了一個「懦弱和沒有脊樑」的決定。

英國的國際奧委會(IOC)成員亞當·彭吉利(Adam Pengilly)向BBC體育部表示,對於體育仲裁法庭(Court of Arbitration for Sport,簡稱CAS)推翻28名涉禁藥俄羅斯運動員的禁賽令,同時部分地對另外11宗上訴持支持態度,他感到「震驚和憤怒」。

「這對體育來說是絶望和黑暗的一天,騙子和盜賊被允許獲勝,」彭吉利說。

體育仲裁法庭表示,在28宗個案中的禁藥使用「證據不足」,但是國際奧委會堅稱,推翻禁令並不意味著這些運動員會被邀請參加本月在韓國平昌舉行的冬季奧運會。

俄羅斯被禁止參加冬奧會,但169名俄羅斯運動員可以以中立者身份參加比賽。

彭吉利說:「CAS這次輸了。」他是一名前俯式冰撬選手,目前是國際有舵雪撬和俯式冰撬聯合會(IBSF)的副會長。

「我們看到,奧運會當中最大的一場騙局和多年的系統化禁藥陰謀只受了一點小懲罰就過去了,這時候我們就需要好好地注視那些體育界的領導層。」

「那些沉默、清白的大多數不得不承擔起舉證的重任,這很荒唐,他們正因為那些領導層作出的懦弱和沒有脊樑的決定而被迫受累。」

「像躲避鼠疫一樣遠離精英競技體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俄羅斯運動員特雷蒂亞科夫在索契冬奧會贏得男子俯式雪撬金牌

去年,國際奧委會調查發現2014年索契冬奧會存在政府資助使用禁藥的問題之後,43名俄羅斯人被終身禁賽。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的《麥克拉倫報告》公開了調查所得之後,一個叫奧斯瓦爾德委員會(The Oswald Commission)的組織成立,負責調查每一個禁藥個案。

奧斯瓦爾德委員會的結論是,俄羅斯運動員在2011至2015年間從一個國家贊助的禁藥項目當中獲益,並指出「包庇行為從無序混亂發展成了一個機構化、制度化的獎牌製造機器」。

彭吉利是國際奧委會當中唯一公開反對國際奧委會行政管理層容許俄羅斯參加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成員。他說:「今天,我不得不向運動員個人道歉,他們曾經的夢想、獎牌、金錢,最重要的是對體育界有信心,都被偷走了。」

「他們現在會認為,你當騙子更好,或者讓你的國家成立一個禁藥體系會更好,因為就算被發現了,代價也是小的。又或者,如果你不想欺騙,那就像躲避鼠疫一樣遠離精英競技體育。」

對於達成這樣一個決定,體育仲裁法庭表示,他們考慮過了一些專家的證供,包括前俄羅斯反禁藥官員和整個事件的揭密者格里戈裏·羅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和加拿大律師里查德·麥克拉倫教授(Professor Richard McLaren),後者撰寫了2016年那份有關俄羅斯禁藥問題的報告。

彭吉利說:「麥克拉倫和奧斯瓦爾德委員會都認為羅琴科夫的證據是真實可信的,也得到了法庭證據的支持,而CAS仍然不接受,你還要做什麼?」

美國反禁藥機構將矛頭指向IOC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國際奧委員主席:對奧林匹克的廉正「前所未有的侵犯」(英文)

羅琴科夫的律師對體育仲裁法庭的決定提出了批評,稱「清白的體育已死」。

國際奧委會表示,CAS的決定「可能對未來的反禁藥事務有嚴重影響」,而美國反禁藥組織(USADA)則將矛頭重新指向國際奧委會,稱目前的狀況是一場「可悲的亂局」。

USADA的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泰加特(Travis Tygart)說:「IOC未能迅速而決斷地應對俄羅斯對公平競技前所未有的侵犯,已經削弱了公眾對奧林匹克運動價值的信心。」

「在奧運會舉辦前夕推翻幾十宗案件並沒有帶來公義,奧運會的公正性也由此受到了傷害。」

「這整場可悲的亂局真的令人噁心,對於清白運動員來說,惡夢仍在繼續。這是必須改變的。」

CAS是如何做出決定的?

俄羅斯體育部長帕維爾·科洛布科夫(Pavel Kolobkov)則表示:「公義終於取得了勝利。」他堅稱,那些被指使用禁藥的運動員是「清白」的。

體育仲裁法庭表示,它的職責並不是「從總體上判定索契的實驗室裏是否存在有組織的制度,容許操作禁藥檢測樣本」。

該法庭稱,其職責是「嚴格集中在處理39宗個案,以個人為基凖,評估有關證據是否適用於每一個運動員。」

體育仲裁法庭秘書長馬修(Matthieu Reeb)表示,只有「旁證」支持有關個別運動員使用禁藥的指控。

他說:「這裏的問題沒有直接證據,比如呈陽性的檢測結果或者自願承認之類的。」

「這並不意味著那28名運動員就被認定是清白了,只不過基於證據不足而上訴獲得接納,禁令解除,他們在索契取得的成績也重新獲得承認。」

「一番迷糊的判斷」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主席克雷格·裏迪(Craig Reedie)表示,對於CAS的決定有「嚴重的擔憂」。

他在BBC電台第五頻道(BBC Radio 5)的直播節目上表示,這個判決很「迷糊」,因為有11名運動員並沒有完全脫罪。

「這樣做的話,CAS就必須承認,制度化的陰謀的確存在,」他說,「制度化的陰謀適用於那11個人,也必然適用於其餘28個人。」

他還表示:「這不是好消息,因為它製造了迷惑,也在所有清白的運動員心中製造了失落感,他們長年因為俄羅斯制度化的陰謀受到了影響。」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