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恐襲:嫌犯卡里德·馬蘇德是什麼人?

卡里德·馬蘇德(Khalid Masood)的駕照照片。 圖片版權 MET POLICE
Image caption 卡里德·馬蘇德(Khalid Masood)的駕照照片。

英國警方議會大廈附近周三(3月22日)發生恐怖襲擊事件肇事者是52歲的英國公民卡里德·馬蘇德(Khalid Masood)。

"伊斯蘭國"極端組織說,他們策劃了這次恐怖襲擊。英國警方在倫敦和伯明翰逮捕了8人。

英國警方說,嫌犯出生時的姓名是亞德里安·羅素·亞加歐(Adrian Russell Ajao),最近生活在英格蘭的西米德茲郡。

馬蘇德是3個孩子的父親。據信,他曾經在英格蘭的克勞利、西薩塞克斯、拉伊、伊斯特本、盧頓以及東倫敦等地居住。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52歲的卡里德·馬蘇德在行兇現場被警方擊中

出生在1964年聖誕節當天的馬蘇德,在英格蘭東南部肯特郡達特福德區註冊時的名字叫亞德里安·埃姆斯(Adrian Elms)。

埃姆斯是他母親的姓。他的母親在他兩歲時與姓亞加歐的男性結婚。

嫌犯輪流使用埃姆斯和亞加歐這兩個名字,後來皈依伊斯蘭教,遂改姓為馬蘇德。

倫敦警察廳表示,他還使用過一些其它別名。

馬蘇德的母親及其丈夫在肯特郡的皇家坎布裏奇韋爾斯居住了很長時間。他本人在那裏上小學,隨後全家搬至威爾士。

威爾士警方對他母親和繼父在卡馬森郡的住宅展開了搜查,但警方並沒有將這兩人定性為嫌犯。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議會大廈外恐怖襲擊現場

"不錯的客人"

2016年,疑犯用馬蘇德這個名字住在東倫敦。他最後的地址在伯明翰。

警方逮捕的10人,其中包括馬蘇德當時的配偶。這名39歲的女性已於周五(3月24日)獲得假釋。

馬蘇德將自己的職業形容為"教師",但是BBC得到的真實情況是,他從未在任何英格蘭公立學校任教。

目前得到的情況顯示,馬蘇德可能曾經在私立院校對外國人教授英語。

他在2010年到2011年期間,曾在倫敦北面的盧頓居住過,他可能是在這一階段擔任教師。

BBC確信,馬蘇德本周早些時候在伯明翰城北的Enterprise租車行租下了在恐怖襲擊中使用的車輛。

馬蘇德租下這輛現代車之後,一個小時之內聯繫租車公司稱,他不再需要這輛車。

隨後的情況尚不明確,—直到他駕車在威斯敏斯特橋上衝撞行人。

BBC現在得到的消息是,馬蘇德在發動襲擊之前,住在英格蘭南部海濱城市布萊頓的一家旅館。

普萊斯頓公園旅館經理Sabeur Toumi對BBC說,嫌犯在該入住登記時用的名字是卡里德·馬蘇德(Masoud,拼法不同),用信用卡付款。

他在入住的時候面帶微笑,態度友好,自稱從伯明翰來布萊頓看望朋友。

酒店前台在系統上看到他被形容為"不錯的客人"。

警方已對馬蘇德住過的房間展開搜查,取走熨褲器、牀單、毛巾、水壺和衛生間卷筒架,以便獲得DNA證據。

圖片版權 Huntleys School
Image caption 馬蘇德(紅圈者)學生時期與學校足球隊在一起

犯罪前科

警方說:"馬蘇德此前沒有受到任何調查,而且警方沒有獲得他策劃恐怖襲擊的情報"。

"儘管如此,警方此前對他有所了解—馬蘇德有一系列犯罪前科,其中包括嚴重身體傷害、私藏攻擊性武器和擾亂公共秩序罪。"

1983年11月,當時19歲的馬蘇德首次以刑事毀壞罪被判有罪。

他最後一次被定罪是2003年,罪名是擁有刀具。但是,馬蘇德從未因恐怖主義罪名被定罪。

2000年,居住在東薩塞克斯的諾西厄姆的亞德里安·埃姆斯因持刀傷人被判刑兩年。

當地媒體當時報道,事發時他與別人在酒吧中爭吵,隨後用刀砍了對方的左臉,留下8厘米的傷口。

2003年,出獄後搬到伊斯特本居住的馬蘇德,最後一次被定罪是2003年,罪名是擁有刀具。

因該罪名被判入獄6個月之前,他持刀傷害一名22歲男子的指控被取消。

馬蘇德曾經在英國3所不同的監獄服刑。但是他從未因恐怖主義罪名被定罪。

他最後一次被定罪的時候已經約38歲。通常來說,年輕人更容易犯暴力、搶劫等輕微犯罪。

擁有刀具可能涵蓋許多犯罪意圖—從凖備盜竊到身體攻擊,還有一些人說是"自衛"。

馬蘇德與很多罪犯一樣,因為結婚生子嗎?或者他像很多重覆犯罪者那樣,信仰宗教使之更具侵略性?

尚未證實的證據顯示,因為他在最後一次上庭時的名字還不是馬蘇德這樣的穆斯林名字,他是在最後一次被判刑之後皈依伊斯蘭教的。

目前尚不清楚馬蘇德為什麼成為恐怖嫌犯、如何成為嫌犯。

Image caption 首相特里莎·梅晚間發表談話,稱襲擊者"病態和墮落"

英國首相特里莎·梅此前向議會披露,這次恐襲事件的嫌犯在英國出生,警方和情報機構知道此人。

她向議員表示,此人幾年前因為極端主義暴力活動曾受到當局調查,但是他屬於"邊緣"人物,並非屬於情報機構目前關注的範圍。

目前尚不明確那個調查是什麼,也不清楚馬蘇德與之有何關係。不過存在幾種可能性:

  • 馬蘇德可能是某個受到監視的主要嫌疑人的朋友,但後發現他沒有極端主義傾向。
  • 他也可能與一伙極端分子關係密切,但是他本人沒有構成威脅,所以不是調查重點。
  • 也許有情報擔心他的意識形態和意圖,但不足以提出犯罪指控,最後被認為不構成嚴重威脅。
  • 馬蘇德也許在過去曾被逮捕,但隨後被無罪釋放。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