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選2017:倫敦恐襲將帶來什麼影響?

Theresa May and Jeremy Corbyn 圖片版權 EPA/Getty

兩周以來的第二次,英國首相不得不就恐襲作出回應,而這兩次,都是無辜的民眾在享樂快樂時間之際遇害。

不過,特里莎·梅(Theresa May)在這一個早上的講話無疑是一次更加來電的表演。她大膽宣稱「夠了,不能再容忍(enough is enough)」,並且在結語承諾將對「敵人」採取行動。

這或許不算是一次正式的競選演講,但是它仍然帶有強烈的政治性。

過去24小時當中所發生的事情已經改變了這場大選最後階段的背景,並且將為最後幾天的競選工程定調。政客們的演講,以及他們將要被問到的問題,都將建基於此。

可是,特里莎·梅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她意有所指的演說真的不止是競選修辭嗎?

明顯的是,現任首相如果當選,她想要採取應對恐襲威脅的新政策。

「把人民當罪犯」

保守黨在宣言中已經承諾會考慮以新的犯罪指控應對極端主義,這可能會延長罪犯服刑的時間,哪怕他們犯的是更小的罪——散播極端主義而非親身行動。

如果他們能夠重掌政府權力,他們還計劃設立一個對抗極端主義的委員會,以對其作出定義並鏟除。特里莎·梅將這種對抗極端思想的鬥爭和數十年來削弱種族主義的努力相比較。

假如她以較大多數的優勢勝出,她也絶對可能會重新回到她作為內政大臣時曾經提出過但從未成功立法的主張上。

2015年,在一次言辭同樣強硬的演說中,特里莎·梅曾經向恐怖主義者發出警告:「遊戲結束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警方與安保人員成為焦點

當時作為內政大臣的她曾計劃推動一些更具爭議性的政府權限,比如對宣揚極端主義的組織發禁制令,或者是查封令,令政府有權力查封那些被極端主義者使用的物業。

但是,那些主張當時受到廣泛批評,被形容是「把有壞想法的人當成了罪犯」。

威斯敏斯特的一個委員會發現,政府在現行法律框架當中「未能填補一個重大的空缺」,因而需要新的法律。

「前所未有的規模」

政府各大臣難以在如何定義極端主義的問題上達成一致,令法令頒布一再拖延。最終,《反恐法案》(Counter Terrorism Bill)因為特里莎·梅宣佈進行大選而擱置,這令她今天的這場演說更顯諷刺。

然而在最近的這些襲擊事件之後,唐寧街10號的想法已經明顯因應形勢而改變了,而隨著威脅增加,政府的應對也必須作出演變。

原因很簡單:恐襲陰謀的數量正在成倍地增加,比特里莎·梅一開始制訂這些計劃時要多得多。

倫敦白廳的一個消息源說,我們現在面對的恐襲陰謀是處於「前所未有的規模」。

白廳消息源說,在2013年李·裏格比(Lee Rigby)謀殺案到2017年3月之間,有13次恐襲陰謀被化解。

從2017年3月至今,有三次恐襲陰謀得逞——分別在威斯敏斯特、曼徹斯特和倫敦橋,另外還有五次被成功阻止。之前是四年間有十三次恐襲陰謀,之後是70天內有八次。

選民選擇政黨是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

但是,隨著此次奇特的選舉臨近最後階段,要求選出一個能夠維護國家安全的領袖是放在枱面上一個繞不過的問題。

警力預算

對於特里莎·梅來說,問題不僅是假如她繼續掌權,將會如何對抗極端主義。

另一個使她廣受批評的問題是,保守黨一直在壓榨警方的預算。

工黨領袖傑裏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已經反覆承諾將會取消裁判預算,並且在這一天炮轟保守黨,警告政府不可能「廉價地保護公共安全」。

他還試圖回應關於他在安全事務上表現軟弱的看法,包括他此前關於「shoot to kill(開槍擊斃)」政策的立場,當時他在巴黎巴塔克蘭劇場襲擊事件後幾天曾對該政策表示過質疑。

他說,如果他是首相,他會採取「任何必要和有效的行動」來保護公眾安全。

在短暫的停頓之後,大選戰役就會再次全面開動,只不過是帶著有些陰鬱的基調,並且以安全為重要議題。

假如特里莎·梅當選,她可能會發現,議會現在更願意重新啟動她的反恐計劃。

但是,正如她的勝選遠未得到保證一樣,她那些在過去得到太少支持的想法,現在也遠沒有看到更好的前景。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