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雞毛:英國民主這是怎麼了?

英國議會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歷史緊要關頭,大選卻給英國留了個沒有共識的爛攤子。反思一下,民主體制出了毛病?民主中的"民"是不是還在做"主"?

議會民主制,是英國學校現在根據法律需要"普及"的價值觀念之一,不是辯論、討論,而是去普及。

如果有些老師以為他們的新任務只是擔當民主"宣傳員",那就有點可惜了。因為眼下,我們的民主為人民服務的不算太好。

這個特別的民主體制不僅沒有兌現讓政府穩定、合法的承諾,反倒暴露、加深了社會分裂。最終,在這個緊要的歷史關頭,民主讓我們國家陷入更危險、更脆弱的境地。

不過,不該只是批評民主,我們需要立刻辯論、討論如何改善現狀。

更多有關英國大選的反思: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梅首相在議會中的多數更少,做事也就更難了

說實話,誰也不願意把票投給一位受傷的首相。決定英國命運的脫歐談判在即,梅首相位子坐的有些不穩,就連最普通的立法,想要獲得議會通過、恐怕也只能放下身段去做一些後門交易。

眼下,英國人居然能把迫在眉睫的巨大政治挑戰轉化成潛在的災難,其他國家困惑不解。

確實,這次大選的投票率是1997年以來最高的一次;還有跡象表明年輕一代踴躍參與。對民主來說,肯定都是令人鼓舞的信號。但是,畢竟還是有將近三分之一的選民懶得去行使民主權利。

還有,去投了票的人,十個當中有九個所在選區還是原來那個黨勝出。事實上,很多議席都是同一政黨穩坐好幾十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丘吉爾:誰也沒非要說民主是完美的、全能的......

1947年,前英國首相丘吉爾曾在議會這樣說:沒人非要說民主是完美的、萬能的。實際上,真有人說過,民主是最糟糕的政府形式—如果不算其它那些已經嘗試過的制度的話。

大多數人可能都同意這個觀點。但是,民主的力量不能僅僅用它抵抗外部攻擊的能力來衡量,民主必須還要有體制內的人熱愛、珍惜。

問問普通老百姓,你會聽到他們說,精英忽視草根、不沾地氣,上層根本不聽他們的聲音。他們可能還說,投票也沒什麼用,投誰的票區別都不大。

現在,權力越來越多地從普通人轉向國際機構、跨國公司,這種"民主赤字"感越來越真切。這次大選對恢復人民的民主信心沒有什麼幫助。幾乎沒有贏家,局面不明朗,沒有戰爭前夜那種萬眾一心的感覺。

如果說從前人們覺得自己的聲音無關輕重的話,現在還是沒好太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選民怎麼看民主體制呢?

我們兩大政黨的建立和演變是為了應對工業革命帶來的社會和經濟挑戰:權力從鄉下轉向工廠;保守黨和工黨、左派和右派、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這些意識形態的分歧反映著社會的變遷。

現在權力又再轉移:從國內轉向跨國。如何應對這種轉變,人們有不同看法,其實是我們政壇出現的新分水嶺。

左翼和右翼之間的差別更少了,民族主義和全球主義的鴻溝更深了。

從生活成本、貿易、公共服務、氣候變化、未來的繁榮等方面來看,我們都處在一個充滿未知數的時代。

眼下,小黨幾乎沒有掌權的可能性,不管這些小黨多有魅力,遇到大選總是會被排擠出局。在野工黨領袖科爾賓、梅首相的競選綱領,在意識形態上幾乎看不出區別。工黨提議保護富裕老人,而保守黨卻沒有。保守黨提議給用外籍勞工的商家增稅,工黨卻承諾和商家協商解決技能短缺問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選民想盡辦法表述訴求

大選給英國留下了一個被削弱的政府。這個政府只能去求助一個小黨的幾名議員。可是,99.4%的選民根本沒有投票支持那個黨。說這樣的結果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人民的意願",簡直是狂想。

那麼,英國人民的意願到底是什麼呢?

拿出大選數據分析一下,發現各種各樣的對立、渾沌。年輕人和老年人、城鎮和鄉村、南方和北方、窮人和富人之間存在很深的鴻溝。選民並沒有發出清晰的信號。

大選,是民主體制一把非常鈍的刀。每一位選民真切、具體的觀點,僅用一張選票上的那個X是無法解釋的。

目前,地方政府權力大縮水、工會勢力被削弱、政治抗議疲軟、政府的權力越來越集中,"民主"(democracy)中的"民"(demos)越來越被排除在"主"(kratos,直譯權力)之外。

我們的民主體制最為顯著的特點、英國價值觀念的基石都意味著公民參與政事和民事,人民可以發聲。

現在我們必須討論的是,如何讓人民再次相信英國確實有民主,這個民主能確保執政者聆聽、理解人民的聲音,並順應民意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