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大火:火光照亮了貧富懸殊

格倫費爾大火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這個周末的倫敦,藍天白雲。出城西行的主要公路一側,被燒焦的格倫費爾塔樓黑漆漆地聳立著,給天際線增加一道震撼人心的傷疤。

格倫費爾塔樓所在的皇家肯辛頓切爾區不僅在英國家喻戶曉,在世界也久富盛名,許多明星、富豪把家安在這裏。

離開格倫費爾這座社保性質的"福利房"塔樓,步行只需幾分鐘,就是漂亮的中產聚居街道。這裏的居民雖然算不上百萬富豪,但也都是舒適的白領階層。

再稍微遠走一些,就到了英國最富有的地區:豪車成排,豪宅動輒數百、數千萬英鎊。

還記得中國首富王健林以8000萬英鎊在倫敦買下的那棟豪宅嗎?他的近鄰不僅有俄羅斯大亨阿布拉莫維奇,還有英國的威廉王子。

上網看一看,格倫費爾塔樓距離王健林在倫敦的家直線距離只有一英里(1600米),步行距離剛過1.5英里(2500米),需時30分鐘?

圖片版權 PA
Image caption 王健林在倫敦的豪宅

肯辛頓上演"雙城記"?

肯辛頓和切爾西,可以說是一個窮人和富人近距離交融、共享空間和資源的地區。

格倫費爾火災之後,人們的反應迅速從震驚、悲憤轉為憤怒,倫敦街頭已經發生數起抗議。除了表述對政府救災乏力的不滿之外,也有不少人指責肯辛頓和切爾西地方政府傾向於推行有利富人的政策、忽視窮人的安全和福祉。

同時,也有媒體、觀察人士質疑,格倫費爾塔樓早就存在的火災隱患沒有及時解決,是不是因為居民主要是窮人?

路透社援引格倫費爾附近小區的阿莉婭·加班尼說,居民對去年完工的塔樓翻新非常不滿。當時樓外加裝了覆層,有媒體報道這可能加速了火勢蔓延。

消防部門說目前下結論為時過早;當地政府解釋翻修是為了改善塔樓居住條件。但是阿莉婭認為,翻修是為了"美化",因為對面高檔住宅裏的人看著太礙眼了。

離格倫費爾塔樓不遠的社區教堂助理牧師丹尼·旺思(Danny Vance)抱怨,"這座城市的貧富差距令人作嘔。(格倫費爾)這樣的事不會發生在拐角價值5百萬英鎊的公寓內。"

工黨領袖科爾賓在火災發生後去現場探視時也形容"肯辛頓上演雙城記,南部是全國最富有的地方,火災發生的地方……是全國最貧困的。"

收入鴻溝到底多寬?

那麼,肯辛頓切爾西區的貧富差距到底是怎樣呢?先來看看數字。

這裏的平均工資是123000英鎊,屬英國最高。但是工資中位數只有32700英鎊。英國沒有任何其他一個地區這兩個數值的差距如此之大。由此可以看出,高收入和低收入人群之間的工資鴻溝有多寬。

再拿總收入來看一看:平均值158000英鎊,中位數38700英鎊。同樣,英國沒有任何一個地區差距這麼大。

換句俗話,該區的總收入如果平攤在當地人人頭上的話,應該是每位居民123000英鎊,是英國第一。但是,一半人收入還不到32700英鎊,凸顯兩極距離之遙遠。

再舉一個例子,為統計之便,把肯辛頓和切爾西區分成103個小區,其中14個屬於英國最窮的10%,但是也有30個屬於英國最富的10%。

(數字來源:社區和地方政府部,國家統計署,稅務及海關總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商人廣場3號和格倫費爾塔樓

兩座塔樓兩重天

看完數字再來比比兩座塔樓。目前倫敦也正在走向住宅高層化。現在在倫敦總共有700多座塔樓,大約8%的人住塔樓。倫敦的高樓粗略分兩類,一是近年來新建的豪華公寓樓,動輒售價高達百萬、數百萬英鎊;

二是二戰後迅速建造的公房。當時蓋高樓是為了快速改造19世紀留下的那些破爛、缺乏衛生條件的"平房"。

格倫費爾塔樓設計始於1967年,1972年動工,1974年交付使用,2016年翻修。設計初衷是1960年代拆遷、整治貧民窟行動的市政公房。24層,20層為住宅,總計120套1、2居室公寓。

兩英里之外的商人廣場3號(3 Merchant Square)是"帕丁頓盆地"改造項目中的新建塔樓,2016年竣工,21層,15層為住宅,總計60套公寓。

這裏頂層豪華公寓售價750萬英鎊,一居室至少也要1百萬英鎊。塔樓四周有餐館、酒吧;新建的"懸浮"花園擺放著舒適的躺椅,豪華健身俱樂部午餐時間有瑜伽班。這裏還有巨大的噴泉、幼兒園、冬季花園、大師設計的天橋。

毫無疑問,這些條件都會給居民帶來更多更大的便利和享受,但是並不意味著火時能夠讓人更安全。這一點,必須去看公寓內的配置細節。

拿份售樓說明書,豪華細節真不少:抽屜裏的桃木餐具分格、餐廳裏的制冷酒櫃、營造氛圍的可調燈光、加溫浴室牆……再看防火細節:所有公寓天花板上都安裝煙霧探測器、還有噴灑器。

國際防火噴灑裝置協會(IFSA)說,自動滅火噴灑系統是最有效的措施,可以彌補其他許多防火措施的不足。噴灑器系統設計、安裝、維護良好的大樓內發生的火災,從來沒有導致多人喪生的先例。

英國自從2007年起要求須所有新建高樓必須配置噴灑系統,但是並沒有要求舊樓必須補安裝,所以格倫費爾塔樓沒有。

2012年,"英國自動滅火噴灑裝置協會"(BAFSA)的一份報告指出,可以在現有房客不搬出的情況下在舊塔樓內補安噴灑裝置,成本大約每套公寓1150英鎊。格倫費爾塔樓總共有120套公寓,那麼總成本就該是大約138000英鎊。這個數字遠遠低於塔樓翻修花在更換新窗戶、外牆覆層的260萬英鎊。

"格倫費爾行動小組"說,讓塔樓更加危險的另外一個原因是通道中堆滿垃圾,沒人來收。曾經,唯一的緊急出口外有舊牀墊、紙板、破暖氣。

"商人廣場3號"的居民是否需要忍受樓道裏堆滿垃圾這樣的事?

圖片版權 GRENFELL ACTION GROUP
Image caption 通道裏堆滿了垃圾

僅僅關注貧富差距是不夠的

不過,儘管街頭憤怒顯而易見,大火也讓整個社區人團結起來。許多更加富有的居民敞開家門、收留無家可歸的倖存者。

路透社採訪了當地一位生活富足的老奶奶安娜貝爾·唐納德。火災當晚,她徑直趕到附近教堂幫助逃生的人。她還把自家底層公寓借給無處安身的六個塔樓居民。

《衛報》在一篇報道中說,塔樓附近的教堂內,義工正在分檢的捐贈品中中有拉夫·勞倫牀單、普拉達大衣、古奇手包。一名義工告訴記者,還有其他當地人讓管家拿著自己的信用卡去平價服裝店隨便買衣服捐贈。

難以想像,古奇手包會給災民帶來多大安慰。

災難之後,一時的衣食鄰里可以幫助解決,長期的安置呢?

導致火災的具體原因是什麼?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喪生?這一切,難道僅僅是貧富懸殊造成的?如果不是,誰該負責?

至於"雙城記",窮人和富人近距離共處是好還是不好?如果肯辛頓和切爾西區完全允許市場規律主宰的話,那麼這裏可能早就成為"單城"了—僅有富人的單城。

英國需要調查、反思的問題還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