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目驚心--倫敦怎麼成了「潑酸之都」?

圖片版權 ISOBELLA FRASER
Image caption 4月在倫敦夜總會潑酸事件中伊薩貝拉受傷

倫敦北部。4月,一個周六的下午,一對華裔夫婦推著兩歲的兒子在街頭漫步,突然遭人潑強酸襲擊。一家三口均不同程度受傷,父親臉部大面積"無法復原性腐蝕",警方形容嚴重到足以"改變(他的)生活"。

倫敦東部,同是4月,一家夜總會內,潑酸導致20人受傷。

倫敦東北,上周四晚,大約90分鐘之內,兩名青少年騎著偷來的小摩托在街頭向陌生人潑酸,至少5人受傷,其中一人傷勢足以"改變生活"。

在英國,潑酸已經不是偶發事件。近年來,此類襲擊事件急劇上升。有統計稱,英國潑酸攻擊率人均已經位居世界第一。而潑酸事件大部分發生在首都,難怪,有英國媒體甚至把倫敦稱作"潑酸之都"。

腐蝕性材料攻擊事件,數字來自英國37個警署

(來源:BBC根據自由信息法案向警方查詢的數字,其中包括攻擊、威脅他人,但不包括盜竊案中使用腐蝕性材料,因為警方根據犯罪性質分類統計)

多嚴重?

BBC通過"自由信息法案"向警方獲悉的數字顯示,2016-2017年,英格蘭總計發生使用腐蝕性材料襲擊案504起,與2012年相比翻了一番都不止。

全國警長委員會NPCC的數字顯示,2017年4月之前的六個月當中,英格蘭和威爾士總計發生強酸、腐蝕性材料襲擊事件400餘起。

已查明的襲擊者中,五分之一未滿18歲。

不同點?

倫敦慈善組織"潑酸倖存者國際基金"的負責人Jaf Shah說,潑酸現象並不是新生事物,維多利亞時代英國既有發生,但是最近的數字實在"令人震驚"。"

他向BBC介紹,在亞洲南部國家,潑酸曾經更為普遍,多半是男性針對女性潑酸,起因通常是婚姻、戀情等兩性關係。

但在英國,潑酸的多是年輕男性,受害的多半也是年輕男性。他認為,原因在於此類襲擊通常和團伙(gang)有關。

Image caption 曾遭潑酸的Katie Piper說,對受害者來說,後果是「終身監禁」

很好用?

米德爾斯大學犯罪學家、常年研究團伙現象的哈丁博士(Dr Simon Harding)說,潑酸是團伙之間顯示強勢、權力、控制的一種方式,酸現在已經取代刀、成為團伙成員的"首選武器"。

潑酸的"優勢"包括:酸好買、容易攜帶、容易使用、威懾力大、作案不容易被抓住,抓住了罪責也更輕。

現有法律中對潑酸沒有具體的控罪。潑酸者最可能被控"蓄意嚴重傷害身體"罪,但是用刀則有可能被控"企圖謀殺"罪。再者,潑酸也很難證實,因為現場很少會留下DNA證據;兇器不過是個瓶子,丟起來比刀容易許多。

潑酸相對也更加容易。哈丁說,襲擊者無需緊密靠近受害者;最容易讓對方眼睛受傷、破壞視力,作案後可以輕鬆逃走。

潑酸給受害人帶來的後果相當嚴重,致殘、毀容,這還只是肉體上的,精神上的創傷將伴隨一生。對有預謀、有計劃地要恐嚇、傷害對手的團伙成員來說,有什麼能比潑酸給他們帶來更大的滿足?

Image caption 腐蝕性材料很容易沒得到

太好買?

強酸威力很大,但是非常容易買得到。任何人都可以從五金等零售商店購買,無需申明原因和用途。

購買含有強酸的各類家庭用品—比如漂白劑、下水道清理劑等—並沒有年齡限制。現有的"爆炸性材料和有毒物質條例"僅適用於批量銷售、供應此類化學物品的商家。

但是想買刀就不一樣了。英國法律規定,不得向任何未滿18歲的人賣刀,除非刀刃可折疊、長度不滿3英寸。

想在英國買槍,難度就更大了,特別是要和美國比的話。數字顯示,在英國,槍支殺人的案例每年只有50-60起,大概是每一百萬人裏才有一個。而在美國,每一百萬人中有30人喪生槍下。根據美國槍支暴力數據庫"槍支暴力檔案"統計,僅在2015年,美國槍支暴力就導致13286人喪生、26819人受傷。

怎麼辦?

哈丁認為,嚴打潑酸,政府需要從三方面下手:控制強酸獲取渠道;刑罰與持刀犯罪等同;加強對黑幫的監管教育。

Shah希望政府推出強制性具體規定,比如購買腐蝕性化學材料必須用銀行卡支付,以便今後追查;出售強酸必須要有執照。

去年倫敦的潑酸案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發生在倫敦東部的Newham。該區的工黨議員蒂姆斯(Stephen Timms)提議,沒有正當理由攜帶強酸應該和帶刀一樣被看作觸犯法律。

大都會警察局表示,已經開始向零售商宣傳,敦促他們提高警惕,注意那些可能會購買腐蝕性物質做武器的人。

英國內政大臣Amber Rudd周日(16日)放出狠話:"終身監禁"(指受害者一生難以擺脫創傷)不能只留給潑酸受害者。

她同時宣佈,政府將對有關潑酸事件的各個環節展開重審,包括現有法律、警方辦案、判決、獲取危險用品、支持受害者等。

Image caption 7月初倫敦潑酸案受害者、倫敦快遞小哥Jabed Hussain說:多虧我當時帶著頭盔......

一生之痛

當然,必須說明的是,潑酸攻擊仍然只佔英國犯罪的一小部分。NPCC負責潑酸攻擊案的警官基頓(Rachel Kearton)告訴BBC,和持刀犯罪相比,潑酸數目依然"微小"。

但是她說,潑酸是"可怕"的犯罪,最"令人厭惡"的是,這種犯罪絶對是"有預謀"的,動機是"讓別人一生痛苦"。

這一點,31歲的丹尼爾(Daniel Rotariu)有痛切感受。幾個月前,他在熟睡中遭女伴潑酸,雙目失明。

他說,"我做噩夢……我每天、每小時都看得到,恍如昨日。我一生一大半都要這樣過……有時我真希望自己……沒有活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