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得嘎嘎小姐青睞的華人設計師黃薇談獨闖倫敦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倫敦聖馬丁畢業的台灣女設計師黃薇說:"工作室裏一定要有貓來調劑心情。"

能讓嘎嘎小姐去找她借演出服的台灣女設計師,一定神通廣大。但是走進黃薇工作室之後,我發現她絲毫不「拼爹」,而且還很低調。

"像我們這一款設計師,工作室裏一定要有貓。"這位我在倫敦時裝周上發現的新人設計師眼神堅定的盯著我說。

貓?

我有些疑惑,她接著說:"有它們在就可以調劑心情。"

嘎嘎小姐都青睞的設計師,到底有多大的壓力才需要用寵物來舒緩情緒?我邊進門邊想。

倫敦時尚:怪物與個性的一步之遙

一分鐘看世局: 倫敦時裝周的反鱷魚皮時裝

Link倫敦時裝周:與時俱進的時尚潮流

環顧四周,工作室有些窄小、到處透著忙碌過的痕跡。當然少不了多看兩眼嬉戲玩耍的貓。

雖然因為搬家打包顯得有些凌亂,但依然可以感受到這裏緊鑼密鼓趕場時裝周的氣氛,比如打板用的桌子在工作室最中心、是佔據了屋裏最大的一塊面積。

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談話的最開始,黃薇並沒有提到嘎嘎小姐,反到先給我介紹起了眼前的桌子。

"我們在忙時裝周的時候,這板子是從這頭到那頭,中間沒有空隙。"黃薇對我講解的時候還有些亢奮。

當被問道,如何平衡設計與品牌經營關係的時候,她笑著說:"其實我覺得這對於我們獨立設計師來講,有些不公平。"

"我只有20%的時間在做設計。我還要充當造型師、策展人、秀導等等。沒有雄厚的資金支持,我會的越多,就越省錢。"

即便如此,黃薇不刻意推銷自己,她說:"我更喜歡別人不知道我是男是女,長相如何,我的設計就是我的身體和長相。"

黃薇還很坦然的說:"我們應該會搬到(倫敦)東邊,這裏太貴了。"

圖片版權 Jia Liu
Image caption 黃薇指著照片牆不忌諱地說:「一看這些圖就知道這個設計師很窮。」

"沒有平易近人"

當談到英國時裝界對於新人幫助的時候,黃薇從來都沒有質疑。她說,許多鼓勵新人的項目和機構都非常優秀,比如Newgen、CFE(時尚企業孵化器)、還有UKTI(英國貿易投資總署)等等。

這次倫敦時裝周我也見到了兩個在Topshop旗下的品牌Miss Patina和Jovanna。他們在Instagram上的粉絲都達到了好幾萬,黃薇的粉絲人數只有不到五千。

黃薇卻說:"粉絲的數量是自然的產生,我沒有特別經營社交媒體,而是專注設計。"她認為,品牌在最開始的前三季都得到了包括麥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的"明日之星"大獎(Designer for Tomorrow)、《Elle》和《Vogue》媒體大獎等,在初期起點就很高,像她這樣"稍微成熟"的品牌已經不適合"新人計劃"的方向。

然而同樣畢業於聖馬丁、得過Burberry Fashion Fringe大獎、並被《芭莎》等媒體譽為"最具才華的新人設計師"、來自中國大連的設計師王海震則表示,CFE在商業上給他提供了不少幫助,比如商業計劃、知識產權和公司註冊方面的免費建議,和提供人脈方面的支持。

對於商業化,這位穿著樸素的白色T恤和牛仔褲的女生,很斬釘截鐵地對我說:

"我不喜歡快時尚(fast fashion),我的品牌也不會像Zara, H&M那麼平易近人。"

然而同行王海震認為,品牌在初期比較重視形像,但之後會兼顧不同市場的特點進行調整。他目前設計分主打線和商業線,相互搭配售賣,他說:"設計師也需要麵包和黃油,所以需要一些相對商業的單品。"

圖片版權 Jia Liu
Image caption 黃薇在即將搬家的工作室接受BBC採訪,她認為倫敦是給品牌塑性的最佳地點。

黃薇則堅信自己的設計是藝術作品,學專業美術出身的黃薇並不否認,自己的品牌是在奢侈品的價錢範疇,但其中的精神卻是截然不同。

"我希望穿我設計的客戶,是因為在衣服裏可以看到或是穿上它可以找到一部分自我,享受這個過程是奢侈的。"她十分專注地說。

但是時裝周對於黃薇的設計,並沒有都給予鼓勵。她告訴我在2013年剛起步的時候,除了倫敦時裝周,她也嘗試過亞洲和米蘭的時裝周,人們對於她設計風格的反饋和接受度都不盡如人意。比如有人會問:這怎麼洗呀?

黃薇看了看正在旁邊椅子上睡覺的貓,接著說:"我開始注重實驗性,不會那麼在意實用性,我想設計是更精神上的作品。倫敦在這方面給我很大包容,這裏文化十分多元,有利於(品牌的)塑形。"

荒謬的消費觀念

這位觀點不那麼不平易近人的設計師,還認為設計師應該"教育"消費者如何消費。"現在的奢華產業有些荒謬。"黃薇稍微壓低聲音說。

她表示不要人云亦云,街拍出現的款式、或是明星的穿戴未必適合所有人。要"告訴別人我是誰,而不是盲目跟風。"

她舉例說,18世紀女人們是用發飾來表現自己,延伸到現在,服裝不過就是表現自己的一種語言。

眼神在自己作品上稍作停留,"我把自己依舊看作是藝術家,並且覺得自己的責任是重提一些被遺忘的東西,或是提出一個自己堅持的觀點。"

黃薇對於大牌的銷售策略不敢苟同,她說:"身為設計師不應該去跟任何的潮流。"

在以瑪卡特尼"明日之星"勝出者的身份與麥卡特尼一起工作的時候,黃薇說自己感受到這個品牌的堅定信念。

麥卡特尼是不用真皮做材質的品牌,黃薇參加這個比賽的作品也規定不能有任何真皮元素。黃薇認為麥卡特尼有勇氣和膽量"捨棄時裝中比例最大的皮包和皮鞋部分",令人欽佩。這也讓她堅信"做久了別人就會認同你。"

毋庸置疑,這位年輕的設計是想通過自己的作品"引導"消費者,

不是因為它稀有或者大牌,而是在這件衣服裏能夠發現自我,才最珍貴。

圖片版權 Jia Liu
Image caption 黃薇希望改變現在人們的消費觀念,靠著裝「告訴別人我是誰,而不是盲目跟風。」

可是,以中國為代表,人們對盲目的奢侈品消費有很大的需求。根據世界奢侈品協會調查,70%的中國奢侈品消費者認為奢侈品是用來社交的重要符號,有攀比價值的必要性。85%以上的日本消費者認為,沒有奢侈品的日子將會缺失個人競爭力。

而歐美已經有70%以上的奢侈品消費者是真正因為自己喜歡款式和認同某個設計師而購買。

黃薇深知,"想要改變消費習慣,需要改變社會價值觀,這需要時間。"同時她希望自己這樣的新人設計師,或是已經存在的舊品牌對自己的重新定義,會讓整個產業變得更健康。

不喜歡聚光燈、設計理念也不平易近人的黃薇,就是這樣在獨闖倫敦時尚圈。但是,不能否認這個作品登台倫敦時裝周一線大牌秀場、被嘎嘎小姐青睞的女生,還很成功。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