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中美兩大國真的凖備開戰了嗎?

遼寧艦 圖片版權 Xinhua News Agency
Image caption 中國遼寧艦航空母艦編隊在渤海空域實兵實彈演習

近日,英國的電視台播放了紀錄片《即將到來的對華戰爭》引起關注熱議。中美兩大國真會開戰嗎?

過去一年來,世界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局勢似乎被一系列"黑天鵝"事件攪得大亂。出乎很多西方輿論意料,特朗普"逆襲"當選美國總統,似乎標誌著2016年之亂趨於高潮。

特朗普尚未上台,世界媒體的聚焦中心已經轉向他的一舉一動,包括他的組閣人選,由此分析他未來政策走向。而他違反慣例和台灣領導人蔡英文通電話,以及隨後在社交媒體上發出涉及南中國海、人民幣等話題的帖子,更讓世界特別是中國網民關注。

《即將到來的對華戰爭》(The Coming War On China)在英國主流電視台上播放,不僅在英國觀眾討論,也讓萬里之外的中國網民熱議不已。

近日讓人關注的新聞還包括中國在南海島礁上部署"防禦導彈","遼寧"航空母艦編隊在渤海空域實兵實彈演習等。

過去一年來朝鮮核爆加導彈試射,"薩德"部署在韓國爭議不息,南海風雲備受聚焦,東亞安全局勢波譎雲詭。在地區爭議背後,中美兩大國是否能、或者說如何發揮各自力量來穩定局勢,還是讓地區和雙邊的爭議升級,使得一場國際外交博弈走向不可控?

熱議的紀錄片

居住在英國倫敦的記者和製片人、77歲高齡的約翰·皮爾格親自兼任出鏡、解說,試圖從宏大的歷史和全球的角度來看待今天亞太地區的安全形勢,拍攝出《即將到來的對華戰爭》一片。

該片從對美國外交軍事戰略批評的角度,指責"美帝"開發核武器的"陰暗歷史",包括即使在主張無核世界的奧巴馬政府時期,"仍投資千萬億美元加強核武庫和在亞太建設一系列包圍中國的軍事基地"。

皮爾格以強烈批評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的外交政策著名,認為這些國家的外交政策受到帝國主義驅使。在這部最新的片子裏,他也指責美國外交政策製造"中國威脅論",並警告核戰爭有可能在擦槍走火的形勢下爆發。片子以美國大選中發出"對華強硬"的特朗普上台結尾,擔憂未來的美中關係走向。

紀錄片指出,一旦核戰爭爆發,就不會有絶對的勝利者,光核污染就將導致氣候急劇變化,殃及全人類。

該片在英國播放後,有讚嘆,有批評,在影片的"主角之一"中國,也引發眾多網民熱議。點讚包括認為該片"揭露美帝真相","細思級恐","警醒國人,國雖安忘戰必危"。批評者認為,該片立論立場不正確,就是攻擊抹黑美國,比如在片頭雄壯激昂的美國國歌中可見的卻是亞洲人民飽受戰爭生靈塗炭的畫面,"這是偏見"。

歷史和現實的美中關係

紀錄片播放,以及後來皮爾格接受英國媒體採訪,也大量論及美國和中國關係現狀,包括中國在接受了改革開放後經濟騰飛崛起,中國已經是美國債務25%的持有方等等。雖然美國軍力是中國軍力的數倍,但中國也是核大國,也有致命的核打擊能力。

一部紀錄片很短,要概括中美關係的全貌和方方面面的確很難。

如果回顧看看過去中美外交關係的發展,人們會發現中美之間早在1949年中共上台執政前,美國政府一些官員和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們就建立了不少友誼聯繫,特別是美軍支援中國抗日戰爭的時期。不論是美軍駐延安小組,還是包括斯諾在內的美國記者,都實際上為後來尼克松和周恩來毛澤東開啟的美中關係正常化留下歷史伏筆。

然而,如同今天一國政治和外交政策可能受到國內保守政治影響一樣,中美兩國正常關係發展進程都分別受到了各自國內和國際政治鬥爭的扭曲,包括美國極右的麥卡錫主義,朝鮮戰爭和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所幸的是,70年代,高瞻遠矚的兩國領導人管控了分歧,恢復了溝通交往。

即便在建立外交關係後的多年裏,美中關係也是在外交博弈中逐漸走向成熟。但外交博弈不時帶來"擦槍走火"、掀動地區乃至全球安全的驚心動魄。

雙方利益

回顧中美外交史,人們發現,"美國總統在上台前和上台之初,迫於國內不同集團的種種利益",不僅做出對北京的強硬態度,還在一些中國方面認為是核心利益的問題上觸動中國的神經,不僅是領導人的,還有民眾的。

如果把一些摩擦等可以稱為領導人也許可以管控的外交博弈的話,包括90年代美國老布什政府對台軍售,克林頓政府被認為支持台獨、打破慣例在台灣總統大選前容許當時台灣最高領導人李登輝到訪美國等,那麼另一些突發軍事事件的後果難以逆料,包括1999年美軍戰機"誤炸"中國大使館,以及2001年中美軍機相撞事件等。

在後列事件中,似乎軍方的做法和政府政策脫節,中國政府的政策也難以被中國的民族主義民眾理解。當年美國導彈"誤炸"中國使館後,成千上萬憤怒的學生和民眾走上街頭甚至包圍美國使館。

今天,中國和美國的經濟乃至戰略利益密切相關,所以才有了G2的說法。但是一個關鍵問題是,在所謂"民粹主義"蔓延世界各國的今天,各國領導人如何說服對現狀不滿的民眾保持和服從理性的政策選擇呢?

習近平和特朗普通電話

美國大選結果公布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同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最早通電話的領導人之一。這一消息遠沒有後來發生的特朗普同台灣領導人通電話消息受到的關注度高。

據中國媒體報道說,"習主席表示,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中美需要合作和可以合作的事情很多。中方願與美方推進兩國關係發展,實現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更好造福兩國人民和其他各國人民。"

中國媒體的報道還說:"特朗普表示,中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擁有巨大潛力和光明未來,相信美中兩個偉大國家的關係會變得更好。這次通話是一個良好開端,為下一步中美關係發展發出十分積極的信號。"

也許,我們有一定理由樂觀地相信中美領導人都能認識到中美兩國的合作與協調對整個世界都至關重要,特別是世界經濟尚處在困難和不穩定之中。

不過,和樂觀者意見相左,歲末之際,很多悲觀者認為2016年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一年。這時候英國的一位歌星詹姆斯·布朗特(James Blunt)發了一條推特帖子說:"假如你認為2016年太糟糕的話,(等著),我將在2017年推出新的專輯。"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