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特朗普將塑造更「內向」的美國

trump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人們注意到,美國新總統特朗普在整個就職典禮儀式上表情凝重

1月20日,特朗普在抗議聲中冒雨發表了或許是美國有史以來最具個人特色的總統就職演說:否定前任,展望明天。

這場據稱特朗普親自撰寫的就職演說,雖然充滿其一貫的誇張風格,但與競選時期的言行相比,還是收斂了不少。這表明上任後,特朗普的內政外交會和競選期間的言論相分離。儘管如此,演說全文仍充滿挑釁的意味和雄心勃勃的夢想。恐怕在未來相當長一段時期內,特朗普本人會進入學習從政的時間,而國際社會也會努力適應其我行我素的風格。

演說中,特朗普對前任採取了全盤否認的態度,這讓在場的前總統奧巴馬、布什和克林頓面色難堪。這也意味著,未來一段時間,美國的內政外交真的進入了新的調整期,變化在所難免。

整體而言,特朗普的就職演說秉承其競選期間的核心觀點,即實現美國夢,重振美國雄風。這也可以視為其未來對內對外政策的指導思想。

入主白宮後,特朗普會不斷釋放出其內政和外交政策,但從以下兩個方面我們可以看出其政策的基本走向。

首先,要看他的執政團隊。從特朗普的團隊來分析,他的上台,代表著華爾街的大佬們由過去的幕後操縱者搖身走向前台。而其代表的另一部份勢力是地方退下來的將軍們,代表軍工復合體利益。這是美國政治發展的必然結果。美國民眾顯然已經厭倦了精英政治的惡鬥,拋棄了他們。華爾街大佬和軍工復合體代表則"從幕後走向前台",他們則要真刀真槍地打拼一番,這是美國歷史上極為少見的狀況。

因此,從特朗普的團隊來看,他將以經商的思維來滿足軍工復合體和華爾街的利益。

其次,還要看特朗普的執政理念。特朗普似乎是想把美國當成公司來運作,從公開招聘4000名公務人員,到把自己的女婿提拔成白宮高級顧問。在內政和外交方面,都採取交易思維模式,認為所有事物都可以討價還價,包括中國台灣、包括"一中"政策,在他看來都可以作籌碼。這種"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將帶來很多不確定性。這也意味著,過去用傳統政治老套路的思維模式來思考國際問題的做法,或被拋棄。

目前來看,特朗普在就職演說中提出了一些著力於內政方面的問題,包括美國國內就業,基礎設施建設,還有社會統一。可以看出,這些都將是他未來著力發展的方面。

此外,特朗普提出了對美國社會、政治的改革意願,提出了劫富濟貧的計劃,希望能夠保證社會公正。這是他政治上的訴求。

經濟方面,他則提出了一些倡議,包括基礎設施建設,鼓勵美國百姓買國貨,還提出把流失到國外的就業機會找回來。這些都與他此前透露出的"保護主義"相對應。

特朗普的對內政策始終扣著一個核心,那就是美國崛起,美國第一。同時,這也意味著更加"內向"的對外政策。

此前,我曾預測,美國可能回歸新一輪傳統中立,嘗試用這種方式從當前的政治經濟困境中振興。目前來看,正是如此。以美國為核心,美國第一,將是特朗普的未來外交政策的指導思想。

比如,貿易上,特朗普反對全球化,這是一個不同於以往的顯著變化。因為特朗普明白,在多邊的貿易場合中,美國顯示不出自己的優勢地位,所以他拋棄全球主義的多邊貿易合作,選擇雙邊貿易。因為,不管是對中國,還是對其它國家,在雙邊貿易過程中,美國永遠是老大,永遠處在佔上風的地位。

軍事上,特朗普的指導思想是,要讓美國強大到足以令全人類都感到敬畏。奧巴馬時期,美國似乎喪失了其它國家的敬畏。所以特朗普上任後,首先要立威。因此,除了加強陸海空力量,特朗普還會加強核力量。

特朗普之所以選擇更加"內向"的內外政策,是國內外因素使然。競選中,特朗普反覆強調他的政策是"美國優先"。我們能感覺到,"美國優先"的某些含義根植於國家當前的現實。

首先,2016年大選只是美國社會的迴音。共和、民主兩大主要政黨之間的極端爭斗徹底摧毀了政治生活中權力分享的基礎。2010年國會通過醫療法案後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行動。現在對特朗普來說,頭號工作就是團結本黨,充分利用共和黨在國會中的多數地位,使華盛頓的政治生活發生變化。

其次,美國經濟的復蘇也要求特朗普政府把國內產業和金融部門的發展放在優先位置。挑戰在於特朗普如何處理國內經濟政策。他將延續美國中立的歷史,繼續放棄對地區事務特別是亞太、中東和歐洲衝突的干預。同時,為助益國內發展,特朗普將加強與各國的貿易談判,但這位新總統會提升與中國和其他一些國家的貿易門檻,包括使用關稅、訴訟、匯率政策甚至國際機制來促進他眼裏的美國利益。

第三,特朗普的當選也會對國際關係產生重大影響。新政府可能軟化針對主要大國的立場。眾所周知,國際社會的穩定始終依賴大國關係的穩定。奧巴馬任內,美國採取了同時與兩個主要大國交惡的外交政策。根據去年發表的國家軍事戰略報告,美國將俄羅斯、中國、朝鮮、伊朗和恐怖主義列為美國的五大挑戰。不過特朗普自己肯定會緩和與俄羅斯和普京總統的關係。

在等待特朗普拿出明確的外交政策期間,我們不妨看看美國的中立歷史。國家弱的時候,美國會克制,避免捲入世界事務。今天情況已然不同,特朗普的中立也會有其特色,從而有別於以往的中立。隨著特朗普收縮美國對國際事務的介入,以及美國變得更加內向,他尋求貿易優勢時會引發與別國更多的貿易戰,並影響世界貿易秩序。美國可能回歸新一輪傳統中立,嘗試用這種方式從當前的政治經濟困境中振興。

就職典禮上,特朗普總統一直難有笑容,他當然知道他所面臨的挑戰。我們可以看到,他的理想很豐滿,但是美國的現實和國際現實卻非常骨感。他接手的是一個負債累累、政治嚴重分裂、族群嚴重對立的國家,對於一個沒有從政經驗和公共服務閲歷的特朗普來說,他許下的諸多諾言能實現多少還需要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與觀點。如果您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意見,歡迎使用下表與我們聯繫: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