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部落「捉蛇人」到美國幫忙捕捉巨蟒

馬西‧薩戴安和瓦迪韋爾‧戈帕爾目前已在美國抓了27條蛇。 圖片版權 Jeremy Dixon, USFWS
Image caption 馬西‧薩戴安和瓦迪韋爾‧戈帕爾目前已在美國抓了27條蛇。

每天早上,兩名來自印度部落、身穿恤衫及長褲的男子,會從他們位於佛羅里達南部的住所離開,進到佛羅里達大沼澤地國家公園去捕捉世界上最大的蛇。

馬西‧薩戴安(Masi Sadaiyan)和瓦迪韋爾‧戈帕爾(Vadivel Gopal)是曾經以遊牧為生的部落民族伊魯拉(Irula)族人。他們帶著鐵撬和大砍刀、身穿長袖外套、帶著棒球帽,一路披荊斬棘進入世界上最大的副熱帶叢林獵捕緬甸蟒。

這些可能是脫逃或是曾為寵物但被棄養的緬甸蟒並不是原生物種,牠們對大沼澤地國家公園裏的小型哺乳動物來說是一大威脅。牠們也吃鳥、短吻鱷和鹿。2005年,一隻在國家公園內的緬甸蟒嘗試吞下一隻短吻鱷結果身體被撐爆,兩隻動物都因此死亡。

自從緬甸蟒20多年前出現在佛羅里達野外以來,當局就一直在沼澤地捕捉這種行蹤神秘的蛇,但成效有限。

捕捉緬甸蟒

當局會在交配季節時,使用被稱為「猶大蛇」的蟒蛇來尋找其他蟒蛇,或是要求飼主交回寵物蛇、使用毒餌、甚至是提供獎金給捕獲蛇的人。

去年,大約1000名獵人參加了為期一個月的捕捉緬甸蟒競賽以除去這個入侵濕地的物種,有106隻緬甸蟒被抓獲。

相較之下,在過去四個星期以來,這兩名50多歲來自印度部落的男子,已經抓到了27隻緬甸蟒,包括一隻被遺棄在大島礁導彈基地裏的一隻長5公尺的雌蟒。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緬甸蟒原產於印度、中國南部、東南亞。通常能長到3公尺長,有些甚至長5公尺。現在對佛羅里達大沼澤地國家公園的生物多樣性造成危害。

「馬西和瓦迪韋爾的補蛇成效驚人。他們專精看出蛇是否出現、出現在何處、並且捕捉到牠們。」帶領蟒蛇研究團隊的佛羅里達大學生物學家弗蘭克‧馬佐蒂(Frank Mazzotti)說。

「他們甚至可以看到被樹葉蓋住的蟒蛇,他們只需要看到蛇移動瞬間閃出的光就可以撲上去,我們剩下的人常常還在找尋蛇在哪裏,下一秒鐘就看到他們捉住蛇了。」

捕蛇技術

《邁阿密先驅報》讚揚伊魯拉族人的捕蛇技術。爬蟲學家羅姆‧惠特克(Rom Whitaker)形容他們是「世界上最好的捕蛇家」。報紙的報道指出伊魯拉族人擁有「神秘的」追蹤蛇的技巧。

「他們緩慢前進,比起專注在道路、堤防這一類蛇常出沒曬太陽的地方,他們反而是直接往從林深處找去。伊魯拉族人相信堤防旁的巨石和茂密草堆中更容易發現蛇。」

「當行動變慢時,大家必須停下來,蹲下唱一個快速的祈禱歌──通常是關於蟒蛇或天氣的古老禱詞,並且要搭配用葉子卷成的香煙。」

圖片版權 Ed Metzger, University of Florida
Image caption 目前他們在美國抓到最大的蛇是在導彈基地發現的雌蟒,長達五公尺。

作家及電影製片人姚納基‧列寧(Janaki Lenin)隨行紀錄這兩名捕蛇人的工作情況,她呈現出在大島礁捕獲雌蟒的精彩場面,這兩人砍斷阻住導彈基地的樹根、撬開門、進到內部、戳一下蛇,再穿過混凝土通道把這條75公斤重的蛇拖出來。

根據列寧的描述,另一次是一隻長八呎的蟒蛇,當馬西抓住牠的尾巴時,牠「掙扎並且把腸子裏的東西都噴到馬西身上」,當馬西終於把蛇裝進袋子裏,那些對此感到印象深刻的美國人一邊笑著,一邊捏著鼻子描述蛇的糞便有多臭。

馬西說他不介意,「要被蛇的糞便包圍你才能抓到蛇。」

捉蛇工作

在過去的一個月,這兩名男子環遊世界去捉蛇,他們住在一名爬蟲類愛好者的家中。他們在佛羅里達兩個月的工作是由佛羅里達州魚類與野生動物保護委員會出資,花費大約7萬美元安排住宿及兩名翻譯。

在吃完燕麥早餐後,他們被載去工作,有時候會在晚上出發。一開始他們吃特立尼達式(又譯千里達)的印度菜,但他們後來也嘗試了熱狗和漢堡,並且收看美式足球。

「他們目前所說的只有他們喜歡待在美國、想要捕捉更多蟒蛇,」列寧說。

馬西和瓦迪韋爾來自古老的部落,已經成為旅行全球的捕蛇能手。去年八月,他們到泰國幫助研究員設置電波傳輸器,最後抓到了兩隻眼鏡王蛇。

在印度,這兩人是一間成立28年、目前蓬勃發展的合作社的成員。他們靠著抓蛇並萃取蛇的毒液賺錢。印度有50種毒蛇,一年有4.6萬人被蛇咬死,佔世界上被蛇咬死人數的一半。

圖片版權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伊魯拉人持有政府執照,每年可捕8300隻蛇。
圖片版權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合作社有370名成員,包括122名女性
圖片版權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一條蛇一個月會被抽取毒液四次。
圖片版權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合作社的農場內有超過850條毒蛇。

伊魯拉族人在過去以獵捕蛇和蜥蜴以取得牠們的皮,直到1972年這類皮交易禁止。十多年後,他們在靠近清奈南部的城市成立合作社,轉變成捕捉毒蛇──主要是眼鏡蛇、印度環蛇、蝰蛇──萃取並販售牠們的毒液。這些毒液目前被賣到七個製作印度大部分抗蛇毒血清的實驗室。

毒蛇與毒液

去年該合作社包括122名女性在內的370名成員,賣出了價值3千萬盧比(約44.6萬美元)的毒液。1982年時則只有將近6000盧比。他們用有政府發的執照,一年可以抓8300隻蛇。每只蛇會在一個月內被萃取四次毒液後野放。但他們要求政府准許他們抓比現在多三倍的蛇。

一公克的眼睛蛇毒液現在可以賣到2.3萬盧比,比1983年的價格高出近八倍。伊魯拉捕蛇人一個月賺大概8000盧比,還不包括醫療補助及退休金。

圖片版權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去年合作社賣出了價值3千萬盧比(約44.6萬美元)的毒液。
圖片版權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蛇被裝在土罐裏,填滿沙並以布覆蓋。
圖片版權 Hari Adivarekar
Image caption 一名伊魯拉捕蛇人因為被眼鏡蛇咬而失去手指。

「我們是文盲、是窮人,我們沒有自己的土地,是蛇救了我們的生活。」一名伊魯拉人K‧拉維(K Ravi)說。但大多數伊魯拉人說他們希望自己的子女搬到大城市並從事「辦公室的工作」。一名伊魯拉女孩是合作社成員父母養育出的第一個大學畢業生,她正在受訓成為護士。

這個部落有11.6萬人,目前還不清楚捕蛇人是否會在這一世代之後消失。對很多人來說,這標誌著狩獵傳統的消逝。

「他們比我所知道的其他捕蛇人出色許多,」弗蘭克‧馬佐蒂說。

「想想板球比賽業餘選手和專業人士的區別在哪裏?伊魯拉人就是專業人士。」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