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穆斯林問題 特朗普團隊說過什麼

三名穆斯林女性抗議特朗普的移民禁令。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三名穆斯林女性抗議特朗普的移民禁令。

特朗普認為伊斯蘭主義是一種宗教嗎?

特朗普的副助理塞巴斯蒂安•戈克(Sebastian Gorka)上周在一次廣播採訪中被直接問到這一問題,但他的回答卻沒有這麼直接。

"這次討論的主題不是關於伊斯蘭主義是否是一種宗教,"他回答道,"討論的對象是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我們應該承認和面對這一威脅,而不是像奧巴馬政府那樣遮遮掩掩。"

宗教問題?

"你應該把這個問題提給他(特朗普),"戈克繼續說,"但我認為,這對於他在過去18個月裏曾經表達過的觀點是一種誤讀。"

然而正像最接近特朗普的顧問那樣,新總統在過去一年半時間裏的有關言論讓人越看越複雜。

特朗普反覆警告來自"極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威脅——這是他用來斥責前總統奧巴馬的一種方式,奧巴馬當政期間拒絶使用這一提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特朗普把奧巴馬和希拉里稱作所謂"伊斯蘭國"的"創始人"。他還公開和在伊拉克戰爭中陣亡的美國穆斯林士兵家屬發生爭執。他甚至還發佈了穆斯林進入美國的臨時禁令,並將已經在美國生活居住的穆斯林列入"觀察名單"。

批評者稱,這些政策和行為揭露了深藏於特朗普心中的反穆斯林情結。

底特律大學教授拜敦(Khaled Baydoun)在一篇文章中說,"2016年的美國大選自始至終顯示,伊斯蘭恐懼症依然存在,這種症結和以前一樣。讓伊斯蘭國家擔當替罪羊、貶低穆斯林不僅僅是一個競選中發出的信號,對特朗普來說是一種取勝的戰略。"

而特朗普的言論有時飄忽不定。

2016年3月,他說,"我認為伊斯蘭民族仇恨我們。"

但在其它時候,他的語調又顯得溫和,他試圖把16億信仰伊斯蘭教的人和一小撮來自穆斯林群體中的"危險的壞分子"區分開來。

2015年9月,他說,"我熱愛穆斯林,他們是一個偉大的族群。"

如果說總統團隊成員的觀點反映了坐在白宮橢圓辦公室裏那個人的想法,那麼特朗普和他的顧問們發表自相矛盾的觀點也就沒有什麼奇怪了。

對抗主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福林和班農在白宮橢圓辦公室。

特朗普陣營中的一部分人極力支持他最極端的反穆斯林言論。

這群人中包括國家安全顧問福林(Michael Flynn)、高級顧問斯蒂芬•班農(Stephen Bannon)以及司法部長提名人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

福林把伊斯蘭主義稱為一種"政治理念",並稱它"隱藏在宗教外表的背後"——這也是本文開頭戈克遭遇拷問一事的原因。

福林把這一宗教比作"惡性腫瘤",並在推特上說,對穆斯林的恐懼是"合理的"。

曾經主持過一家民族主義新聞網站的班農則把穆斯林稱作"世界上最極端的宗教",並警告說,信奉穆斯林的人群正在美國建立"第五縱隊"。

被認為是特朗普移民政策設計者的塞申斯語調相對溫和。

"這是一種有毒的意識形態,希望只是存在於一小部分穆斯林人群中。當然大多數穆斯林都不會支持暴力和極端行為,"他說,"我們需要一種更好的方法來進行分辨。"

實用主義

白宮裏也有一些相對冷靜的人。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曾為美國的伊斯蘭盟友辯護,稱伊斯蘭聖戰分子(Jihadist)披著虛假的宗教外衣。

和副總統邁克爾•彭斯(Michael Pence)一樣,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前,馬蒂斯對穆斯林移民禁令持批評態度,稱這會"立即導致嚴重危害,並衝擊現有國際體系"。

在提名聽證會上他提到,自己稱和美國穆斯林士兵併肩作戰。

白宮幕僚長蒲博思(Reince Priebus)也曾經說過,不應該實行穆斯林登記註冊制度。

"這種信仰裏可能存在一些問題,但並不代表整體。" 蒲博思說。

歷任總統說過什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小布什曾說伊斯蘭是一種信奉和平的宗教。

特朗普上台後掀起的穆斯林問題討論不僅僅限於學術層面,法律層面上,已有案件挑戰新總統暫停接收7個穆斯林國家移民及難民命令的合法性。特朗普的反對者稱,這些好戰的言論和反對穆斯林的政策涉嫌違憲。

兩位前總統在對待伊斯蘭信仰問題上採取了不同的做法。

911事件發生後不久,布什總統說,"恐怖主義並不是伊斯蘭信仰。伊斯蘭主義信奉和平。"

但他隨後發動了入侵穆斯林國家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爭。

奧巴馬總統也發表過類似的講話,他表示,"99.9%的穆斯林和我們一樣追求秩序、和平和繁榮。把我們和他們團結在一起非常重要。"

但在2016年,他下令向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也門、索馬里以及巴基斯坦這些穆斯林國家扔下了26000枚炸彈。

特朗普沒有像前任那樣精心包裝自己的言論。 他和他的顧問們說過的話讓他的行動顯得豐富多彩。

移民禁令引發的憤怒反應就是一種證明——而且這不會是最後一次。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