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大餡餅!瑞典6小時工作制利弊

瑞典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一天6小時工作制在瑞典不是新概念,多年前北方城市基律納(Kiruna)90年代開始曾進行過長達16年的縮短工作時間試驗,最終因為缺乏原始數據資料和評判標凖,以及政治原因被迫放棄。

BBC商業事務記者瑪蒂·薩瓦奇在瑞典走訪,看看一天6小時工作制的試驗的利弊到底如何衡量。

瑞典進行了為期兩年的一天6小時工作制的實驗,參加者一天只需工作6小時但原來的8小時全額工資不減。

真是天上掉餡餅了?!

26歲的助理護士艾米莉·特蘭德爾在哥德堡市(Gothenburg)一個養老院做護理工作。

說到這個試驗項目去年底結束,她重新回到一天8小時工作制時,她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她說:"在6小時工作制試驗期間,我們所有的員工工作積極性都更高,每個人都更快樂。現在我比以前任何時候都累。"她能回家燒飯、照顧4歲的女兒的時間更少了。

特蘭德爾女士是參加試驗的這個養老院的70名護士之一。瑞典在一系列工作單位進行了6小時工作制試驗,從剛起步的小公司到養老院。

圖片版權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瑞典哥德堡市進行了為期兩年的一天6小時工作制的實驗,很多其它城市也將進行類似項目。

生產力提高

6小時工作制在瑞典並不是新概念,多年前北方城市基律納(Kiruna)曾進行過長達16年的縮短工作時間試驗,最終因為缺乏數據資料和政治原因被迫放棄。

10年前,瑞典西部的一個豐田汽車保養中心開始縮短工人工作時間試驗,結果這個中心的贏利反而迅速上升。從此以後,瑞典人開始接受縮短工作時間的概念。

瑞典也面臨老齡化社會,養老院工作越來越多,不得不招更多的護士。6小時工作制試驗的目的也包括測試養老護理行業人員的健康福利狀況。

6小時工作制試驗的獨立調研人員也獲得研究資金,來研究同樣類型養老院8小時工作制下員工的情況。

最後正式報告即將發佈。從數據上看,對6小時工作制的理由是很支持的。

在試驗進行的前一年半裏,工作時間縮短的員工減少請病假,精神狀態更好,她們為受護理的老人提供的服務活動增加了85%,顯示生產力大幅提高,有關活動包括陪病人散步,組織老人唱歌。

但這一試驗項目也受到尖銳批評,很多方面稱項目開支超出了收益。

"開支昂貴"

Image caption 阿米克·格雷瓦爾以前在倫敦從事金融工作,經常加班加點,後來移居瑞典。

中右派的反對者在哥德堡市議會提出議案,要在去年5月提前終止試驗。他們批評說,不能再繼續把納稅人的錢投入這個經濟上不可持續的項目。

結果市議會經過激烈辯論,最終還是繼續試驗項目,但市政府最後為這一試驗投入了1200萬瑞典克朗(大約110萬英鎊或者約130萬美元)的代價。

哥德堡市議會裏的左派議員丹尼爾·伯恩馬負責管理該市的老年人護理事務。他說:"我們能在全市實行這種試驗嗎?答案是否定的,因為開支太昂貴。"

但伯恩馬爭論說,這個試驗項目"從很多角度來說是成功的",因為它為該市養老院增加了17名護理人員的工作崗位,減少了病假開支,並讓全瑞典、歐洲乃至全世界的人們對工作文化傳統進行辯論和反思。

阿米克·格雷瓦爾以前在倫敦從事金融工作,經常加班加點,移居瑞典後,他感覺瑞典縮短工作時間的利遠大於弊。

Image caption 格雷瓦爾認為瑞典的工作方式更為有益,對工作來說也是利大於弊。

政界和民眾支持未來更多試驗

雖然瑞典政界也都早已開始廣泛討論工作和生活平衡的問題,但該國近期不太可能改變一周40小時(每天8小時)的工作制。

瑞典的左派政黨是唯一支持縮短工作時間的議會政黨,上次瑞典大選他們只得到6%的選民支持。

然而,很多瑞典的市政已經開始學哥德堡的樣,在當地資助一些單位進行類似試驗,特別是那些員工請病假多和工作繁重的工作,包括社會工作者和醫院護士。

瑞典謝萊夫特奧市從下個月開始為期18個月的6小時工作制試驗。

很多私營企業也對這一試驗項目表示感興趣,包括廣告業、諮詢業,電訊業和技術科研公司。

反對意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雖然瑞典政界也都早已開始廣泛討論工作和生活平衡的問題,但該國近期不太可能改變一周40小時(每天8小時)的工作制。

但也有些公司很快放棄這種想法。有科研公司的員工反對這一工作制表示,原來需要8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在6小時工作制下難以完成,工作壓力不減反升。

剛剛從斯德哥爾摩大學焦慮緊張精神問題研究所取得博士學位的阿拉姆·塞迪格說,"我認為6小時工作制對有些機構最有效,比如說醫院,你幹完活就回家了。"

"但對於一些工作和私人生活界限並不明確的機構來說,這個工作制就沒有那麼有效。因為員工上班完不成的,可能就要帶回家繼續做。"

靈活的工作時間

圖片版權 Thinkstock
Image caption 哥德堡的養老院項目的主要研究人員本格·洛倫宗認為,6小時工作制的概念並不符合瑞典很多商業推崇的靈活工作時間文化。

哥德堡的養老院項目的主要研究人員本格·洛倫宗認為,6小時工作制的概念並不符合瑞典很多商業推崇的靈活工作時間文化。

他說:"很多像諮詢公司這樣的辦公室早就實行了靈活的工作時間。經理們沒必要在同一時間要求所有員工都坐到辦公室裏來,他們需要的是結果,要的是員工出成績。"

"和護理助理人員不一樣,這些人不能在上班的時候去看病或者去做美容。"

"所以我認為不應該討論是否需要縮短工作時間。首要的問題應該是:我們能否讓工作環境更好?可能因人而異。這可能與工作時間有關,也可能和其它很多方面有關。"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