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上訴法院拒絶恢復特朗普的移民禁令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國聯邦上訴法院拒絶了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恢復其移民禁令的要求。

美國聯邦上訴法院拒絶了特朗普政府提出的恢復其移民禁令的要求。

美國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宣佈,它不會阻撓下級法院作出的暫停執行移民禁令的裁決。

但在上訴法院的裁決公布後,特朗普在推特上憤怒地發文回應稱,美國國家安全危在旦夕,必須對該裁決提出法律挑戰。

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三位法官在一致作出的裁決中說,特朗普政府沒有證明恐怖威脅是實實在在的證據。

這項裁決意味著來自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索馬里、蘇丹、敘利亞和也門持簽證人士可以繼續入境美國。

曾受臨時禁令影響的來自世界各地的難民,也不會在入境時受阻。


圖片版權 Twitter
Image caption 在上訴法院的裁決公布後,特朗普在推特上憤怒地發文回應稱,美國國家安全危在旦夕,必須對該裁決提出法律挑戰。

目前看來,特朗普政府可能將此案上訴至聯邦最高法院。

三名上訴法官說了些什麼?

三位上訴法官拒絶了美國司法部代表美國政府提出的論據,即總統有權自行決定移民政策。

法院還說,"沒有證據顯示,任何來自禁令涉及國家的外國人"在美國發動過恐怖襲擊。

他們說,雙方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論點,但法案剝奪了抵達美國的外國人"憲法"所賦予的權利。

有何反應?

特朗普首先通過推特發文表示反對,然後發表聲明,稱裁決是一個政治決定。

代表白宮向上訴法院提出申訴的美國司法部在一份聲明中說,正"審視該裁決並考慮如何回應"。

對移民禁令提出起訴的民主黨籍華盛頓州總檢察長鮑勃·弗格森說,對該州來講,這完全是個勝利。

紐約市長比爾·德布拉西奧說:"在美國最安全的大城市紐約,我們將永遠保護我們的鄰居,無論他們來自何處,何時到達這裏,這些都是我們的價值觀"。


分析:這一切意味著什麼? ——BBC駐北美記者安東尼·祖切爾(Anthony Zurcher)

唐納德·特朗普的律師團隊並未據理力爭。事實上,根據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法官的判斷,他們甚至並未真的據理力爭。政府沒有解釋為何需要實施臨時移民禁令,而是說,總統在移民事務上的權限是如此徹底,以至於他不必解釋為何有必要實施該禁令。

法院裁決顯示,政府無法說明為何特朗普的移民禁令解決了緊迫的國家安全威脅問題,而暫停執行會使情況惡化。另外一方面,對移民禁令提出法律挑戰一方的律師令法官相信,目前重新執行移民禁令將進一步造成混亂,不論其移民身份如何,這將侵犯在美國國土人士的相應權益。

由於三名法官之一是共和黨任命的,為了避免被指有黨派偏見,三位法官發表了一致但未經簽署的裁決意見。

裁決公布後,特朗普在推特上發佈了大寫的"法院見",但這會是哪個法院呢?

向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訴似乎是可行的。但特朗普總統最好的選擇可能是先在下級法院挑戰,直到他提名的尼爾·戈薩奇加入最高法院,成為多數的保守派大法官。


事情經過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特朗普上任第一周快結束時發佈了一項移民禁令,導致許多人無法入境美國,事件引發了抗議和混亂。

特朗普上任第一周快結束時發佈了一項移民禁令,導致許多人無法入境美國,事件引發了抗議和混亂。

一周之後,華盛頓州和明尼蘇達州對移民禁令提出起訴,西雅圖一名聯邦法官發佈了臨時限制令,暫停了禁令的執行。

美國總司法部向舊金山的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提出上訴,法院在本周舉行了聽證。

代表美國政府的律師認為,禁令是總統權限下的"合法行動"。

但華盛頓和明尼蘇達兩個州認為,禁令傷害了他們所在州的大學,並且歧視穆斯林。

上訴法官僅就是否恢復移民禁令進行了裁決,而非對其憲法性或法律依據作出裁決。

西雅圖的下級法院仍必須對其優點進行辯論,與此同時,移民禁令還將在全國面臨其他法律挑戰。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