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將簡化入籍條件 移民第三代自動「轉正」

  • 2017年 2月 12日
Woman in burka on poster warning against the reforms
Image caption 反對陣營在宣傳海報上暗指放寬公民條件會令瑞士「伊斯蘭化」。

瑞士就放寬公民條件舉行的全民投票初步結果顯示,支持放寬條件的佔多數。

根據公投的初步結果推算,59%的選民投贊成票。放寬公民條件後,瑞士的移民第三代將更容易入籍。

入籍瑞士有嚴格規定,即使在該國出生,不代表會成為瑞士公民。

周日(2月12日)舉行的公投決定是否放寬入籍條件,讓在該地出生的移民第三代自動成為瑞士公民。 過去三十年,瑞士已三次嘗試放寬入籍規定,但全數失敗。今次投票前的民調顯示,正反雙方支持度相約,大城市普遍贊成,鄉郊地區則反對人士較多。

反對者擔心「伊斯蘭化」

移居瑞士的人,需要至少居留12年,在同一個當地社區生活至少兩年,再支付數千元瑞士法郎(數萬元人民幣)去接受測試和政府面試,才可以成為瑞士公民。

支持放寬公民條件的人認為,要求在瑞士土生土長的第三代人付費和面試去成為公民,是多餘和昂貴的程序。

反對者則憂慮放寬公民條件會令公民人數急增,甚至會令國家「伊斯蘭化」。

簡化入籍條件後,意味著在瑞士出生的人,需要從其祖父母或外公外婆那一代已定居瑞士,三代人都是瑞士永久居民,才能自動成為公民,估計涉及約25000人。

右翼的瑞士人民黨反對放寬公民條件,指責這是容許所有移民均能入籍的第一步,不論這些人在瑞士居留多久。

瑞士人口的四分一屬移民。在移民第三代當中,超過一半源自意大利,另外較大的移民社群來自巴爾幹地區和土耳其。

Image caption 瓦尼婭(Vanja,左)和瓦尼亞(Vania,右)皆在瑞士出世,瓦尼婭是可以投票的瑞士公民,瓦尼亞雖然土生土長,但並非瑞士公民。

望國家「承認」

瓦尼婭(Vanja)和瓦尼亞(Vania)皆在瑞士出世,在瑞士讀書和長大,在普通人眼中,她們都是瑞士人,但其實她們有許大的分別:瓦尼婭是可以投票的瑞士公民,瓦尼亞雖然土生土長,但並非瑞士公民。

瓦尼亞的父母及祖父母皆在瑞士居住和工作多年,但仍然是意大利籍。現年23歲的瓦尼亞無法自動獲得瑞士公民身分。

她符合資格申請成為公民,但她不願意去付錢「購買」公民資格。而她需要在同一個社區逗留兩年,其間只要換工作、搬家便會有所影響。

若果公投通過放寬公民條件,她便會自動成為公民。瓦尼亞說很希望政府會承認她是屬於瑞士的。

正反雙方勢均力敵

目前瑞士當局在審批公民身份過程中擁有最終決定權,在面試中可能會問到申請人一些本地奶酪以及山脈的名稱、或是有關滑雪的技能,有時亦會就是否發生過鄰里糾紛諮詢申請人的鄰居。

贊成放寬入籍條件的陣營表示,有關公投是針對目前太過嚴格的審批程序,亦是對三代人皆在瑞士的家庭「一個侮辱」。

但並非所有公民都認為申請入籍瑞士的門檻過高。

來自英國的克里斯‧塔特索爾(Chris Tattersall)在瑞士居住滿12年便申請成為公民,回答一系到當地政治、所住村落、社交圈子和為何想成為瑞士人等問題。他認為有心入籍的人會覺得申請過程很簡單,「除非你得罪了你的鄰居。」他說。

反對陣營憂慮一旦放寬規定,將令數以千計無法融入瑞士的人在無審查下成為公民,亦鋪路讓其他目前在當地長居的非瑞士公民申請入籍。

有宣傳海報上印有穿著罩袍的女性,暗指會令瑞士「伊斯蘭化」,而在瑞士很少見到穿著罩袍的女性。

右翼瑞士人民黨領袖克勞迪奧‧扎內蒂(Claudio Zanetti)質疑,為何這些三代移民不及早嘗試申請公民資格。

誰賦予公民身份

全球各個國家及地區,一般會依從血統(jus sanguinis)或是出生地(jus soli)作為原則,來決定是否賦予該人公民身分或國籍。

以美國為例,如果父母皆為美國公民,兒女無論在哪一個地方出世,也會自動成為美國公民。

在美國出世,無論父母是否美國公民,都會自動成為美國公民(外交人員、或外國入侵武裝力量成員在美國誕下的兒女除外)。

由於得到美國公民身份,福利和保障大大不同,「赴美生子」近年成為不少中國孕婦的目標。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