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水壩危機:世界築壩熱的興與衰

  • 2017年 2月 14日
庫區俯瞰 圖片版權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Image caption 奧羅維爾湖下游18萬民眾被疏散。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北部奧羅維爾(Oroville Dam)大壩洩洪道出現決口,瀕臨崩塌,當地政府緊急疏散下游費瑟河谷地區近20萬居民,工程技術人員搶修加固洩洪道。經過洩洪疏導,周一水庫水位降到安全水平,險情得到緩解。但今後幾天當地可能出現暴雨,加上積雪融化順流而下,構成新的挑戰。

位於費瑟河(Feather River)上的奧羅維爾高約230米,是美國最高大壩,比著名的胡佛大壩高12米,建於1962-68年,水庫蓄水量44億立方米。當地經過長期乾旱後,遭遇雨雪異常豐沛的冬季,上周水庫水位一度超過警戒線,大壩邊上的緊急洩洪道所在山體出現侵蝕缺口,主洩洪道水泥內壁也部分剝落。

參與搶修的工程人員說,大壩本身目前來看安全無恙。

但奧羅維爾大壩危機凸現了加州,乃至美國各地陳舊的水利基礎設施的安全隱患。

大壩:築與拆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奧羅維爾水壩是美國最高的水壩,約230米。

奧羅維爾大壩修建時,美國各地興起於20世紀初的築壩熱潮仍未消減。近三、四十年,圍繞水壩,尤其是大型水壩的利弊展開了激烈辯論。理論上講,水壩可以用來控制洪水、提供農田和城市用水、發電、休閒娛樂等經濟效益,但也有諸多副作用,比如改變上下游生態環境、阻塞魚道等。

在《複得返自然:美國建壩進程逆轉》一文(原載《地球島嶼雜誌》)中,美國麻薩諸塞州的"地球島嶼"研究所生態系統負責人阿爾迪托說,美國幾乎所有河流上都築著壩,這是個發展階段,多數國家都遲早會經歷這樣的階段。

加州部分地區降雨稀少,甚至整個夏季滴水不見,水庫和灌溉系統是農業的命脈。美國陸軍工兵部隊的數據顯示,州內總共有1585座大小不一的水壩,分別隸屬聯邦政府、州政府、地方政府、私營企業和公共事業公司,其中1140座建於1970年之前,52座建於2000年之後。這些水壩中有半數被視為"潛在高危",一旦出問題會導致人員死亡,奧羅維爾水壩就在其列。

美國全國而言,高度超過1.83米的水壩將近80000座,規模較小的還有數千座。其中4000多座大壩有坍塌危險,還有一些則跟現行法律有關魚道的規定。它們曾經輝煌、不可或缺,但一些壩已經失去了原來的作用,而維護費用則越來越高。拆壩的呼聲也越來越高。目的包括:恢復魚類自然繁衍生態環境、恢復自然沉積過程和營養物質流動、減少安全隱患。

據環保組織"美國河流"統計,過去20多年裏美國各地拆除了約800座大壩,其中65座是2012年拆的。

"美國故事"翻版

中國版的築壩熱可以從環保組織"國際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提供的一組數字裏窺得一斑:中國大壩總數超過87000座,其中40000座有決口危險。大型水壩超過25000座,佔全球總數一半。

中國的築壩熱可以追溯到1940年代。1944年,蔣介石國民黨政府邀請美國墾務局高級工程師薩維奇到中國勘察設計"揚子江三峽工程"。2012年,三峽大壩竣工。

這期間,中國社會歷經戰亂和政權轉換,大躍進、反右、文革、改革開放,築壩的目的從上個世紀50、60年代的防洪灌溉,變成主要為了水力發電。

美國作家珀林·洛斯(Perlin Ross)曾在影評"電影《大壩的詛咒一文中寫道:中國大壩發展史是一個典型的美國故事。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三峽水庫的設想可以追溯到1944年。

他認為,中美兩國修建大壩的背景十分不同,但進程驚人相似;"就像當時薩維奇在中國和其他國家傳播這股(建壩)熱潮一樣,如今中國投資者和專家們在全球74個國家興建大壩"。

改變世界的12座大壩

大壩可以看作人類智慧、能力和傲慢的象徵。水電佔全球發電量的六分之一,灌溉了七分之一的農田,淹沒過的地區面積相當於加利福尼亞州,建庫築壩移民人數相當於德國人口總數,還把淡水湖變成物種瀕危最嚴重的生態環境。

國際河流組織政策部主任彼得·波沙德(Peter Bosshard)選出12個具有世界歷史意義的大壩清單

1. 美國的胡佛大壩(Hoover),1936年建成,直接驅動了美國西南地區的農業和工業發展,同時毀滅了科羅拉多河下游的漁業。

2. 贊比亞的卡裏巴大壩(Kariba),南部非洲貧困的"終結者",建於1950年代,為贊比亞的銅礦帶供能,世界銀行提供貸款。57000名水庫移民至今仍未擺脫貧困。

3. 印度的巴克拉大壩(Bhakra),1960年代印度綠色革命的象徵,被當時印度總理尼赫魯稱為"現代印度的神廟",但灌溉網管理不善導致一系列土壤、環境問題,使得尼赫魯改口批評築壩領域的"巨型主義疾病"。

Image caption 胡佛大壩被視為美國築壩熱的一個里程碑。

4. 危地馬拉的奇克索水壩(Chixoy), 世界銀行資助,建壩期間400多名原住民被殺,2014年該國政府與原住民社區簽署了金額達1.54億美元的賠償協議。

5. 中國板橋大壩,1975年,板橋水庫大壩潰塌,據估計死亡人數超過17萬。

6. 阿根廷的亞塞瑞塔水壩(Yacyreta)被一名阿根廷前總統稱為"腐敗紀念碑",成本超支嚴重,從25億美元膨脹到150億美元。

7. 匈牙利境內多瑙河上的大毛羅什水壩(Nagymaros),因項目遭40000民眾抗議, 1989年被叫停。

8. 印度薩達爾納薩諾瓦水壩(Sardar Sarovar),位於納爾默達河上,25萬庫區移民主要是原住民。由於工程存在系統性問題造成社會和環境破壞,世界銀行於1994年被迫撤資,退出項目,此後10年遠離築壩項目。

9. 中國的三峽大壩,美國工程師薩維爾、國民黨領袖蔣介石、共產黨領袖毛澤東及其後中國歷任領袖的"夢之壩",2008年建成,發電量相當於8個核電站,但移民人數高達120萬,對長江生態系統破壞顯著,反對者稱隱患極大。中國政府承認項目有問題,但仍繼續向海外輸出相關技術。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 caption 剛果河上的英加3大壩標誌著世界銀行2014年重返大型水庫大壩項目投資。

10. 蘇丹的麥洛維大壩(Merowe),2003年得中國政府資助而建,是中國第一個海外大型水電項目,50000人遷移,被曝涉及嚴重侵犯人權問題。其後,中資銀行和企業在世界74個國家參與了330座水壩的建設,引領前所未有的全球築壩熱.

11. 剛果的英加3大壩(Inga 3),非洲下一個"大白象"? 剛果河上的英加3大壩是世界最大水利項目的第一期工程,標誌著世界銀行2014年重回巨型水利項目投資。這個水壩估計對當地貧困人口惠澤甚微,主要受益者是採礦公司。

12. 美國艾爾瓦河上的格萊恩斯峽谷大壩(Glines Canyon Dam),高64米,2014年被拆除,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被拆除水壩。自1930年代起,美國已經拆除了1150多座水壩,恢復河流生態和魚類生存環境。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