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清理計劃:澳洲人為何對此態度不一?

  • 2017年 2月 16日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南威爾士政府堅持認為,射殺袋鼠的數量是可持續的

澳大利亞正計劃在今年毀滅超過100萬隻袋鼠,以保護瀕危的草地和野生生態。

然而,這個國家國家與袋鼠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一些環保人士認為,這是一場無謂的大屠殺,BBC記者朱利安·洛金(Julian Lorkin)對此進行了一番探訪。

在乾燥的夏日,尖銳的步槍聲響徹莫斯韋爾布魯克鎮的小山。在新南威爾士州的郊區,袋鼠作為澳大利亞最標誌性的動物,正身處獵人追蹤的視線內。

這一年的清理行動即將開始,近幾年下來,預計將有超過一百萬隻袋鼠被射殺。

上獵人野生動物救援組織(Upper Hunter Wildlife Aid)的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對此感到坐立不安。他正在救助超過160隻袋鼠孤兒,每年夏天,他都會搜救這些被稱為「喬伊」(joey)的幼年袋鼠。

他告訴BBC說:「有時候,它們的母親是被農民射殺,但是獵人會保全這些幼袋鼠,並且通知我去接收這些動物孤兒,它們各種大小都有,有些是一小只沒有毛的『小粉紅』,有些則是出生200天即將離開母袋的幼獸。」

「母袋的保護性很好,即使母親是被車撞死,袋子也能保全小袋鼠,令幼獸存活。」

史密生餵養小袋鼠,並將它們分派給寄養家庭。人工養育小袋鼠是一項強度頗高的工作,可能持續達兩年。之後,這些袋鼠將被放回野外,再次面對獵人的追殺。

袋鼠的寄養家庭集中在獵人穀(Hunter Valley)的礦業小鎮。在那裏,這些小動物會被養在人工母袋裏,這些母袋被安裝在A字形的木架上。在超過十年時間裏,史密斯為製造這些架子已經花費將近4萬澳幣(2.4萬英鎊)。

Image caption 幼年袋鼠被放在A字形架上的人造母袋中

兩隻小名叫「馬麥醬」(Marmite)和「薑餅」(Gingerbread)的東部灰袋鼠已經開始在這些改造的母袋裏搗蛋。「有時候我會發現一個袋子空了,然後才知道其中一隻跳到了另一隻的袋裏,好一起玩,」他說。

「它們必須是一對一對地養,這樣它們才會知道其他袋鼠長什麼樣。兩隻袋鼠會結成伙伴,認識它們自己的種群,然後在放生後,它們就會被一個群體接納。如果單獨養的話,它們就會以為自己是人,然後向獵人跑去。」

為什麼要清理袋鼠?

不過,一旦回到野外,這些袋鼠孤兒對於那些拿著獵槍的人來說,就是追捕的對象了。

「東部灰袋鼠非常可愛,也是生態系統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大量的袋鼠正在毀滅生態系統,」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環境生態學專家大衛·林登邁爾教授(Prof David Lindenmayer)說。

「我們曾經有大量食物鏈頂端的物種,比如塔斯馬尼亞虎。然而,當地人的過度捕獵令它們滅絶,然後殖民者又清理了像澳洲野犬這樣的天敵。現在,草木林就是一個存量豐足的糧倉,草和水都非常多,但是天敵卻很少,除了汽車。」

他表示,真正的問題在於,不同的價值觀發生了碰撞:「動物保護人士關注和保護某一些動物,但是還有那麼多的有袋類動物,它們卻不人道地被餓死。」

林登邁爾教授擔心,人們對於捕殺袋鼠以降低數量的做法過於敏感,一部分原因是「國徽上面就有袋鼠」。

儘管尚未有官方數據公布,但是悉尼科技大學的反清理組織「THINKK」的成員路易斯·博羅尼亞克(Louise Boronyak)表示,在2016年有大約160萬隻袋鼠被殺——與再之前的一年相若。

袋鼠清理數據一覽(2015年)

1,632,098

新南威爾士、昆士蘭、南澳和西澳地區的袋鼠捕殺總量

  • 7,560,091 根據規定可以被合法清理的袋鼠數量

  • 354,979 新南威州死亡的袋鼠數量

  • 49,313,027 在這一年清理行動開始前,在上述四州當中生活的袋鼠估計數量

Getty Images

新南威爾士州政府堅持認為,這個數量是合適的,環境與遺產辦公室的發言人表示它「從長遠來說是可持續的」。

在堪培拉的國會大樓周邊,袋鼠也是經常見到的風景,它們會在政府建築的草坪上活動。為了保護國家草地,避免過度放牧,澳大利亞首都在年度評估中允許每年清理大約2000隻袋鼠。

「很少有政客有膽量表揚射殺袋鼠的行動,哪怕它非常有必要,」林登邁爾說,「但是,以利氏袋鼯和無腳蜥蜴為例,由於大量的袋鼠以及火災、伐木等使得它們近乎滅絶,於是政府介入保護它們生存的草地。當我們以對的方式干預時,就真的會有積極的效果。」

清理行動也遠非如1971年電影《內陸驚魂》(Wake in Fright)所描述的那樣血腥:一個老師流落內陸荒漠,在酒館呆上一天,喝醉後在檐廊上開槍打袋鼠。

根據聯邦執行規定,射殺袋鼠只能打頭部,而在射殺已經受傷的動物時,打心臟也是允許的。

保護袋鼠的理由

每一年,這種清理行動都會引發爭議,反對者表示,沒有證據表明,減少袋鼠數量有助於環境保護。

「清理行動並不奏效,」路易斯·博羅尼亞克說。

Image caption 人工養育袋鼠是一項繁重的工作

「沒有壓倒性的結論表明,它們對於生態系統造成了破壞。當然,它們會令草長不長——避免了山火——並且給貧瘠的泥土提供的肥料。」

她說,在某一些地方,袋鼠的數量已經在減少。

袋鼠肉出口

2014年開始就有報導指中國將開放進口澳大利亞袋鼠肉,但至今未有定論。

  • 據澳大利亞公開統計,該國袋鼠總共60多種,其中4種獲准用於商業出口生產
  • 據中國新浪新聞報導,澳大利亞袋鼠肉已出口至全球60多個國家,而在中國,目前只有香港可以售賣袋鼠肉
  • 報導引述澳大利亞袋鼠產業協會在中國的市場調查,18到36歲的受訪者中有86%表示有興趣願意嘗試袋鼠肉

「去年,袋鼠發生了一場大規模死亡,很可能是由於疾病。一些地區現在已經完全沒有袋類動物了,」她說,「每一個澳大利亞人都是在野生物種豐富的環境下長大的,於是我們就將此視作必然,但是有很多東西正在消失。這是不可持續的。」

死去的袋鼠並不會被浪費。屍體會被製作成狗糧,一些肉也會作為食品出售,不過有95%都會出口至海外。「我們在本土不多吃,這很可惜,」本身很喜歡食袋鼠肉排的林登邁爾教授說,「它很嫩,還很有香味。」

他表示,如果澳大利亞人是吃袋鼠肉而不是牛肉的話,它對於應對溫室氣體也有一定幫助。

「牛不是本國產的,而且它們產生的沼氣也會有污染,」他說,「可惜在澳大利亞,我們不喜歡吃『史基匹』(Skippy,一部動畫片中的袋鼠角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