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友披露金正男流亡生活 還原朝鮮「皇長子」

,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從少年時期開始,金正男就長期生活在國外,遠離了朝鮮政治中心。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正男少年時期在瑞士唸書時的摯友接受英國媒體採訪時,披露了金正男從12歲開始在海外輾轉流亡的生活。

英國《衛報》報道稱,金正男在死前最後幾年處於高度多疑的狀態,想方設法逃離同父異母的弟弟金正恩統治的朝鮮王朝。他對自己祖國的命運感到無力並陷入苦苦掙扎。

在這位被視為金正男密友和知己的瑞士人眼中,曾經有望成為朝鮮王位繼承人的金正男的開放性格可能導致了他的流亡甚至最後的死亡。

沒有野心的"皇長子"

圖片版權 FUJITV/via Reuters TV
Image caption 畫面上方,金正男在機場工作人員陪同下前往醫務室。馬來西亞政府稱他在救護車上死亡。

金正男在生命最後兩年中曾數次訪問瑞士日內瓦,最後一次就發生在遇刺數月前。他拜訪了在一所著名國際學校認識並從少年時期就視為摯友的安東尼•薩哈奇安(Anthony Sahakian)。

這次訪問期間,兩位老同學幾乎每天都會在一起喝咖啡、抽雪茄或散步。

薩哈奇安只知道這位神秘的老同學名字叫"李"(Lee)。

44歲的薩哈奇安說,"我們討論過這個國家,談到過他的同父異母弟弟,和那里正在發生的事情。"

"他從來沒有統治這個國家的野心。他也從來不贊同那裏發生的事情。總之他和那個國家保持著距離。" 薩哈奇安說。

馬來西亞警方稱兩名女子上周在吉隆坡機場毒殺了正在候機凖備前往中國澳門的金正男。

薩哈奇安對兩人對話內容的回憶,向人們揭示了金正男對於過去六年金正恩執政時期最為坦率的看法,也揭示了他對自己生命安全的擔憂。

"他很害怕。這不是一種全方位的恐懼,但他顯得非常多疑。他是一個重要的政治人物。" 薩哈奇安說。

駕駛奔馳600的少年

圖片版權 Park Jung-ho/News1 via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馬來西亞警方宣佈於2月18日逮捕了涉嫌參與刺殺的首名朝鮮籍嫌疑人Ri Jong Chol。

作為朝鮮已故領導人金正日長子的金正男失寵的原因尚不明確。他的姨媽曾在叛逃之後出版了一部回憶錄稱,金正日曾經非常寵愛長子金正男,並在孩童時期對他讚許有加。

但外界普遍認為,金正男的生母沒有得到"偉大領袖"金日成的承認。這是金正男最終失寵的主要原因。

Image caption 神秘的朝鮮第一家庭

從少年時期開始,金正男就離開朝鮮,先後輾轉來到俄羅斯和瑞士,學習過法語、俄語、德語以及英文。

薩哈奇安第一次遇到金正男時,這位"皇長子"大約在12到13歲之間。他被介紹為一位大使的兒子。事實上,他的生父當時正好開始掌權。

"那時我甚至不知道北朝鮮和南朝鮮有什麼區別," 薩哈奇安說,"他表現得愉快、友好而且慷慨……有時候也會像我們一樣使壞,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薩哈奇安記憶中金正男唯一的特別之處是,他擁有一輛奔馳600轎車。"他自己駕駛,對於一名只有15歲左右的孩子來說這有點讓人吃驚。"

在姨媽的回憶錄中,金正男成年後回到了祖國,富有歐洲養成的教養。

2001年,金正男因使用假護照試圖入境日本事件進一步失寵。此後他徹底陷入流亡生涯——他被曝和妻子孩子居住在中國澳門以及新加坡,他還在北京擁有一套住宅。

金正男時常被拍到出入於巴黎、印度尼西亞的機場及酒店,身著牛仔褲和T恤。面對記者,他總是保持禮貌的微笑。儘管有一次他對記者否認說,自己從未叛逃,但事實上他處於流亡狀態——不論是自願還是被迫。

批評與沉默

圖片版權 ROYAL MALAYSIAN POLICE HANDOUT
Image caption 馬來西亞警方通緝的五名朝鮮籍嫌疑人中的三位。

2011年,在同父異母的弟弟"登基"前幾個月,金正男接受了日本記者五味洋治(Yoji Gomi)的採訪,並清楚地表達了自己的政治觀點——他可能因為父親健康狀況的惡化看到了改革希望。

但在五味洋治於2012年發表此文披露了金正男對於權力世襲制的批評後,金正男保持了沉默。他可能害怕弟弟掌權後可能會遷怒於他。

隨後一年中,金正男和金正恩的叔父、朝鮮當時的二號人物張成澤遭到處決,這起事件開啟了一系列朝鮮國內的清洗行動。從那時開始,金正男更加低調,刻意克制自己的外向性格,躲避聚光燈,以達到保命目的。

薩哈奇安回憶說,在那段時期,金正男對朝鮮國內局勢感到傷心,並表示因無能為力而感到壓力重重。

薩哈奇安說,金正男對於朝鮮所謂的"老人政治"有很深的思考。他告訴朋友很多出生於"斯大林時期"的朝鮮將軍使得這個國家對內保持高壓,對外保持孤立。

薩哈奇安稱,儘管金正男不認為弟弟金正恩受到這些將軍們的操縱,但他認為金正恩已經成為了這套獨裁體系的一部分。

儘管勤于思考並傾向改革,但無能為力的金正男認為自己不具有進入朝鮮政局的"意願或者個性"。

"要這麼做,你必須冷血,"金正男告訴自己的同學,"要改變現狀就得流血,我不喜歡這樣。"

薩哈奇安堅持認為,金正男也不像媒體經常描繪的那樣,他並不是一名超級富豪或者對賭博和女人上癮的花花公子。

薩哈奇安說,自己的朝鮮朋友是一個"正派的人",這也是為什麼自己願意站出來說話的原因。"他可能賭過,也可能喝醉過,他喜歡女人,但這些有什麼問題嗎?"

金正男曾告訴薩哈奇安,他不想接受來自朝鮮的金錢,也不想和朝鮮在歐洲的生意有所牽連。他在日內瓦的住處是通過民宿網站Airbnb預訂的。

但很顯然,金正男想過常人生活的希望很難實現。"作為一個獨裁領袖的兒子,你的長項是什麼?你能做什麼?你能去高盛求職麼?對他來說都不是容易的事," 薩哈奇安說,"他告訴我,就連外出旅遊都必須報告和申請。"

或許正是因為金正男這種國際化的生活方式以及和外界深入的接觸,讓平壤覺得他是一個威脅。

對於金正男的死因,薩哈奇安傾向於認為是某位急於向金正恩表忠心的軍隊將領起了殺心,並將此作為敬獻給領袖的驚喜。

"為了取悅領袖,他們什麼都做的出來。但要確認這些事,你只能去問他(金正男)的弟弟。" 薩哈奇安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