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輪椅遊世界容易遭遇哪些尷尬

裏卡多在歐洲 圖片版權 Ricardo Shimosakai
Image caption 裏卡多認為,歐洲和美國的身障者基礎建設比巴西好得多。

裏卡多‧什瑪沙凱(Ricardo Shimosakai)坐著輪椅遊歷了超過25個國家、200個度假勝地,但他在祖國巴西旅遊卻常遭遇困難。

裏卡多自2001年起開始使用輪椅,當時他因為躲避綁架而被槍傷。他現在是專門服務身障人士的旅遊業者。

他相信所有旅客──不管身障與否──都應該能自由到達他們想去的地方,而不只前往是容易到達的地方。

但有時候,說比做容易。

「有一次從阿根廷飛回巴西,我在聖保羅的機場的飛機上等了超過一個小時,因為沒有航空公司的人能幫我離開飛機。」裏卡多說。

圖片版權 Ricardo Shimosakai
Image caption 裏卡多致力於改善身障人士的旅遊體驗

令人難過的是,他的案例並不是個案。幾乎每個飛到巴西的輪椅使用者都面臨過這樣的狀況。

「不被視為消費者」

不同於歐洲和美國的機場,巴西機場沒有專門協助輪椅使用者的單位──協助身障者的工作變成每個航空公司需要各自處理,一些航空公司的人員沒有受過訓練,輪椅使用者能得到的服務品質只能靠運氣而定。

「在巴西,我們能進入的地方很有限。身障人士不被視為消費者。」裏卡多說。

不只是機場和飛機提供給身障者的服務低於國際標凖,整個基礎建設都不及格,大城市聖保羅、里約也一樣。

裏卡多曾經接待一組由以色列來巴西的22人旅行團,其中10人是輪椅使用者。

「在巴西,沒有一家運輸公司能同時接送10名輪椅使用者。也沒有一間旅館能同時接待他們。我們必須把他們分配到彼此距離遙遠的三間旅館。」

「後來我再也沒有接待過以色列團體。」

如果該旅行團選擇去法國,裏卡多能幫他們達到更好的旅遊體驗──他們可以在同一台巴士上,同時拜訪同一個景點,並且住在同一間旅館。

「義務或同情」

圖片版權 Ricardo Shimosakai
Image caption 裏卡多協助安排去巴黎旅遊的行程。

裏卡多工作的一部分是爭取改變。他很難提供好的旅遊套裝,因為他沒有自己的旅館、巴士和機場。

但他可以接觸業者或政府部門以要求更好的基礎設施,他做的工作甚至讓他獲獎。

「在巴西,人們幫助身障者只是出於義務或同情心,不像在國外一樣,在巴西,沒有人將身障者當做一個普通消費者。許多國家因為提供身障者服務而賺進數十億元,但巴西沒有。」

估計巴西有超過2400萬名身障人士,但詳細數字不清楚。

統計數字顯示,在巴西的身障者在經濟上多處弱勢──他們的失業率較高,受教育程度較低。

「而且即使你有錢,如果你是身障者,你還是面臨許多障礙。」任職於協助身障人士的非政府組織Unilehu的安卓莉雅‧科佩(Andrea Koppe)說。

「一些學校會以沒有凖備、沒有特殊訓練為由,不接受有特殊需求的孩童。一些學校會要求視障兒童的父母額外付費僱用特殊教師。」

正面措施

巴西正在採取正面措施來改善現況。從1991年開始立法要求有100名以上員工的公司保留2%的名額給身障人士。

安卓莉雅‧科佩表示,20多年以來,他們幫助了許多原本被商店或公司忽視的身障人士轉變成普通消費者。在就業市場的身障人士從1.5萬增加到了3.5萬。

她認為如果正面的措施能夠被有效地執行,就業市場上的身障人士數量應該超過百萬。總計有1100萬身障人士正值就業年齡,大部分的人還是處於無業狀態。

圖片版權 Ricardo Shimosakai
Image caption 可行路線?裏卡多坐著輪椅到達馬丘比丘最高處。

裏卡多說,還有許多工作有待完成。他正在游說巴西政府在法規上做出重大改變。

巴西正在將一些機場私有化,旅行社會樂見機場簽署特殊合約來僱用協助身障旅客的公司。

但從裏卡多個人經驗來看,大部分公司不會花精力在這項改變上。

裏卡多目前使用的輪椅是航空公司當做賠償贈送的。航空公司的職員在運送過程中弄壞了他的輪椅。

「我嘗試跟他們溝通,但他們認為給我一個新輪椅的處理方式比起讓員工接受適當訓練還方便。他們不想做出改變。」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