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全球挑戰:如何平衡防務與外交需求?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salutes as he walks to Air Force One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圖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走向"空軍一號"專機時敬禮(資料照片)。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說將把美國國防預算增至540億美元(440億英鎊)。但這是否意味著必須犧牲美國目前對外交和"軟實力"的承諾呢?

"口水戰總好過兵戎相見"。據報這是英國戰時首相溫斯頓·丘吉爾1945年在一次華盛頓晚宴上的評論。

此話並非博大精深,但它確實強調了一個相當普遍的觀念,即外交勝於衝突,而戰爭應是最後的手段。

特朗普政府希望通過削減一些其他政府計劃,特別是國務院預算的關鍵領域,以確保美國國防開支大幅增加的作法令人想起丘吉爾所講過的話。

對今天的許多軍方人士來說,國防開支和外交開支之間的重要聯繫是清楚的。

"口水戰總好過兵戎相見"

美國現任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在2013年曾任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他當年曾反對削減美國國務院預算,並表示,"如果國務院不能獲得充足預算,那我就得買更多彈藥"。

美國120名前軍方高級將領上個月發信敦促特朗普政府重新考慮其預算削減計劃時,就曾引用馬蒂斯的言論。

他們表示,"服役經歷告訴我們,國家面臨的許多危機並無單獨的軍事解決辦法,比如打擊諸如在中東和北非的所謂"伊斯蘭國"等暴力極端主義團體,防止埃博拉這類疫情的流行,或者穩定脆弱國家的行動等,都可能導致更大的不穩定。"

這封信首先強調了外國支出在預防危機方面的關鍵作用。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現任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2013年曾反對削減國務院預算

該信稱,美國國務院、美國國際開發署、千年挑戰公司、和平隊和其他發展機構,對於防止衝突和減少對美國軍人的傷害來說非常關鍵。

很少有分析家懷疑美國需要花更多的錢在國防上。

辯論焦點是什麼?

在很多情況下,辯論的焦點通常是需要增加多少,以及新增撥款用在強化何種軍力方面。

對許多指揮官來說,備戰能力是個更直接的問題,如有額外資金,這肯定是首先投放的領域。

美國國會試圖嚴格控制預算赤字,更多國防開支意味著其它地方的開支將減少。

美國國務院似乎是特朗普新政府削減開支的一個特定目標,這強化了新國務卿蒂勒森相對隱形的觀點,對於被退役將領包圍的特朗普來說,外交努力是排在第二位的。

在某種程度上,這代表了特朗普團隊的意識形態舷波:具有反對多邊主義和淪為各種空談的傾向。

在現實的外交政策方面,至少到目前為止,特朗普總統似乎與其前任不同,但主要也是風格不同,而非實質。

特朗普整合北約,重設美俄關係已被叫停,或者完全放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國會試圖嚴格控制預算赤字。

就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和平來說,特朗普總統支持談判解決的模糊方法;而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政策上,特朗普的作法似乎可說是前奧巴馬政府政策的加強版。

由於對國際秩序現有體制和美國在其中的地位持懷疑態度的意識形態聲音更接近總統,為了展現與奧巴馬時代的不同,他們很可能削減美國在聯合國的開支,以及由國務院資助的多種項目。

對外援助開支已特別成為焦點。

對外援助開支花在了哪裏?

美國對外援助預算如何構成?都花在了那些方面?

美國防務分析師托尼·科德斯曼最近發表的一篇評論,就闡述了有關的基本信息,很有說服力。該評論題目是:"在削減對外援助以資助國防開支前,想想錢都用在了哪裏,這給美軍部隊和國家安全帶來了什麼?"

科德斯曼教授清楚地表明,在奧巴馬總統的2017財政年度預算中,外援開支約424億美元(合343億英鎊),即剛超過總預算提案的1%。

其中,約40%的援助預算用於支持美國軍隊正在那裏戰鬥的國家,以及用於打擊恐怖主義和毒品的努力。

圖片版權 John Moore
Image caption 美國援助支出約佔最近提出的預算計劃的1%。

科德斯曼教授指出,美國援助"對於在哥倫比亞達成和獲得難以實現的和平,以及在墨西哥打擊毒品至關重要"。

他表示,"沒有這種援助,美國將無法在阿富汗或伊拉克獲勝,美國在敘利亞發揮積極作用的計劃也將面臨嚴重問題"。

"這種形式的援助也是美國向烏克蘭提供的主要有形支持",他說。

這些數字說明,"這種援助對於以色列、埃及和約旦等盟國的安全和穩定至關重要"。

針對經濟和發展援助以及直接安全援助,也可提出同樣堅定的論據。

削減預算不僅令具體外援計劃的實際支持面臨危險,而且影響人們對美國在世界範圍的更廣泛的看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朝鮮問題是美國面臨的幾個安全挑戰之一。

主要安全挑戰

特朗普總統幾乎沒有開始應對美國面臨的主要安全挑戰。

許多挑戰甚至涉及軍事層面的考慮,包括有必要重新裝備美軍以及提高威懾力量。

不過,朝鮮危機是否僅僅靠軍事手段就可以解決?

沒有美國干預,敘利亞無法重建,但如果不能與區內多方博弈參與者達成廣泛協議,特朗普政府可能並不願意處理此事。

那麼,諸如巴基斯坦或埃及等國脆弱的社會呢?單靠軍事援助肯定是不夠的。

另外,在軍方籃子中投入太多資源也有不利之處。

俗話說得好,"在手裏只有鐵錘的人看來,每個問題都像一顆釘子"。

安全專家、軍方和民間專家給特朗普總統提出的建議就是,停止鐵錘敲打,增加防務開支,但不要以削減重要的對外援助為代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