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倫敦 被拐婦女分娩仍遭強暴

圖片版權 Victoria Gutierrez
Image caption Yene Aude是拉丁美洲婦女援助組織的負責人。

Yenny Aude說:"我那天所看到的是這輩子我看到的最令人髮指的場景。"

Yenny Aude現在是拉丁美洲婦女援助組織(LAWA)的負責人。五年前警方打電話給該組織來幫助一個案子。

她接電話的時候是上午11點。

"警察告訴我,他們在一所房子裏發現一名女子,傷勢嚴重,她遭到了暴力虐待。"

據說她是捲入賣淫的一名女子。

"她非常難過,一直在喊叫,"這位官員說。 "她說的語言我們聽不懂,也許是葡萄牙語,你能來嗎?"。

Yenny在一個專門幫助在英的拉丁婦女的非政府組織工作,她讓一名說葡萄牙語的合作伙伴一同前往。

當他們在派出所走近該女子時,她的同伴說:"不要擔心,我們是來幫助你的,不要害怕。"

這名非常痛苦的女子用西班牙語說了幾句話。

Yenny表示,"我們是來幫助你的,別害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被人口販賣的人到了英國所有的證件都被拿走。

暴力強姦

Yenny表示,"我看到的他們是怎麼找到她的照片時,感到太震驚。"

"當警察趕到時,他們發現她被吊了起來:她就是這樣遭到了強姦,並流了產。她在分娩的時候遭到了強姦。

該名女子當時離開哥倫比亞到西班牙,希望能找到工作。但是當她到了之後感到被騙了。她們把她的證件拿走,並強迫她賣淫"好幾年"。

"當我第一次和她說話的時候,我問她是否知道在哪裏,她說:『在西班牙?』不記得她是如何來到倫敦的。"

該名女子被送到LAWA這裏,這是在英國的遭受性暴力的拉丁美洲人提供的庇護場所,這也是歐洲唯一這樣的組織。

他們通過數月的心理治療和情感支持,才讓這名26歲的女子講述她的故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很多被販賣的人沒有報告是因為害怕被遣返。

"強迫你做性工作是一回事,折磨是另一回事。她遭受了折磨,"Yenny表示。

該女子稱,她被帶到了幾幢房子裏,但不知道在哪兒,因為他們從來不會讓她離開。他們總是用車把她帶走。

"我記得在最後一所房子裏,我聽到在別的房間裏有女人的喊叫聲。我不認識她們,我們之間不允許交流。"

她不斷遭到很多男子的性侵,即使是在她懷孕的時候。

後來,Yenny得知,鄰居打電話報警說,聽到房子裏傳來女人的喊叫聲。但是當警方來的時候,卻沒有任何聲音。警察敲門也沒有人應答。

不過這名女子分娩時候遭受強姦並流產的痛苦喊叫最終讓她被找到。

Yenny表示,"當我看到她的時候,她幾乎沒有牙齒。"這名年輕女子表示,如果自己不如他們所願,他們就會給她拔出一顆牙,或者揪下她的頭髮。"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她頭上有很多鼓包的原因"。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1年在馬德里的一次行動中,警方查獲了很多假護照。

LAWA和英國當局為她提供了一些康復的幫助。Yenny回憶說,開始的時候,只要附近有男人,她都不敢抬頭。心理創傷非常嚴重。

"康復不止限於心理方面。我們幫助她進行了牙齒整形,幫助她重新長出了頭髮。讓她身體的傷勢恢復,也進行了陰道整形。"

"她希望自己能夠像離開哥倫比亞時候一樣。"

Yenny拿出了一張照片,和眼前這個人一比,簡直就是兩個人。

當這名女子感覺好些之後,她離開了庇護所,決定回哥倫比亞,走時留了一個便條,"謝謝你們做的一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還有一些受害者因為擔心家人被懲罰,而不敢向警方報告。

落入陷阱

30多年來,拉丁美洲婦女援助組織一直在為英國的拉美婦女提供幫助。

Yenny Aude已經在這裏工作了十年。她指出,"沒有任何一名婦女來跟我說,'我是被販賣來的'。她們當中很多人來尋求幫助。當我們開始問她們問題時,才意識到自己是被販賣來的。但是她們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另外一個幫助在英國的拉美居民的非政府組織拉美女性權利服務組織(LAWRS)也說出了類似的話,"沒有任何婦女來到我們組織稱自己是人口販賣的犧牲品。她們從來不會貼上這個標籤。這是因為他們沒有有關人口販賣的信息。"

Yenny表示,有一種方式就是由一名男性朋友來讓她們來歐洲。

「想像一下,你在巴西、委內瑞拉或者哥倫比亞,這麼一名歐洲紳士來這裏,讓你心儀。他們和你成為朋友,然後成為你的男朋友。但是在他在委內瑞拉和我陷入愛河的時候,也和另外一名在墨西哥的女子,還有另外一名在哥倫比亞的女子陷入愛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些受害者因為「愛情」來到歐洲

然後這個人會告訴你,"親愛的,來英國探望我吧,我來支付機票。"當她接受了所謂的男朋友的邀請的時候,就進入到了販賣人口網絡,從事賣淫。

在很多情況下,一旦踏上歐洲的土地,這名"愛人"就消失了。

"我來看望我的男友"或者"我和男友一起來的"這種說法就不屬於人口販賣的範疇之列。

如果有人問你,'你和這名男子一起來的嗎? 這名男子迫使你做事情嗎?'你會說不是,因為他是你的男朋友。這種情況就沒有引起移民官員的警惕。

要想確定有多少拉美女性被販賣到英國是件很難的事情。因為不僅是很多倖存者不想報告,而當局也很難調查到這些案例。

很多專家認為對於拉美人口的販賣相對有組織犯罪來說,很難有一個衡量的尺度。

英國全國人口販賣受害者轉送機構NRM報告說,在2014年到2016年九月之間,大部分的人口走私受害者都來自阿爾巴尼亞、越南和尼日利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英國的一些受害者並不懂英文。

殘酷現實

只有22名拉丁美洲的案例,受害者分別來自玻利維亞、巴西、古巴、瓜地馬拉、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墨西哥、巴拿馬和多米尼加共和國。她們不僅與性奴役有關,還與家庭奴役,和勞工剝削有關。

為多個拉丁國家駐英領事館提供移民和人權法律服務的查維斯表示,在自己做這份工作的10年中,他見過15名作為人口販賣的受害者來到了這個國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很多被販賣到英國的女子都不願說出自己從哪個國家來。

他說,"我認識的所有的被販賣到這兒的女子都在一點上相同,那就是她們不想說自己來自的國家,因為不想被遣返。這也是為什麼數據中顯示拉美國家的人口販賣人數這麼少的原因。"

查維斯有時候去探監時候的經驗告訴他,一些婦女被販賣,並被迫賣淫,之後也被迫販賣毒品。

查維斯認識的在英國的人口販賣受害者在歐洲他國曾經經歷過兩三年的性奴役。

他說,很多人都被威脅說,如果不聽命令,她們的家人在自己的國家就會面臨後果。

他探訪過的一些人口販賣受害者,在英國因為毒品販賣被定罪,他們給他說被遣返回自己的國家簡直就是"死刑"。

讓Yenny感到震驚的那名女子的經歷(她工作期間遇到的最為嚴重的一起)還有查維斯在英國監獄中見到的這些都是在2012年到2014年期間人口販賣的一些例子。

正如Yenny表示的,人口販賣是「我們社會和國家的現實問題。這是我們看到的現實,我們不希望面對,但是確實存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