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棄中國女孩長大尋根 沒想到出現這樣結果

張貼海報 圖片版權 CHUTIAN METROPOLIS DAILY
Image caption 張貼海報

在詹納·庫克(Jenna Cook)20歲試圖回中國尋找她的親生父母時,本來是不抱什麼希望的。

但她沒有想到的是竟有50個家庭前來"認領她",他們都迫切希望她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

1992年的3月24日,在武漢的一個繁忙公共汽車站,有人丟下一名棄兒,把她留在汽車站的人有可能一直站在安全地方觀望,一直等到有人把孩子撿走。

孩子被交給當時的武漢市育幼院,因為育幼院就在車站附近。育幼院的院長給她起了一個名字叫"夏華斯",至於生日,院長隨便給定了一個。

中國當時所實行的獨生子女政策使得超生的家庭面臨重金罰款,同時不能因為孩子的性別不可心而非法丟棄。中國也沒有正式的領養程序。

然而,那之後中國很快通過了一項法律,允許外國人領養中國孩子。

6月底美國的一個小學老師瑪格麗特·庫克領養了夏華斯,還給她起了一個美國名叫Jenna Cook,把她帶回了美國的馬薩諸塞。

圖片版權 CHUTIAN METROPOLIS DAILY
Image caption 與自己的美國養母在一起

詹納也是第一批被美國家庭領養的200個兒童之一。據悉,美國家庭後來共領養了大約8萬名中國孩子,其中大多數是女孩。

此外,還有4萬名兒童被歐洲的荷蘭、西班牙以及英國家庭領養。

詹納一直知道自己是被領養的,但她有時還是禁不住想知道自己的根在哪裏以及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誰等?

詹納還有一個妹妹,也是從中國領養來的。她們從小長大的環境裏沒有什麼中國人。但她的媽媽瑪格麗特盡其所能讓她們學中文,讓她們了解中國並與其他從中國領養孩子的家庭交往。

詹納10幾歲的時候,曾和另外3名中國被領養的孩子一起成為2011年一個紀錄片《中間地帶》(Somewhere Between) 的主角。

紀錄片的製片人自己也領養了一個中國女孩,她想紀錄這些被領養的中國女孩的生活,而片子的名字則來自詹納說過的一句話:"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徹底的美國人或是徹底的中國人,我總是屬於中間的"。

詹納15歲的時候已經成為一名學習刻苦、成績優秀的學生。但是她總是受一件事的困擾:為啥她父母要拋棄她,難道她做錯了什麼嗎?

可能也正因為這一原因,詹納處處上勁,力求完美。

圖片版權 CHUTIAN METROPOLIS DAILY
Image caption 詹納在那家曾收留她的孤兒院做義工。

紀錄片之後,詹納曾經在暑期去中國做志願者工作,就在那家曾收留她的孤兒院工作。

但並不是每一個被領養的兒童都希望能夠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中國90年代的國際領養紀錄非常差強人意,也給尋根帶來了一定的難度。當然,也有幸運和奇蹟發生。

詹納當時是被人遺棄在一個長途汽車站的,這個汽車站每天的客流量有上萬人,人們從四面八方來到武漢,因此難度很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長途汽車站

詹納20歲時進入了美國知名的大學耶魯大學。她當時從大學得到一筆研究經費,讓她可以去中國尋親並把這作為一個研究項目。詹納讓自己的養母瑪格麗特陪她前往中國。

詹納凖備了一些有關自己的材料,還附上自己在不同時期的照片。她製作了一些張貼海報,並在街頭把海報發給路人。

不久,詹納尋親的故事被登到當地的報紙上。文章登在不顯眼的地方,但卻引起了巨大的反響。

圖片版權 jenna cook
Image caption 詹納的尋人啟事

故事發表後不久,大約在2012年5月詹納尋親的故事火了起來。社交媒體上有數百條留言。

網上的留言什麼樣的都有,在詹納看來幾乎兩極,有人表揚她的尋根之旅並祝福她早日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但也有人勸她別浪費時間和精力,趕緊回美國,還說她對自己的領養家庭不感恩等。

也有很多人通過社交網站來尋找她, 希望她就是他們多年前遺棄的孩子。

最後,詹納把這些人縮小到50個家庭,這些家庭都曾經在1992年3月在武漢的這條街留下了一名嬰兒。

詹納後來得知,經常會有人把不要的孩子留在這個長途汽車站。 而且,她真正的父母還可能並不在這前來認領她的50對家庭當中。

詹納的故事後來也被電視台報道,詹納說她對這些前來認領她的父母的勇氣表示吃驚,因為畢竟遺棄嬰兒是一種犯罪,而這些人有勇氣出現在電視節目中。

圖片版權 jenna cook
Image caption 詹納在當地報紙上的尋親故事

詹納和她的養母決定與這50個家庭見面。詹納也感到很緊張,有各種各樣的擔心。

她有時老在自責,認為如果自己小時候乖一點、少哭點也許就不會被父母遺棄了。

但事實上,當時很多中國的父母在第一胎,甚至第二胎生了女孩之後,就把孩子偷偷遺棄直到生了男孩為止,因為政府只允許生一個孩子,很多夫婦希望得到男孩。

而在這50對前來認領她的家庭中,詹納發現他們並不像她原來想像的那樣無情無義。有些家庭在不停的尋找,忍受了多年的痛苦與內疚, 其中有一位母親還留著孩子身上衣服的一塊布,希望將來團聚時能夠對上。

他們對詹納噓寒問暖,視如自己的親人。最後,經過又一番的篩選後,詹納決定與其中的37個家庭做DNA測試,但測試的結果讓人大失所望,一個也沒有對上。

圖片版權 CHUTIAN METROPOLIS DAILY
Image caption 與其中一位母親擁抱

這無疑對詹納是一個打擊。儘管這樣,詹納覺得尋親的經歷對她的幫助不小, 尤其從研究這個層面來看。這一經歷徹底改變了她的看法。

她說,如果從書上讀到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以及那些遺棄自己孩子的家長, 你會覺得很可怕。 但當你見到那些親身經歷放棄自己孩子的家庭時,那是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他們的經歷、悔恨以及他們對被遺棄孩子的愛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詹納去年夏天曾在中國工作,但是她已經不再主動尋找了。

但是詹納表示真希望有一天能夠和自己的親生父母團圓,但與此同時,她說,不敢說這一定會發生。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