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馬克龍以及鮮為人知的愛情故事

馬克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在4月23日舉行的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中,成立剛剛一年的「前進運動」主席馬克龍領先進入第二輪投票。

在法國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中,39歲的馬克龍異軍突起,被觀察人士認為將在5月7日的第二輪投票中問鼎總統寶座。

馬克龍,這位法蘭西曆史上最年輕的總統候選人,從政之路與個人情感都有很多不落窠臼的故事。

踏入政壇

馬克龍從政的故事,始於2016年4月。當時他是現任總統奧朗德社會黨執政班子中的經濟部長。

根據法國《世界日報》的報道,在他宣佈發起"前進運動"(En Marche)的前兩天,他在愛麗舍宮把總統奧朗德拉到一邊,輕描淡寫地說:"哦,我順便想告訴您一聲:我4月6日在老家亞眠有個活動。我凖備發起一個青年運動,有點像智庫的那種。"

2016年4月6日晚,巴黎以北100多公里外的亞眠非常安靜,沒有電視轉播、沒有競選傳單。幾百人聚集在一起,凖備聽馬克龍發表演講。這次的集會非常低調,參加者大部分都是他的家人和朋友。集會的場所樸素簡單,沒有任何裝飾,馬克龍的太太布麗吉特坐在前排做著筆記。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馬克龍在第一輪投票中領先,與妻子擁吻。

馬克龍登台演講,花了一個小時講法國工業情況,就業前景之後,終於宣佈了他本次集會的終極目的:發起"前進"運動。

在很多人看來,馬克龍此舉頗為冒險。他原本是執政奧朗德政府中的幹將,被視為重點培養對象,今後在執政大黨社會黨中可謂前程遠大。沒有任何從政經驗,卻辭職脫離社會黨發起「非左非右的」前進運動參加2017年的總統大選,馬克龍就這樣踏入了政壇。支持者喜歡他"初生牛犢不怕虎";不喜歡他的人則批評年輕人不知輕重,"蹦躂不了幾天"。

當時他在政府班子中的一位同事曾在社交媒體上轉發一首歌的鏈接,歌名是《我孤身上路》。不過,他孤身走上的從政路很快有了同道之人。如今,"前進運動"有20多萬登記的成員,參加這一運動不需要繳費,而且支持者不必脫離其他政黨來參加。

誰曾料想,在一年時間內,年輕的政黨和年輕的馬克龍在周末舉行的法國總統大選中一路領先,擊敗法國各路政治老手,在第一輪投票中領先。這是現代法國政治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先例,一顆真正的政壇新星冉冉升起。

身世

埃曼努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出生在1977年12月21日。他在描述自己的成長背景時,喜歡突出自己來自基層。

他說:"我出生在一個邊遠省份的小鎮,我的家庭與記者、政客或者銀行家毫不沾邊。""我越走越高,幫助我的是學校。我自己做選擇,我自己承擔風險。我很自豪地說,我是一個工薪階級和中產階級的總統候選人。"

他喜歡將自己描述成一個來自法國體制以外的男孩,如今的成功全憑表現優異和刻苦用功。

他說:"我祖父母們是教師、鐵路工人、社工、橋樑公路工程師。他們全部來自普通的家庭。"

不過,他的父母算不上普通。馬克龍的父親是皮卡第大學的神經學教授,母親弗朗索瓦絲是醫學博士。他在家鄉學校就讀到中學最後一年時,被送往法國頂級高中亨利四世中學。

他曾就讀以培養法國精英而著名於世的法國國家行政學院和巴黎政治學院。

他喜歡談論自己與祖母瑪內安的親密關係。在書中、在採訪中,他提及最多的是這位祖母,以致於他父母的形像在他的描述中相當模糊。

他的母親弗朗索瓦絲曾向傳記作家表示:"你看埃曼紐爾的文章,他根本沒有自己的父母家庭。我不太能接受這一點。我們是個遠離巴黎的家庭,過著小資的生活,父母都努力工作,但給孩子一個安穩遮風擋雨的家。"

他母親還說,他成長的家庭很傳統,"完全不是他所描繪的那種神奇世界,裏面只有他的祖母。"

馬克龍與祖母關係的確親密。據他的傳記作家安·弗爾達介紹,他無論是在銀行就職時,還是後來出任政府經濟部長,他幾乎每天都與祖母通電話。而他在擔任經濟部長期間,一年只見過父親一次。

祖母瑪內安是馬克龍生命中重要的人物,而且瑪內安的母親大字不識。這一點讓馬克龍有了貨真價實的工人階級資格:神經學教授的兒子競選法國總統,當然遠沒有文盲的重孫子選總統來得浪漫。 

愛情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馬克龍的妻子布麗吉特曾是他中學時代的老師

如果說祖母瑪內安是馬克龍生命中的第一位女教師,那麼他的妻子布麗吉特·托涅(Brigitte Trogneux)則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教師。

布麗吉特曾是馬克龍在亞眠中學時代的語文兼戲劇老師,年長他24歲。兩人相識時布麗吉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

除了擔任法語老師之外,布麗吉特還負責管理學校的戲劇社。

2016年,布麗吉特曾在法國一個紀錄片中這樣評價馬克龍:「他與眾不同,他完全不是個少年,他跟其他成年人的關係完全是平起平坐的。"

據布麗吉特回憶,馬克龍有一天來找她談劇本,希望寫出一個為戲劇社畢業演出的劇本。"我當時想他堅持不了多久。很快他就會覺得乏味了。我們一起寫,一點一點,我完全被這個男孩子的聰明折服了。"

馬克龍16歲離開亞眠去巴黎完成中學學業。臨行前他發誓要娶布麗吉特為妻。"我們經常打電話,一談就幾個小時。就這樣一點一點,他用自己的耐心,讓我放棄了抵抗。簡直不可思議。"

布麗吉特後來離婚開始了與馬克龍的戀情,兩人於2007年結婚。

據傳記作家安·弗爾達說,這樣一段不同尋常的戀情,也反映了馬克龍的執著與自信。

弗爾達說,多年以來,他們夫婦行事低調不喜歡曝光。但是自從馬克龍宣佈競選總統以來,情況有所變化。"他希望讓大眾覺得,如果他能夠在一個鄉下小鎮,頂住各種羞辱和嘲笑征服一個年長他24歲有三個孩子的有夫之婦,那麼他也能用同樣的方法征服法國。"

競選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5年6月,馬克龍與妻子抵達法國總統府參加晚會。

馬克龍競選總部內,氣氛更像硅谷而不像在巴黎市中心。這裏,主要的顏色是紅黃藍、大部分的人都穿著T恤衫,上下鋪隨時能讓精疲力盡的志願者休息,而絶大部分的志願者都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

馬克龍一再強調他希望創造出一種新型政治。由於沒有任何現有的政黨架構可以依靠,他必須依賴支持者們的自願與忠心。

要將政治理念分化的選民團結在自己周圍,候選人獨特的個人魅力很有用處。但是所有的政治運動都需要理念才能有凝聚力。

馬克龍在發表政治宣言前,曾在全國範圍挨家挨戶調查選民的態度和不滿。

"前進運動"的志願人員向所有能遇到的選民問兩個問題:現在法國哪些好?哪些不好?

而得到的回答相當矛盾。很多人說學校好,但是全國的教育體制不好。在人們看來,學校和教育體制是兩回事。

當馬克龍最終拿出他的競選政綱時,對手嘲笑他含糊不清,不夠具體。批評他的人說:馬克龍對所有東西既支持又反對。

極右翼政黨對手瑪麗安·勒龐就曾在競選辯論中嘲笑說:馬克龍先生,您很有天賦,您一口氣說了七分鐘,我卻總結不出來你說了什麼。你說的都是空話!

但是,「說空話」的馬克龍卻在第一輪的投票中領先。這除了競選策略,恐怕還需要運氣。

馬克龍的運氣最終怎樣,5月7日將有分曉。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