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約定,要有一個人活下來把事情告訴大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梁聖岳在加德滿都醫院的病榻中接受BBC尼泊爾語網專訪。

迷失在喜馬拉雅山間已經一個半月,大雪下了很多天后停了,天晴了,從昏睡中蘇醒的梁聖岳使勁搖躺在身邊的女友。她沒反應,好像熟睡不醒。

後來他慢慢意識到,她已經離開人世。這時距救援隊找到他們還有3天。

「那時候我沒有哭。因為我們之前有約定好,一定要有一個人活下來把這件事情告訴大家,」他說。

這時他已經脫離危險,在尼泊爾加德滿都醫院病牀上接受BBC尼泊爾語科記者普亞(Surendra Phuyal)採訪,回憶這些天是怎麼度過的。

梁聖岳21歲,台灣新竹人,今年2月跟19歲的女友劉宸君到尼泊爾喜馬拉雅山麓南坡徒步,遇大雪迷路,失蹤47後獲救,劉宸君沒能堅持到最後。

尼泊爾高海拔搜救隊4月26日在靠近達定縣(Dhading)提普林村(Tipling)的峽谷發現兩人。那裏海拔約2600公尺。

他們失蹤前最後的身影是3月9日在達定縣北方被發現,後來因為大雪迷路而脫離登山徑。

梁聖岳還記得是怎麼迷路的。3月10日早上,雪不是很深,當地居民告訴他們路不難走。

從提普林村出發,經過一個山口行山者歇腳的小屋,沒有停留,繼續走。但到下午出現大風雪,「非常大,非常大。」

圖片版權 尋人網站截圖
Image caption 這是尼泊爾失蹤登山客網站上,梁聖岳和劉宸君頁面上的尋人照片。梁聖岳的父親曾對台灣媒體表示,這是梁聖岳劉宸君第一次到喜馬拉雅山區徒步,走的步道都低於海拔5000公尺,是村與村之間的聯絡道路,難度不算高,因此沒有聘請嚮導。

這時,他們做了一個致命的決定 - 繼續往前走,趕到下一個休息點。

「但是到半路的時候,我們認為主路是往下的,往下到村子的。沒想到卻走到了河谷。我們在那裏找到了一個小洞躲了起來。」

梁聖岳和劉宸君原定在3月10日與家屬聯繫,但自此失聯,5天之後家屬向外交部求助尋人。

根據台灣媒體報道,梁聖岳曾就讀新竹高級中學,高三下學期休學後曾從福建騎單車到新疆,旅程超過7000公里。劉宸君在東華大學華文系讀了一學期之後休學。兩人從2016年開始交往,今年二月從印度進入尼泊爾登山。

前三個禮拜,他們吃泡麵、生米、煮熟的馬鈴薯,餅乾,還有麵粉,三個禮拜吃完了這些食物。之後,就只剩下食用油和鹽巴。水是不缺的,因為他們棲身的山洞就在溪邊。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梁聖岳獲救後被送往位於加德滿都的醫院,已經脫離險境。

失蹤的七周內梁聖岳瘦了30公斤,獲救時頭髮上滿是虱子,一隻腳上布滿了蛆。

給他治療的醫師卡齊(Sanjaya Karki)對BBC尼泊爾語科記者普亞(Surendra Phuyal)說:「他(梁聖岳)可以說話,只是語速有點慢。他告訴我他的女友在3天前過世。他沒有嚴重外傷,但有受到蟲咬的傷。」

他記得,「第一個禮拜其實我們一直覺得搜救隊可能很快就會來,一直在吹口哨,可能很像很多昆蟲的聲音。後來我們覺得總是這樣想可能會瘋掉,會為了這些聲音而做出一些可能更難以挽回的事情。所以我們就決定好好安靜的等待。」

一直吹口哨也覺得很浪費體力。就靜靜等待,相互打氣鼓勁。

尼泊爾警方曾僱三名嚮導及一架直升機搜尋。喜瑪拉雅山區的嚮導和當地媒體也知道兩人失蹤,但持續的降雪和零星雪崩讓搜救過程困難重重。直到 4月26日,當地山民發現了他們,隨後直升機趕到。

「她突然在4月23號的中午過後就整個人開始精神非常的好。一直喊叫她的家人,爸爸、媽媽、姑姑還有我的名字,」他回憶道。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兩人被困在距離加德滿都西北部約100公里的山區。

那天,梁聖岳的狀況不是非常好。因為洞裏滴水,他早上試著爬出洞穴晾曬濕了的睡袋,回到洞裏時非常虛弱,倒在她身邊休息。

「等我傍晚醒來的時候她一直都沒有動。但是我那個時候可能還認為她沒有過世。」

「我等了一個晚上,但她就真的這樣走掉了。」當時他在昏睡。

快天晴了,他醒過來,伸手搖晃一動不動躺在那裏的她,「覺得她那時是睡著了一樣,覺得她還沒這樣子過世。」

他說他沒哭。

躺在醫院的梁聖岳說,「她會祝福我的,一輩子祝福我。儘管山奪走了她的生命,我相信她還是愛山的。」

他說,「我們」還會繼續登山,繼續擁抱大自然。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圍繞BBC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