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危機:教宗方濟各促國際調停 宗座過去都怎樣說?

教宗方濟各在從開羅返回羅馬的飛機上向記者們講話(29/4/2017)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教宗方濟各警告說,朝鮮半島一旦爆發戰爭,「人性的好些部分」會被摧毀。

朝鮮核問題所引起的國際關注持續擴大,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開腔呼籲國際社會調停美國與朝鮮之間日趨僵持的緊張關係。

教宗星期六(4月29日)結束訪問埃及開羅後,在回程的飛機上對記者們提出此觀點,並提議讓挪威充當這位「中間人」。

教宗是在朝鮮再次試射導彈後發表這番言論,並警告說當前的危機很可能引發災難性戰爭,「人性的好些部分」恐將被摧毀。

美國與韓國均稱,平壤試射的這枚導彈升空不久後就爆炸墜落,即實驗失敗。美國總統特朗普指責金正恩政權「不尊重」中國及其國家主席習近平。

美國國務院去年8月發表的2015年《國際宗教自由報告》稱,雖然有憲法條文保障,但宗教自由在朝鮮「並不存在」。截至2002年有1.2萬名基督教新教徒和800名羅馬天主教徒。

勞動黨政權於1948年建政後設立了官方教會「朝鮮基督教聯盟」,相當於中共政權下的中國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和中國基督教協會,與梵蒂岡教廷互不從屬。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朝鮮近日多次試射導彈,多方認為半島局勢走至劍拔弩張之境地。

教宗到底怎麼說?

教宗在飛機上說:「世界上有諸多協調人,一些和事老會主動請纓,挪威就是一個例子。」

教宗還說,朝鮮半島局勢已經「過熱」,聯合國的權威又被「過渡衝淡」,「道路就是談判的道路,就是外交解決的道路」。

教宗的這番講話與朝鮮僅餘的盟友——中國——如出一轍。中國外長王毅星期五(28日)在紐約出席聯合國安理會朝鮮半島核問題部長級會議之際說,當前半島局勢劍拔弩張、一觸即發,「只有通過對話談判、以和平方式解決半島核問題,才是唯一現實可行的正確選擇」。

與此同時,這番話也似乎在回應今年年初的另一番評論——不時參與美朝外交斡旋的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理查森(Bill Richardson)接受BBC連線採訪時提出,朝鮮問題需要「新的外交」,「也許是聯合國、也許是教宗」來帶領朝鮮走出閉關鎖國的局面。

教宗方濟各第一次談朝鮮嗎?

圖片版權 AFP

公開報道上不常看見宗座對朝鮮半島局勢的評論,但他在2014年訪問韓國時曾公開呼籲韓朝雙方和解。

教宗當時在首爾主持大型彌撒時說:「作為教徒與韓國人,我現在請求大家斷然揚棄猜忌、對立與競爭的思考方式,為努力營造福音教誨社會及立足於韓民族高貴傳統價值的文化而邁進。」

在這場彌撒之前,教宗又在參觀一處殉道者紀念地時,同時提到有意促進梵蒂岡與朝鮮和中國的對話。當年平壤在教宗到達之際也曾發射導彈示威

目前梵蒂岡作為主權國家仍然承認台北而非北京政府,在朝鮮半島則與擁有大批不同宗派基督徒的韓國有邦交,而從未與朝鮮有任何正式往來。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06年建成的俄羅斯正教(東正教)教堂平壤貞柏寺院曾讓韓國對朝鮮開放信仰自由抱有一絲希望。

勞動黨建政以來,歷代教宗都怎樣說朝鮮?

方濟各的前任——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也是少見於公開場合中發表對朝鮮事務的看法。但在2013年2月他宣佈退位之際,韓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濟州教區姜禹一主教曾致函感謝本篤十六世對朝鮮的關懷。

信函說,榮休教宗「展示了其對朝鮮人民處於極度貧困中的深切關注,且不遺餘力地為他們提供財政援助」。

再上一任的教宗約望·保祿二世(若望·保祿二世)則與朝鮮有一段較精彩的互動:總部設在香港的獨立教會新聞機構天亞社2014年曾發表一篇文章,回顧約望保祿二世於1984年5月與1989年10月的兩次韓國之旅。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約望·保祿二世駕崩時韓國悼念者眾。

文章說,1988年12月傳出消息,韓國教會人員試圖促成教宗的飛機在平壤降落,再讓其循陸路經過板門店休戰村進入韓國,繼而抵達漢城(今首爾)訪問。此舉最終並未實現。

但約望·保祿二世在大型彌撒中為朝鮮祈禱,在講道時談到朝鮮半島是個「還沒能在和平與正義下合二為一的分裂世界」,又在會晤總統盧泰愚時促請漢城與平壤「和睦相處」。

至2000年,韓朝雙方在漢城政府的「陽光政策」下關係緩和,韓國總統金大中歷史性北上會晤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平壤繼而向約望·保祿二世教宗發出訪問邀請,但同樣未能成事。

可謂見證朝鮮勞動黨建立政權的教宗庇護十二世則是間接觸碰了朝鮮問題——1942年梵蒂岡正式與中國建交並派駐公使,1949年中華民國國民黨政權戰敗播遷台灣時,梵蒂岡公使繼續留駐南京。結果到1950年朝鮮戰爭(韓戰)爆發,中共開始排擠外國傳教士,時任梵蒂岡駐華公使黎培理(Antonio Riberi)總主教後來被驅逐。

庇護十二世為此曾對中國發出通諭,但他有否在任何文件中談論朝鮮問題,目前從已公開的報道中不得而知。

教宗方濟各為什麼別的都沒提,就提挪威?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挪威講和「力作」——哥倫比亞兩次和談。

教宗舉例說挪威可以充當美朝之間的「和事佬」,但沒有進一步申明原因。然而挪威前不久才促成了一場廣為人知的大和談。

2016年8月,哥倫比亞政府與該國最大反叛武裝——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達成歷史性和約,結束超過半個世紀的內戰狀態。這份和約在一場公投中被推翻,但雙方很快就在11月達成二次和約。

為這兩場和談充當調停人的,正是挪威與古巴。

而這也不是挪威第一次主持歷史性和談,1993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奧斯陸協定》同樣是這個北歐國家的「馳名產品」。

作為諾貝爾和平獎的主管國,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向哥倫比亞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頒發了2016年的和平獎。這與1994年向以色列總理拉賓、外長佩雷斯和巴勒斯坦自治當局主席阿拉法頒獎如出一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挪威帶來了以巴《奧斯陸協定》,也為佩雷斯(中)、拉賓(右)和阿拉法特(左)送上諾貝爾獎。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