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測特朗普下個執政百日:他會成功嗎?

美國總統特朗普
Image caption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首個一百天已經過去。下個百日執政將如何?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首個一百天已經過去。現在深呼吸一下:快速檢討以下特朗普執政百日的政績,然後再展望未來。

正如我在上周所解釋的,特朗普的百日政績迄今為止完全是"混搭"風格。儘管他的立法成果不足,但特朗普通過行政行動取得一些成功,特別是在移民執法和收回監管等領域。

特朗普已在最高法院取得了成績,儘管這更反映了繼承公開席位的情況(感謝去年共和黨的頑固態度),而不是總統的任何特別成就。

如何評說特朗普百日政績?

儘管執政百日獲得媒體和白宮本身的相當關注,但這是僅僅是特朗普第一任期的一小部分。

特朗普仍有1,350天的執政時間,大約90%的執政故事尚未書寫。 特朗普究竟會被視為一位成功或者失敗的總統,或者說,他是否有希望獲得第二屆任期,將在未來數月和幾年內確定。

上任首個一百天過去後會發生什麼? 鑒於我們在過去100天裏所看到的,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有時候,這就像魔術八球一樣,如能做出預測就好了。


經濟方面如何?

當被問及白宮的減稅計劃時,美國財政部長史蒂夫·努欽(Steve Mnuchin)表示,這事"有關就業、就業和就業"。就業機會和經濟狀況如何,將成為評判特朗普總統政績的決定性問題。

2008年爆發的美國經濟大衰退仍對美國良知留下深深的陰影,選民蜂擁而至支持特朗普,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承諾將實施促進經濟增長和保障金融安全的措施。對於許多需費時從上次衰退中緩過氣來的白人工薪階層選民來說,就更是如此。

正如他的許多競選承諾一樣,特朗普為其行政團隊設置了一個非常高的目標,反覆承諾將實現年均4%的經濟增長率,這一目標遠遠超過了目前的趨勢線。

特朗普繼承了一個穩定的經濟體,失業率低,增長穩定。在他上任的首個一百天,美國股市蓬勃發展,消費者信心增加,但最近公布的經濟增長率(即2017年第一季度為0.7%),可能意味著未來的不確定性。

說到底,特朗普的執政業績以及他所有的貿易、稅收和監管政策,將依據國家底線和普通美國人來制定,而非針對華爾街的的立場來作出評判。

特朗普能贏嗎?——無法控制的宏觀經濟因素可能大大影響總統的政策決定,就國家的經濟狀況而言,總統所受到的褒貶遠超他們應得的評價。總統任期的四年很長,但特朗普的開局步伐堅實,贏的機會正向他傾斜。


移民政策方面如何?

美國總統擁有對移民政策的廣泛權威,特朗普沒有避免使用它。 然而,朗普普最高調的兩個舉動已在法庭上陷入僵局。美國上訴法院第九巡迴法庭在本月晚些時候將針對特朗普第二次暫停實行難民重新安置,以及禁止六個主要是穆斯林國家的公民進入美國的禁令舉行聽證會。

除此之外,特朗普頒布行政命令,指示聯邦政府扣留不與移民官員完全合作的所謂"庇護城市"的聯邦撥款,但這一行政令 上周在加利福尼亞州被加州北區法院一名聯邦法官推翻。

特朗普在競選時承諾將在美國和墨西哥邊界修建圍牆。圍繞是否修建這座阻擋移民圍牆的爭執一直在持續。看來政府會把修牆撥款資金作為最近結束的預算談判的條件,但白宮後來撤回這一立場,似乎更願意在秋季預算討論中打一場特殊的戰鬥。

在競選中,特朗普也承諾改革合法移民,減少新抵美定居者的人數,改變獲得優先簽證的申請人類別,檢討工作簽證發放計劃,這些都可能會影響高技術人員的簽證申請。

特朗普能贏嗎?——特朗普總統有這些權力,而且有明顯的願望行使這些權力。 不過,保守派大法官佔多數的美國最高法院將是特朗普行為合法性的最終裁決者。


行政任命方面如何?

特朗普總統上任之後最顯著的其中一個特點就是,白宮任命行政班子成員的速度非常緩慢。

雖然特朗普無情地抨擊參議院民主黨人,(錯誤地)稱他們正前所未有地拖延確認他的內閣人選任命,但他本人也在任命低級職位人選方面拖拖拉拉。 國務次卿、副國務卿和大使人選的任命也許不會受到全國媒體的關注,但他們主要負責各機構和部門的日常運作和磨合,並在海外代表美國。

其中一些可能是有意為之。人員匱乏的官僚機構很難抵擋預算削減的計劃,特朗普政府也似乎將減少職業僱員在國務院的影響力。 然而,在其他方面,比如經濟、社會和貿易政策方面,人手匱乏限制了行政當局實現目標的能力。

特朗普能贏嗎?——當然可以 ,只需要交給國會一系列任命名單。不過,有時候看起來,似乎他寧願混亂。


外交政策方面如何?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承諾對美國的外交政策做出重大調整,把美國放在第一位。 然而,特朗普政府正面臨著兩個潛在的國際衝突局面,它們可能對特朗普所謂的避免全球糾纏的想法提出挑戰。

隨著美國對敘利亞政府機場進行導彈襲擊,美國一直致力於在該國內戰中懲罰違反國際法的行為,特別是使用化武的行為。如果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決定再次對平民動手,特朗普將面臨作出軍事回應的壓力,而新的回應將不僅僅限於艦載導彈襲擊的方式。

與此同時,朝鮮研發核武和彈道導彈的計劃持續令局勢緊張。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最近表示,對朝鮮的"戰略耐心時代已經結束了",而"戰略耐心"政策是奧巴馬政府此前公開表明的對朝政策。不過,朝鮮領導人金正恩似乎並沒有受到任何阻嚇,朝鮮可以針對美國的襲擊對韓國展開大規模攻擊,韓國首都首爾離非軍事區僅有55公里。

在敘利亞和朝鮮問題上,特朗普總統要麼在言辭上更上一層樓,採取升級行動,要麼給人留下一個印象,即他的威脅空洞無物。

此外,還有一些現在看不到的外交政策危機。比如,烏克蘭、也門、阿富汗和南中國海等,無人知道特朗普可能面對的最艱巨挑戰來自哪裏。

特朗普能贏嗎?——作為總統,特朗普無處不再,有時對某些國家磨刀霍霍,有時卻視而不見。


貿易方面如何?

特朗普在在競選期間談到貿易問題時異常強硬,在未來的日子裏,他仍有時間將承諾兌現。

特朗普近日與加拿大就軟木材和乳製品問題發生爭議,這似乎是有爭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重新談判的前奏。 特朗普在周四曾告訴記者,離美國退出"可怕的"貿易協定僅有幾天時間了,可特朗普在與墨西哥和加拿大領導人交談之後卻改變了主意。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特朗普對諸如加拿大奶製品等貿易問題的關切,本來將在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中得到解決,可他上任後,已將該協定拋棄。

在競選期間,特朗普也經常"向中國開炮",但在上任之後,針對中國的口氣大大地軟化了。就目前來看,美國沒有與其最大的貿易伙伴就經濟問題攤牌的任何跡象。

特朗普能贏嗎?——由於中國並未被擺上台,特朗普必須尋找方法,通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重新談判,達成"更好的交易",但這個過程將漫長而複雜。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奶製品之戰:為什麼特朗普就奶製品進口問題威脅加拿大?(英文)

立法方面如何?

目前有一絲希望,眾議院很快就可以達成廢除和取代奧巴馬醫保(Obamacare)計劃的協議。 不管結果如何,他們會在參議院面臨更大的障礙,因為許多共和黨參議員反對眾議院提出的部分提案。

特朗普下一個重大立法優先事項是稅收改革,鑒於目前政府的建議模糊不清,稅收改革還處於早期階段,似乎國會共和黨人將不得不再次重組政策,但有關作法在醫保改革方案上沒有太好的效果。

特朗普在競選中還對基礎設施建設開支和新的托兒福利做出承諾。 這兩個領域都可以成為兩黨合作的好地方,可前提是,在上任首個一百天裏無情抨擊民主黨之後,特朗普總統仍然可以將民主黨哄騙上談判桌。

或者,特朗普不要求重啟廢除和取代奧巴馬醫保計劃,而讓基礎設施開支計劃先行,破解民主黨的抵抗。然而,時過境遷,他仍然擁有共和黨多數票,明年的國會選舉越接近,黨派將面臨越大的壓力,得拿出成就來。

特朗普能贏嗎?—— 共和黨人目前入主白宮並控制了國會兩院。 他們肯定會在某個時候達成某項立法成就。


選舉方面如何?

啊,是的,中期選舉。2018年11月進行的中期選舉牽涉到改選參議院席位的三分之一,所有眾議院議席,以及36個州(包括佛羅里達州、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加利福尼亞州等)的州長選舉投票。

傳統上來說,控制總統職位的黨派在這次選舉中處於不利地位,因為下台的黨派往往更有動力去投票,而導致總統上台的政治鐘擺卻向另一個方向擺動。例如,奧巴馬和民主黨在2010年和2014年遭受了重大的失敗,共和黨人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也在2006年遭受同樣命運。

特朗普至少還有點幸運,因為參議院在2018年的改選席位很大程度上來自他所控制的州,如印第安納州、西弗吉尼亞州、蒙大拿州和密蘇里州。儘管如共和黨現在在參議院的多數席位僅佔兩席,但民主黨人將被迫捍衛的危險席位遠比共和黨人更多。

不過,眾議院可能是另一回事。雖然人口統計數據和國會地區劃分方式有利於共和黨人,但如果特朗普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不受歡迎,民主黨選民投票率高漲,那麼他們就可以奪得24個議席,從而贏得國會下院,這將是自2010年以來的首次。

所有這一切都很重要,不僅是因為民主黨奪得對國會一半的控制權將嚴重阻礙特朗普通過任何立法的能力,而且還會使民主黨擁有一個平台,更積極地監督總統的行動。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民主黨人可以激怒特朗普嗎?(英文)

回顧一下奧巴馬執政期間共和黨人在國會進行的一系列聽證和調查。現在再想像一下,民主黨人將如何對特朗普的報稅問題、據稱與俄羅斯的關係,以及他的商業帝國內的可能利益衝突等問題展開調查。

要想預覽明年的情況,請留意今年11月在弗吉尼亞州和新澤西舉行的州長選舉,以及今春即將在蒙大拿州和喬治亞州舉行的州眾議院特別選舉。

特朗普能贏嗎?——歷史不在總統一邊。問題在於殺出一條血路,得費多大的勁兒。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