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脫北者之子」面臨的內外挑戰

Moon Jae-in, the presidential candidate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of Korea, attends his election campaign rally in Seoul on 8 May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文在寅支持改變對朝策略,和朝鮮展開對話。

儘管韓國大選結果並不是一場壓倒性的勝利,但它確實能夠反映出這個國家政治重心的劇變。

文在寅(Moon Jae-in)以41%的得票率獲勝。儘管這不是一個預料中的結果,但也符合了很多觀察人士的預期——韓國民眾更多地傾向於左翼,他們正在拋棄2008年以來佔據青瓦台的保守派政治人物。

64歲的文在寅的個人經歷簡直就是一部韓國政治歷史的縮影,它覆蓋了韓國的公民反抗運動,以及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改變了整個國家的民主化運動。

文在寅是1950年代一個逃亡韓國的朝鮮家庭中的長子,他的家庭在朝鮮戰爭最激烈的時候逃離祖國。他本人在貧窮環境中長大,並且和那一代人一起,在此起彼伏的抗議獨裁政府的運動中度過了學生生涯,他們抗議的對象是朴正熙(Park Chung-hee)領導的獨裁政權,該政權在1961-1979年期間掌控韓國。

成長為一名人權律師後,文在寅在1980年代和另一位激進的律師盧武鉉(Roh Moo-hyun)共事。後者在2003年出任韓國總統,他努力反對的目標是朴正熙繼任者全斗煥(Chun Do-hwan)執掌的軍人政權。

和盧武鉉的關係幫助文在寅取得了靠近舞台中央的位置,他的最高職位是盧武鉉總統的幕僚長,這也為他後來出任韓國主要反對黨民主黨領袖鋪平了道路。

內政:改革呼聲

由於擁有豐富的挑戰傳統的經驗,文在寅在倒樸(前任總統朴槿惠)陣營中獲得了廣泛支持,被視為天然的接任人選。朴槿惠(Park Geun-hye)已經被關押並等待判決,她被控向韓國財團索取高達7000萬美元的好處。

文在寅當選後面臨的首要政治挑戰就是,如何實現把朴槿惠拉下馬的民粹主義者以及改革派希望的轉型——消除韓國長久以來存在腐敗的、精英化的政治及公司文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支持文在寅的標語

齊心協力地努力工作、團結以及相信發展將惠及大眾是韓國戰後實現經濟高速增長的前提。但在當今韓國社會,尤其在年輕人的眼中,這種付出然後收獲的模式正被越來越嚴重的財富分配不公、機會缺失的現象所取代。

作為一名有著現實主義名聲的資深政客,文在寅應該面對這一挑戰,但他也會遇到一些難題。

首先,彈劾危機導致的特殊局面讓他無法獲得轉換時期,以任命自己人擔任重要政府職位。在上任之初,他不得不和前政府遺留下來的官員共事。

另一方面,他所在的民主黨雖然在國會成為第一大黨,但並沒有取得過半席位。因此他不得不尋求建立聯盟,以應對掌握著35%議席的自由黨的。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前任總統朴槿惠已遭到彈劾下台。

文在寅已經意識到自己必須跳出政黨之爭,他已經宣稱"將成為全體韓國人民的總統"。

這一願望說起來容易,實現起來很難。朴槿惠2013年上任之初也說過同樣的話。文在寅需要降低預期,不要指望能夠立即激烈改變韓國的政治和公司文化——主要原因之一是,韓國精英階層的特權以及濫權行為和整個社會攪和在了一起。

外交:挑戰重重

如果說內政還不會給文在寅帶來太大問題,在外交方面他面對的挑戰則實在太多。

首要問題是如何應對來自朝鮮的核威脅。偏離軌道的33歲朝鮮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un)一意孤行地發展核武器和洲際導彈。除此之外,文在寅還需要找到一種建設性的方式和美國總統特朗普合作。在喜好戰爭威脅、喜好邊緣政策(brinkmanship)和單邊決定方面,特朗普和金正恩頗為相似。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文在寅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來自朝鮮的核威脅。

文在寅在競選過程中小心翼翼地走著獨木橋,清楚地表達了將會和朝鮮進行對話的觀點,但他避免公開表達和華盛頓向左的立場。

儘管如此,韓國左派歷史以來有著反美傳統。對文在寅來說,雖然他有可能最終和更加傾向於鷹派以及對抗的美國新政府決裂,但在盧武鉉政權中長期任職的經歷會讓他避免和華盛頓進行無謂的對抗。

通往平壤的道路最終必然經過北京,中國畢竟還在為朝鮮提供大量的食物和能源。韓國最近同意美軍部署薩德的舉動已經讓中韓關係激化,中國政府採取的倉促應對舉措是,打擊一些在華投資的韓國大公司,試圖達到嚇唬並促使韓國政府改變決定的效果。

為了對付平壤,文在寅會希望北京發揮作用,但他不會付出在主權方面做出讓步的代價。

另一個雙邊關係的潛在衝突點是日本。安倍政府採取鷹派立場,希望最大程度遏制和打壓朝鮮,並支持特朗普的高風險策略。日本方面相信,一旦局勢惡化為衝突甚至戰爭,它不會處於前線。

考慮到首爾的2000萬市民被朝鮮大炮射程覆蓋這一因素,韓國應該傾向於更加軟化的姿態。在這種情況下,慰安婦的歷史可能再次回到日韓雙邊外交的中心。

總的來說,文在寅應對這些外交挑戰時需要足夠的彈性、協商技巧以及政策預判。這並不意味著他可以整體偏離政治中心,而是需要在各種衝突和挑戰之上找到一條適當的通道。

約翰·尼爾森-萊特(Dr John Nilsson-Wright)是劍橋大學日本政治及東亞國際關係高級講師,還擔任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亞洲項目東北亞資深研究員。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