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萬學獲刑兩年 印尼華人有何反應?

cover

印尼首都雅加達一法院裁定華裔省長鍾萬學犯有褻瀆《可蘭經》罪,判處他兩年監禁。鍾萬學將提出上訴。

印尼法律援助機構基金會分支主席波納馬表示,對鍾萬學的判決將使印尼少數族裔社區,特別是華人社區不敢發聲,不敢參與政治進程。

BBC記者採訪目前在雅加達以及海外的印尼華人,他們就鍾萬學被判刑談了他們的看法。

圖片版權 Aline Djayasukmana
Image caption Aline聽到鍾萬學被判刑的消息後感到非常失望。

Aline接受BBC印尼語記者採訪時說,"當我聽到這個判決時,我感到非常悲觀,感到沒有任何希望,就像失戀一樣,感到很傷心。"

這位居住在雅加達的華裔女作家說,對鍾萬學判刑是企圖讓這樣的事情合法化:可以給任何人定罪,可以關押任何少數族群。

但是Aline指出,」鍾萬學提到《古蘭經》是不明智的做法,但是他是否因此就應該受到監禁,完全不應該。「

她披露,自從發生鍾萬學案以來,一些極端團體開始借題發揮,大做文章。

她指出,」如果這個案子涉及的不是華人,不是基督徒,就不會出現這樣的形勢。那些在外面喊叫的人士不但指責鍾萬學,而且還指責他的華人背景。他們謾罵他的華人身份。這意味著,在這個國家仍然存在著根深蒂固的仇視。但我生來就是華人,這是不能選擇的。「

圖片版權 ED WRAY/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尼一些穆斯林組織慶祝雅加達特區首長鍾萬學被判入獄兩年。

當鍾萬學被判出監禁後,一些團體組織慶祝集會。Aline說,」這些組織釋放出極端的毒素。這個宣判將成為雅加達未來發展的一個轉折點,形勢可能會惡化,也可能會改善。我認為少數族裔可能會更加敢於發聲。

圖片版權 Priscillia Indrajaya
Image caption Priscillia曾經在雅加達市政府任職一段時間。

目前居住在美國舊金山的印尼華人Priscillia Indrajaya本來打算返回印尼,但是聽到鍾萬學被判刑的消息後,她改變了主意。

她在美國加州已經居住了4年。她對BBC說,」我一直希望有機會為鍾萬學工作,至少能在市政府作實習。「

但是當聽到法官對鍾萬學作出的判決以及鍾萬學在雅加達選舉中的失敗,」我的許多朋友都表示想離開印尼。「

圖片版權 ED WRAY/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強烈反對鍾萬學的組織舉行集會,其成員的帽子上印有印尼伊斯蘭解放黨標誌。政府已經下令取締該組織。

Priscillia說,當她聽到鍾萬學被判刑,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非常憤怒,非常悲哀,非常失望。「

她的心情很沉重,因為當華人在雅加達擔任首長時,印尼取得了進步。」她希望印尼不要倒退,回到舊時代。「

圖片版權 Iwan Tandoko
Image caption Iwan說,鍾萬學在雅加達受到排斥,應該到棉蘭市擔任領導。

鍾萬學被判刑不但在首都雅加達引起強烈反應,印尼其他地方也對此案深表關注。北蘇門答臘省首府棉蘭市的華人Iwan Tandoko很有代表性。

他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聲音有些顫抖,」我在印尼出生長大。如果我不發聲,我只能看著印尼走回頭路。「

他說,他之所以支持鍾萬學,是因為」鍾萬學廉潔,關心窮人,不管他們屬於伊斯蘭教,基督教,印度教和佛教。像他這樣的傑出人物被判刑,我是決不能接受的。「

Iwan Tandoko說,當然執法還是要執法。但是他更期待印尼變得更加多元和多樣化。

圖片版權 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鍾萬學被關進雅加達的井皮楠監獄,大批支持者聚集在監獄外對他表示聲援。

」但印尼華人的體育健將參加比賽時,不管來自什麼種族背景的人,都在為他們加油。但是為什麼這樣一位一心為公的雅加達首長卻得不到支持?「

」棉蘭的政府官員因為腐敗不斷被關進監獄。我希望,如果鍾萬學在雅加達擔任首長不能被人接受,他可以到棉蘭擔任首長。我們夢想有這一天。「

圖片版權 LIPI
Image caption 印尼國家科學院資深研究員童如蘭博士認為,鍾萬學被判刑並不會使華人感到擔心,不敢參政。

印尼國家科學院資深研究員童如蘭博士認為,今天的印尼華人社區已經不同於1965年至1998年那段時期。

」(鍾萬學被判刑引發的)印尼華人的恐懼和擔憂不同於1965年至1998年期間發生的事件。1965年華人擔心與共產黨有聯繫,1998年華人擔心社會騷亂。「

童如蘭博士對BBC說,」1998年發生社會騷亂後,印尼華人看到能夠參政的希望,但是當鍾萬學被判刑後,我們知道印尼社會仍然存在著歧視。「

圖片版權 CRYSTALINE DAN SUSANA
Image caption 支持者聚集在市政廳外面,聲援雅加達特區首長鍾萬學。

當記者問她是否擔心印尼華人今後會放棄表達意見,不敢參政呢?

」我不擔心。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對於那些敢於融入社會的華人來說,他們有許多訴求。而那些不敢融入社會的華人,他們總是小心謹慎,猶豫不決。他們過去曾經有許多期待,現在他們開始退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