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調查局前局長將領銜俄羅斯調查

Robert Mueller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穆勒在2001至2013年間曾FBI局長長達12年

曾經擔任聯邦調查局局長的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被任命為特別顧問,將負責領導調查俄羅斯涉嫌干預美國大選以及特朗普陣營與莫斯科是否有關聯的問題。

美國司法部副部長表示,任命穆勒領銜相關調查是出於公共利益考慮,因為調查需要一個局外人。

民主、共和兩黨的政客對這一任命普遍表示讚賞。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上周免去了最近一任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職務,外界質疑特朗普是試圖阻礙FBI調查通俄案,其中包括對已離任的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的調查,此後各方要求任命一個特別檢察官繼續調查俄羅斯問題的呼聲越來越高。

美國媒體的最新報導指,特朗普的過渡團隊在弗林被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前就已經得悉,弗林正在接受調查。

FBI以及美國國會均在就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可能存在的關聯進行調查。

美國情報部門相信,莫斯科有試圖干預大選,以令形勢對共和黨候選人有利。

外界反應

穆勒被任命的消息付出之後一個多小時,特朗普即作出預期,指新的調查將會證明他以及他團隊的清白。此前,白宮曾經表示沒有需要任命一個局外者領導此次調查。

「一次徹底的調查將會證實我們已經知道的事情——我的競選陣營與任何外國團體沒有勾結,」特朗普說。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堅稱,調查將會證明他和團隊的清白

參議院上最高級別的民主黨人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穆勒「正正是擔當這一工作的合適人選」。

眾議院監督委員會(House Oversight Committee)主席傑森·查菲茨(Jason Chaffetz)則說,穆勒有「無可挑剔的聲譽」。

在宣佈任命的聲明中,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說:「公共利益要求我將此次調查交給一個在一定程度上獨立於常規指揮系統之外的人來負責。」

穆勒在此次調查中將擁有廣泛的權力,他說:「我接受這個責任,並且將盡我所能地履行。」


Read more


變數增加了-BBC駐華盛頓記者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分析

在宣佈任命這個特別顧問時,羅森斯坦指出,正在進行當中的通俄案調查屬於「不尋常的情況」。這已經說得很保守。

目前的情況不僅屬於不尋常,而且是前所未見。這個國家從未有過一屆政府在上任之後如此快就捲入如此嚴酷的爭斗當中。在美國總統選舉中,也從未有過如此嚴重的涉及外國勢力的選舉舞弊指控。

但話說回來,美國也從未有過一個像特朗普這樣的總統。

現在,通俄案進入了一個更嚴肅的新階段。穆勒在華盛頓有傑出的聲譽。他曾經和科米共事,當時科米是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的司法部副部長。他對於高壓政治有深刻理解,並懂得如何在各條權力通道上穿行。

他在調查中有廣泛的行動自由,且在必要時有提出犯罪起訴的廣泛權力。

雖然在行政上,穆勒仍然是司法部的一員,並且最終是向特朗普匯報,但是他有如此高的聲望,令他似乎不會被總統的權威壓倒。

獨立調查常常都會有自己的一套,並可能得出出人意料的結論。隨著穆勒的加入,這場遊戲的變數又增加了。


事件背景

在科米突然被免職以及有指控稱特朗普曾要求這個聯邦調查局長終止調查前國家安全顧問與俄羅斯的關係之後,白宮一直籠罩在危機之中。

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曾在特朗普上任前與俄羅斯大使談過話,並在這件事情上誤導了副總統彭斯,之後弗林在二月被迫提出辭職。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特朗普的支持者仍舊堅定

白宮否認曾經向科米施壓,但是一些消息的披露使得民主黨指控特朗普意圖包庇他的團隊與俄羅斯聯繫。

美國傳媒在周三報導,科米在任時寫的一份備忘錄顯示,特朗普曾經要求他停止調查弗林與俄羅斯的關係。

其後,特朗普免去了科米職務的理由是他在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在任國務卿期間使用私人電郵服務器的調查當中處理失當。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弗林因誤導同僚而被解職

《紐約時報》在周四報導,弗林在特朗普就任總統之前就已經向特朗普的過渡團隊報告,聯邦調查局正在調查弗林在特朗普競選期間曾為土耳其擔任說客並獲得報酬的事情。

但隨後,特朗普政府仍然將弗林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這一職務令弗林可以與美國總統直接接觸,並能夠知道美國情報部門所掌握的大量b機密信息。

72歲的穆勒曾在喬治·W·布什和貝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任內擔任FBI局長12年,是自J·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之後在任時間最長的聯邦調查局局長。

他正在一家私人律師事務所任職,外界預期他將辭去該職務,以迴避利益衝突。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