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一個沉陷債務泥潭的國家

Hambantota port from above
Image caption 漢班托塔港是由中國資金投資

中國正在投資數以十億美元計的金錢,在斯里蘭卡建設基礎設施和發展項目,但是很多當地的國民卻覺得,這是在將國土出場給中國人。

通常來說,在亞洲的大多數港口都是一片欣欣向榮的。卡車上滿載貨物,小商店裏坐在喝茶小休的司機和工人。

在斯里蘭卡南部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卻是另一番景象。

雖然已經開放七年,但是通向港口的路看起來幾乎沒有被使用過。路標展示並不是很好,當地人似乎也不太認識,而當我們終於找到這些路時,我們是公路上唯一的車輛。

除了和我們同行的少數幾個安保人員之外,那裏什麼人都沒有。一艘渡車船卸下來自亞洲汽車巨頭品牌的車輛之後悠然地離開港口,而下一艘船的抵達要在兩天之後。

對於一個花費超過10億美金(7.7億英鎊)的港口而言,這樣的業務量根本不夠。

「負擔不起」

漢班托塔港是由一家中國公司建造的,建造成本也是來自中國的貸款。

不過現在,斯里蘭卡要償還這筆債務卻舉步維艱,於是就簽署了協議,將港口的一部分股份交給了一家中國公司,以此償還部分債務。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拉維·卡魯納納亞克曾是財政部長,但在本周上任外交部長。他表示斯里蘭卡需要「推銷自己」

有關協議的條款仍在斯里蘭卡的國會進行討論,但是轉讓的股權可能高達80%。

「一項帶不來任何經濟回報的活動是負擔不起的,」斯里蘭卡外交部長拉維·卡魯納納亞克(Ravi Karunanayake)說,「所以這迫使我們要考慮不同的選項。」

對於漢班托塔港的展望,曾經是它將為斯里蘭卡帶來更多的商船,並且減輕科倫坡港(Colombo port)的壓力——那是亞洲最重要的貨櫃港口之一。

斯里蘭卡位於中東油船前往中國的海路上,對能源輸送安全性的考慮,是中國熱衷於向這裏投資的核心原因。

Image caption 漢班托塔港營利舉步維艱

但是,它同時也密切契合中國富於爭議性的「一帶一路」倡議,該倡議旨在通過陸路和海路的聯通促進中國與世界各國的貿易。

惱怒的當地人

漢班托塔港掙錢困難,一部分原因是它比較地處偏僻。由於附近沒有工業區,於是就沒有天然的就近客戶。

但現在,因為中國看來將接管這個港口,它就成為了中國想要解決的問題。中國正在與斯里蘭卡政府討論建立大型經濟區的計劃——購入1.5萬英畝的土地,建造工廠和辦公室。

但是,很多居住在這些區域的居民不想放棄他們的家和田地。

在港口附近的一座小村莊,當地居民對於這樣的計劃十分憤怒。很多人參加了一月反對投資計劃的大規模抗議。

警方運用的催淚氣體和水炮驅趕人群,一些抗議者被關押數個星期,這一切更加深了不滿。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今年較早前,數以百計活動人士和僧侶示威反對中國在漢班托塔港的投資

「我們想讓世界知道,我們反對這個項目,」在抗議中受了傷的KP·因德蘭尼(KP Indrani)說,「我們不是反對發展,但是他們現在所做的並不會對我們有好處。」

但是,這些協議卻似乎是斯裏蘭向中國支付80億美元欠債當中一部分的最佳方法。

被揮霍的金錢

這個島國的債務總額為640億美元,政府全部財政收入的大約95%都被用於償還債務。

而當這些借來的錢似乎是被揮霍在看起來沒有回報跡象的基礎設施上的時候,造成的破壞性要更大。

在距離漢班托塔港30公里的國際機場,每周只有五個航班起飛,載客數百人。

Image caption 馬特拉·拉賈帕克薩國際機場(Mattala Rajapaksa)並不繁忙

然後是藝術建築級別但是幾乎不怎麼使用的會議中心,還有一個現在不過是偶爾被租用來辦婚禮的板球體育場。

創造就業機會

不過,中國在斯里蘭卡的發展項目也並非全都被證明是失敗。

公路和高速公路在全國各地鋪設,其中一些著實縮短了城鄉之間的交通用時。這幫助促進了旅遊業,那是這個國家最大的外匯收入來源。

「近期來說,會給斯里蘭卡人帶來一些本地的就業機會,」為政府和商家提供投資諮詢的安吉拉·曼奇尼(Angela Mancini)說。

「但是從長遠來說,我想對於斯里蘭卡而言,更大的潛在益處是要真正加入到中國所支持的全球貿易路線體系當中。」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為什麼那麼多的斯里蘭卡人學普通話?(英文)

很多中國資助的項目都是在前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任內計劃和構建的,並且都位於他競選時的選區當中。

無法拒絶的條件

2015年,一屆新的政府上任,他們聲稱要降低斯里蘭卡對中國的依賴,但是財政壓力卻迫使他們向既定路線屈服。

政府一開始是暫緩了中國投資的一個重大項目——在科倫坡港對開海域填海建造的一座全新城市。

但是項目所帶來了14億美元資金被證明了是難以拒絶,這個發展項目在去年重新啟動。

圖片版權 CHEC
Image caption 發展商表示,新城市將會變成南亞的一個金融中心

於是在科倫坡港歷史悠久的加勒菲斯( Galle Face)濱海大道上,那個從前你只能看到海浪和海平線的地方,現在看到的是印度洋上冒起的一片嶄新陸地。

目前的希望是到2040年的時候將它建造成一個現代城市,有華美的辦公大樓和光鮮的住宅區、酒店、度假村、海灘、商場,甚至遊艇碼頭。它的第一部分將會在兩年後投入使用。

作為投資的回報,建造這座城市的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China Harbour Engineering Company,簡稱CHEC)將會得到當中三分之二的商業用地長達99年的租用權。

CHEC科倫坡港城項目的陶爾奇·阿魯維哈爾(Thulci Aluwihare)說:「這個項目將會斯里蘭卡帶來的是估計有150億美元的外國直接投資額。」

「去年,這個國家的外商直接投資額僅僅是3億美元,所以這將是斯里蘭卡的一道催化劑。」

「要保護,不要出賣」

又一次,政府面對著反對的聲音。幾個群體的漁民和當地人進行了抗議和示威。

一些人則是擔心項目對環境帶來的影響。他們不相信政府機構進行的研究,有關研究給予了完全正面的評估。

Image caption 漁民阿魯納·羅山塔(Aruna Roshantha)說,斯里蘭卡人不願意讓土地被奪走

還有很多人擔心中國對這個國家逐漸加強的影響力。

「我們不願意我們的土地給了中國,」一個名叫阿魯納·羅山塔(Aruna Roshantha)的漁民說,「不僅是中國,假如任何一個國家要來拿走斯里蘭卡的土地,我們都不願意。政府應該保護我們的土地,而不是出賣它。」

不過在目前,斯里蘭卡政府並沒有給予太多的討論空間。

外長拉維·卡魯納納亞克說,他們需要展開雙臂歡迎每一個人。

「我們樂意讓印度人進來,我們樂意讓中國人進來,我們樂意讓日本人進來,韓國人、歐洲人,我們都完全沒有問題。」

「基本上,我們就是需要推銷自己,並且在有條理和延續性的基礎上推銷,令經濟外交成為斯里蘭卡的一項營銷工具。」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