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馬克龍的新政黨能贏得他所需的大多數嗎?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congratulates Clermont's rugby players on June 4, 2017 at the Stade de France in Saint-Denis, outside Paris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新上任的總統馬克龍正處在政治蜜月期,但這會持續嗎?

五月,他橫掃所有政壇對手,成為法國總統,不過,埃曼努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的任務才完成了一半。

由於過去從未當選過任何職務,馬克龍領導的是一個沒有國會議員的政黨。在法國國民議會(National Assembly)選舉中,他將需要獲得與總統選舉相似的顛覆性勝利,才能推動他所承認的變革。

法國選民將回到投票站,分別在6月11日和18日進行兩個階段的議會投票。

他能做到嗎?

民調顯示他可以。調查結果持續顯示馬克龍的共和前進黨(La République en Marche,簡寫LREM)明顯領先於對手。

近日的一些民調顯示,共和前進黨可能會吸引30%的選票,遠超中間偏右的法國共和黨和極右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重要的是,這將使得馬克龍的政黨在577個國民議會席位中至少贏得330個,甚至還可能更多。

倫敦大學學院法國政治系教授菲力佩·馬利埃(Philippe Marlière)接受BBC訪問時說,全法國的選民希望給馬克龍充分的空間去實施他的政治綱領。

他的政黨在第一輪的海外選票當中已經取得前期優勢。在11個海外僑民議會席位的選舉當中,LREM候選人在其中10個席位上領先。下面的地圖佔,橘黃色的部分顯示的是馬克龍在總統大選第一輪投票中擊敗政治對手的選區。

選舉是如何進行的?

與總統選舉一樣,議會下院577個議員的投票分兩輪進行。

數以千計的參選人參加第一輪競選,在某一個選區投票率超過25%的前提下,獲得該區超過50%選票的參選人將贏得第一輪競選。

假如無人得票過半,得票達到12.5%或以上的參選人就將留下,繼續進入決勝投票。這與總統大選不一樣——總統大選中只有得票前兩名的參選人能夠進入下一階段。

馬利埃教授說,雖然選舉系統令4700萬法國選民在第一輪投票當中有機會投票給他們喜歡的參選人而不需要有策略性的考慮,但是最終它還是會向大政黨傾斜。

LREM至少需要贏得289個席位,才能贏得絶對大多數。

如果像民調顯示的那樣,國民陣線吸引了大約18%的選票,該黨就會贏得國民議會中的15個席位。而這是一個在總統選舉當中以1060萬票位列第二的政黨。

這是因為,法國與英國一樣,在每一個選區是勝者贏得所有選票。上一次在2012年選舉的時候,國民陣線僅贏得兩個席位。

馬克龍的政黨如何迅速調動形勢?

這確實是頗為重大的成就。馬克龍在2016年4月才開始冒起,他的政黨只有屈指可數的一些參選人,然後在5月7日,他就贏得了總統大選。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LREM
Image caption LREM的參選人(從左至右):馬莉·薩拉、布裏吉特·裏索、安娜·洛克、科琳娜·維爾西尼

在短短數十日內,高歌猛進的共和前進黨卻召集了足夠的參選人,爭奪577個席位當中的526個。在這些參選人當中,266個是女性,219個來自平民社會。

這一政黨已經建立起了社會活動的架構。在馬克龍參選之前,一個由草根人士組成的倡議者網絡敲響了30萬戶居民的大門,來探查選民傾向,從而制訂政策計劃——這一行動被稱為「大遊行」(Grande Marche)。

不過,馬利埃教授說,此次立法機構競選是一個高度集中的事務,從特徵上來說,幾乎是軍事化的。

「它必須如此——如果你是從零開始的話,民主也是有其局限性的。」

那數千個表示有興趣參選的人士最終在重重篩選之下成為了最後的參選名單。

「總體上,他們往往是非常中產、非常白人的,而且其中有一半是絶對的政治新手。它完全是一種未知——可是他們當中的大多數看起來卻是注定要當選的,」馬利埃教授說。

哪些人值得注意?

在馬克龍的陣營中有一些特色鮮明的人物——一個來自阿爾勒的退休鬥牛士馬莉·薩拉(Marie Sara);一個在里爾賣泡芙的創業家布裏吉特·裏索(Brigitte Liso);一個布列塔尼半島的盧旺達難民埃爾維·伯傅利(Hervé Berville);還有賽德里克·維拉尼(Cédric Villani),一個以衣著風格獨特著稱的數學家,會戴大蜘蛛胸針。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巴黎選區的其中一場大戰在社會黨人康巴戴利斯(左)和馬朱比之間展開

其中一些選區的看點值得關注,比如這些:

  • 支持率不高的社會黨人、前總理曼努埃爾·瓦爾斯(Manuel Valls)申請參選,被社會黨和共和前進黨拒絶。他會不會在埃松省的競選中被那個被指散播仇恨的喜劇演員迪厄多內(Dieudonné MBala MBala)或者歌手弗朗西斯·拉朗納(Francis Lalanne)踢出他的席位?
  • 法國北部加來海峽(Pas-de-Calais)的國民陣線領袖瑪麗娜·勒龐(Marine Le Pen)會第三次得到幸運之神眷顧,還是被LREM的新手安娜·洛克(Anne Roquet)打敗?
  • LREM年輕的內閣成員、33歲的穆尼爾·馬朱比(Mounir Mahjoubi)會不會將65歲的社會黨領袖讓-克利斯托弗·康巴戴利斯(Jean-Christophe Cambadélis)從他佔據20年的巴黎選區席位上踢下來?
  • 激進左派的前總統參選人讓-呂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在馬賽與目前佔據席位的社會黨人帕特里克·梅努奇(Patrick Menucci)和LREM的新手科琳娜·維爾西尼(Corinne Versini)爭奪,誰會勝出?

假如共和前進黨勝出,會恪守承諾嗎?

馬利埃教授說,目前沒有人知道。他認為從憲法來看,法國總統是全歐洲最有權力的政治職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改革並不一定像著書一樣簡單

他說:「馬克龍在做的事情對右翼社會黨人以及中間偏右派有吸引力——他們要的是創造新的東西。通常來說,你很難團結這兩派。」

過去歐洲也曾有過新政黨挑戰政權的事例,包括西班牙和意大利,但是很少有真正進入政府執政。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成功上台,但卻難以履行競選承諾。

馬克龍總統面對的考驗將會是要將其黨內的左右兩派因素聚攏起來,同時還有守住中間派的地位。他的第一個大考驗將是他所計劃的勞工改革——被提前洩漏的草案已經在法國強大的工會激起憤怒情緒。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