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仁太子能否為日本皇室帶來「新風」?

德仁親王與明仁天皇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83歲的明仁天皇將在明年年底退位,皇太子德仁親王將繼位。

日本最近通過特別法律,為明仁天皇退位鋪平道路。而預計將在2018年繼位的皇太子德仁親王,與英國有一段頗深的淵源。

告別英倫

1986年,日本皇太子德仁即將結束在牛津大學的留學生活。臨回國之前的幾個星期,他抽出時間走訪了所有自己喜歡地方。

他明白,如果有朝一日故地重遊,自己肯定不能再像個學生一樣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在他的回憶錄中,德仁親王寫道:「小鎮將一如既往,而我的生活將不同。想到這些,心中就有一種莫名地難過,希望時間能停下腳步。」

對皇太子德仁來說,結束留學生活返回祖國,是人生的一個重要階段。時隔30多年後,他面對的是另一個重要的轉型期:父皇明仁已經83歲,早就有意退位讓他接班。為此日本議會在上周(6月9日)通過了特別的法令,為明仁天皇正式退位清除了法律障礙。

明仁天皇預計將在2018年年底退位,成為近200年內第一位禪位的日本天皇。

57歲的皇太子德仁表示,他已經做好了繼位凖備,將遵循父輩的足跡,繼續親民路線「站在人民的身邊」。

以往曾有跡象顯示,德仁與負責皇家事務的官僚們有過衝突。此番歷史的責任提前落在肩頭,他表示將為皇室「帶來新風」。

然而,皇太子德仁的此番宏願實際上困難重重:德仁太子與太子妃膝下無子,僅育有公主愛子內。在日本法律不允許女皇的今天,皇太子德仁多年來面對巨大的子嗣壓力;而太子妃雅子精神健康一直不太穩定。

一輩子守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據說德仁太子與太子妃雅子在西班牙公主的一次茶會上相識

30多年前,德仁皇太子留學英國牛津大學期間,英國外交部向時任首相撒切爾夫人遞交的文件曾形容他是一個:「平易近人,但有點靦腆的年青人。」

1986年,德仁從英國回國後不久與太子妃雅子相識。

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的雅子,通曉數門外語,當時剛剛通過了日本外交部極為嚴格的考試,將成為高級外交官。

德仁與雅子的戀愛持續了多年,部分原因是雅子對嫁入非常保守的皇室心存顧慮。兩人經過七年的愛情長跑,終於在1993年6月成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仁太子與太子妃雅子經過長達七年的愛情長跑後終於在1993年6月結婚。

雅子後來向媒體透露,她答應了德仁皇太子的求婚,因為他曾說過這番話:「你對成為皇親可能會有恐懼和擔心。但是我將一輩子保護你。」

子嗣

成婚後,子嗣問題自然而然成為這對皇室夫婦面臨的最大問題。由於日本不允許女性繼承皇位,皇太子的弟弟當時也沒有兒子,他們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生出繼承人, 要麼修改法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1年公主愛內子出生,皇室子嗣問題仍然未能解決。

皇太子德仁夫婦所面對的壓力可想而知。1994年,德仁皇太子說了一句顯然有言外之音的話:「如果都大驚小怪,我覺得仙鶴都煩。」

2001年,他們終於生下了女兒,愛內子公主,但子嗣問題仍然沒有解決。不久之後,太子妃雅子開始從公眾視線下消失,外界對她的健康揣測紛紛。

2004年,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德仁皇太子表示,太子妃為了適應宮廷生活「精疲力竭」。 他還罕見地強硬講話,指責皇室官員們的行動「否定」她的個性和她的事業。

日本皇室之後宣佈,皇太子妃雅子患有「適應障礙」,而外界認為這是憂鬱症的代名詞。在長達十年的時間內,她很少公開露面。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悠仁親王(後排右二)是日本皇室唯一的皇位繼承人

2006年,德仁皇太子的弟弟秋筱宮文仁親王與王妃紀子生下兒子悠仁親王,日本皇位後繼無人的危機終於緩解。

多愁善感

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研究日本皇室的專家肯尼斯·儒爾夫教授說:皇太子德仁對雅子的呵護,讓有些女性非常感動。可以說,他堅守了自己當年的承諾。

「但是,右翼保守派們根本不在乎他怎麼想,他們覺得他這麼呵護自己的妻子是多愁善感。」

儒爾夫教授說,雅子妃的健康讓皇太子夫婦不能讓公眾更好地認識自己,而現在的明仁天皇在繼位之前就向公眾明確了他們支持的事業。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德仁皇太子和太子妃雅子將接過明仁天皇和皇后的公務責任

他認為,如果說明仁天皇和皇后一直致力於推動殘疾人士融入主流社會的話,那麼德仁皇太子和太子妃「則沒有什麼他們夫婦共同參與推廣的新的事業。」

未來天皇

德仁皇太子眾所周知的愛好包括音樂和中世紀的交通問題。在牛津留學期間,他研究了泰晤士河的交通作用,之後他多次透露對河流的愛好。

自女兒出生後,德仁皇太子親力親為女兒的撫養。在國際間,他對水資源的管理非常熱心,在多個國際會議上發表講話。

雖然根據日本憲法,皇室不參與政務,但德仁皇太子一改這一慣例。2015年2月,當世界各國凖備紀念二戰70週年之際,他表示「以謙卑態度回顧過去,正確傳遞戰爭的悲慘經歷,十分重要。」

Image caption 日本皇室家族

他的此番講話被解讀為是對日本政界民族主義人士有意修正那段歷史發出的警告。

德仁皇太子繼位在即,但日本皇室一方面受制於只傳男不傳女的傳統和法律,另一方面不得不面對皇室子嗣稀少的現實。

日本同志社大學(Doshisha University)的科林·瓊斯教授表示,新天皇要在這場有關皇室前途和改革的討論中發揮什麼作用可能性很小。

他說, 「目前天皇制度的重點就是要防止天皇政治化,防止天皇干預政治。」

儘管遠離政治,日本天皇仍然有繁重的公務在身。天皇雖是象征人物,但天皇仍然要履行憲法職責,還有文化和公開活動必須出席。

瓊斯教授說,「真正的問題是人手短缺。你看看皇室有誰能做這些事情,可供選擇的成員不多。」

瓊斯教授認為,值得注意的是繼位後的德仁與弟弟之間的關係,而他們之間的關係未必是人們習慣看到的那種皇室成員關係。

早在牛津大學求學的年代,德仁皇太子就是一個快樂而且充滿好奇心的學生,願意接受新事物。這樣的特點將在他繼位後很好地體現出來。

京都產業大學(Kyoto Sangyo University) 名譽教授皇室專家所功(Isao Tokoro)認為,德仁皇太子為未來繼位已經做好了凖備。

"皇太子從出生開始就好好培養要做天皇。我覺得他能發揮自己的作用,滿足時代的要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