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人權高專辦為何呼籲泰國修改冒犯君主法

Thais mourn King Bhumibol who died last year and is hugely revered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去年去世的普密蓬國王在泰國人心目中地位崇高(圖為泰國民眾哀悼普密蓬去世)。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呼籲泰國政府修改苛刻的《冒犯君主法(lèse majesté law)》。聯合國人權高專辦表示,對泰國涉"侮辱王室"罪名的起訴率居高不下,以及法庭針對相關罪行持續下達不成比例的嚴厲判罰深表困擾。

聯合國人權高專辦表示,自2014年泰國軍事政變以來,因涉嫌"冒犯君主"而遭到調查的人數比上一年翻了一番,只有4%被控犯罪的人獲得無罪釋放。

大部分"冒犯君主"案件都在軍事法庭審判,聽證不向公眾公開,而被告人權益在軍事法庭經常受到限制。本月初,一名泰國男子被判處35年徒刑,因他在社交媒體"臉書"(Facebook)上發表被指誹謗君主制的貼子。這是迄今為止最嚴厲的懲罰。

兩年前,泰國北部城市清邁的一名婦女也受到同樣苛刻的判罰。

2015年8月7日,泰國兩個軍事法庭依據"冒犯君主法"作出了當時最嚴厲的兩個判決。

在首個判決裏,曼谷一家法院判處一名48歲導遊蓬薩·斯爾布松(Pongsak Sriboonsong)60年監禁。該導遊被控在臉書上批評君主制,他所發表的每個批評貼子導致了10年的刑罰。由於他認罪,刑罰後來被減少為30年。

蓬薩承認,在泰國2014年軍事政變前後的長期政治衝突期間,他的觀點很政治化,並經常在臉書上發表自己的看法。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沙西威蒙在2015年因侮辱泰國王室被判處監禁。

但清邁的第二起案件令人不解。過去從未參與政治活動的一名29歲單身母親沙西威蒙(Sasiwimon)被軍事法庭判處56年監禁,原因也是因為在"臉書"上發表批評君主制的言論。她的刑期在認罪後也被減半。

由於兩個女兒尚且年幼,母親身體不好,她曾經乞求法庭的寬恕,但法庭不為所動。沙西威蒙的故事說明,冒犯君主法的管轄範圍是多麼廣泛,泰國軍政府已把捍衛泰國君主製作為最重要的大事來抓。

錯誤的臉書報復行動

清邁婦女監獄的管理較寬鬆,當局允許家人頻繁探監。但是,沙西威蒙的母親卻因酒店清潔工的工作,加上兩個孫女白天上學而走不開。她們每周最多能去探監一兩次。

探監時得檢查證件並經過安檢,最多需要兩個小時就能進入監獄。有人將沙西威蒙帶出來與我們見面,身穿寬鬆藍色監獄服的她伸出雙臂抱女兒。在允許探監的兩個小時裏,她一直抱著她們不鬆手。

沙西威蒙解釋說,她曾與一位機修工結婚,但丈夫為了另一個女人而拋棄了她。以前在餐廳工作時認識的一位朋友建議她使用假"臉書"帳號實施報復。

沙西威蒙說,這位朋友回到家中,用電腦設立了"臉書"帳號。沙西威蒙在幾天之後才發現她在"臉書"上所留下的言論。這位朋友也從此消失了,她說。

超級保皇派活動家

與此同時,在清邁監督反君主制社交媒體內容的一群超級保皇黨成員發現了違規的"臉書"頁面。

監督小組負責人克里特·伊瑪特空(Krit Yeammaethakorn)回憶說,"我很氣憤","此事無關政治。這是一種自然反應。我們自己在討論一番後決定採取行動"。

Image caption 沙西威蒙被判處監禁後,她的母親照料兩個孫女。

克里特對君主制有強烈的感情。 去年在聽到普密蓬國王去世時,他曾當眾哭泣。 他說,"我知道我們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把國王像神一樣對待的國家。但我們的已故國王不僅僅是一個神,他是一個活神"。

他表示,"這就是泰國人對他的感受。相信在五千年的世界史上,沒有別的國王與他一樣偉大。"

2014年9月27日,克里特的媒體監督小組通知了清邁警方,警方調查最終根據批評君主制的"臉書"頁面追查到了沙西威蒙的電腦。

沙西威蒙記得警方在幾天后到她家搜查。他們沒收了她的電腦和兩部手機。她陪著警方到了車站,那時候她小女兒正在發燒。

警方向她展示了一些"臉書"上的評論,並要她簽字,承認她已看過的這些文件。 沙西威蒙說,她那時不明白她實際上是在簽署口供。 沙西威蒙和她的母親表示,他們對於"冒犯君主法"一無所知。

沙西威蒙說,她有證詞顯示,有人在"臉書"上發佈批評君主制貼子的時候,她正在母親工作的同一家酒店上班,而那里根本沒有互聯網。

戒嚴令與無法上訴

四個月後,當局要求沙西威蒙去警察局報到。從那個時候起,她就一直被關押。

沙西威蒙的母親素臣(Suchin)說,"我以為她去一下就回來。我不知道會這麼嚴重。我以為可能判一年徒刑,甚至緩刑。我們從未販毒,從未殺人,從未偷過東西"。

她說,"當我們知道這個法律的時候,一切都太晚了。我甚至無法相信,我的孩子走了"。

通常情況下,冒犯君主法的案子拒絶保釋,她亦被拒絶保釋。2015年8月7日,在等待了5個月之後,審判的日子終於到來。她的律師說,她幾乎沒有被無罪釋放的機會,她應當改為認罪,以減輕刑罰。

有關指控是在閉門審訊中公布,因為當局認為有關控罪對公眾來說太過敏感。而且由於她認罪,針對她的指控從未獲得驗證。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當局也對涉及泰國新國王哇集拉隆功的內容非常敏感。

素臣回憶說,"宣讀判決時,我的兩耳嗡嗡作響","他們稱這個罪名侮辱了君主,因此要受到很大懲罰。我不知道有多久,本來以為最終可能被判四至五年徒刑。但我從未想過要被判這麼久。20多年,我連10年都沒有想到"。

根據戒嚴令,軍事法庭中沒有上訴權。

在他們租來的清邁小房子裏,牆上的日曆留下了2015年8月7日和28日這頁。我問素臣這是為什麼。她說,儘管大的孫女明白這個判決,但7歲的小孫女以為,媽媽在8月28日就可以出獄。

在清邁租來的小房子牆上還掛著泰國王室的褪色照片。素臣說, "這個家裏沒有一個人曾經侮辱或誹謗君主制。

希望赦免

當媒體監督小組負責人克里特向警方通報"臉書"貼文時,他並不知道是誰發佈的有關內容。如果他知道有兩個女兒的母親將因此長期蹲監獄,他還會這麼做嗎?

克里特表示,他並不後悔,其他人也不會,因為這是一個影響泰國人最為尊重的王室的問題。

Image caption 克里特並不後悔自己的舉報,但希望她能得到赦免。

"這就像一個法官宣佈判決時,仍然設法在情感上保持獨立一樣"。

克里特說,"雖然罪犯年輕,也不懂法,還有兩個孩子,但正確的事情是,即使我們沒有起訴,她也應當被處理,罪犯必須受到懲罰"。

克里特並未詢問沙西威蒙的近況,但希望她能得到赦免。也許官方已承認對她的判決太苛刻,因為她已獲得兩次王室赦免,刑期被降至12年。但即便是這樣,沙西威蒙在兩個女兒長大時才能離開監獄。

儘管有些尷尬,但是沙西威蒙仍然希望再次獲得赦免。她說,她得向被指控侮辱的王室祈求憐憫。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