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特朗普涉俄事件當中未解答的問題

Donald Trump Jr and Natalia Veselnitskaya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本周,小特朗普颳起的小旋風席捲了華盛頓。

本周,小特朗普颳起的小旋風席捲了華盛頓,負責調查特朗普陣營是否曾通途俄羅斯的特別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如今面對著一個有待收拾的亂局。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前聯邦調查局局長以及他的精銳調查團隊被最新披露的電郵搞得有些無所適從。原本相信,他們關注的重點是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特朗普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以及前競選辦主任保羅·曼納福特(Paul Manafort)等人。

結果,關於總統內部圈子是否有人曾在大選期間接受過俄羅斯的幫助,第一批確鑿的證據涉及的卻是特朗普的長子。

小特朗普、總統本人以及他的政府班底很快就修改了他們的辯護口徑。現在他們說,去年6月與俄羅斯律師娜塔莉婭·維塞爾尼茨卡亞(Natalia Veselnitskaya)的會面不過是喧鬧的政治選舉季節中的一件小事,基本上已隨著時間的推移而不再重要,不能代表任何事情,而且他們對此也可以令人欽佩地「公開透明」討論。

國會的核心成員看法卻似乎相反。像緬因州共和黨參議員蘇珊·科林斯(Susan Collins)以及弗吉尼亞州民主黨人馬克·沃納(Mark Warner),就呼籲小特朗普到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作供,愛荷華州共和黨人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則希望將曼納福特帶到他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面前接受質詢。

但是,在國會摩拳擦掌凖備做更多聽證的同時,穆勒仍在幕後運籌帷幄。他會先看哪裏?小特朗普的電郵當中所披露的線索,哪些是穆勒和他的團隊會抓住,進而順藤摸瓜的?

這裏的幾個問題,可能是穆勒想要問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負責調查特朗普陣營是否曾通途俄羅斯的特別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如今面對著一個有待收拾的亂局。

羅伯·戈德斯通Rob Goldstone)認為,俄羅斯政府還做了其他哪些事來幫助特朗普?

音樂經紀人戈德斯通發給小特朗普的第一封爆炸性電郵裏面提到,俄羅斯政府擁有關於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官方文件和信息」。郵件的最後說這是俄羅斯對他父親提供幫助的「其中一部分」,參與幫助的還有身在莫斯科的地產商人阿加拉羅夫(Agalarov)父子「阿拉斯和埃明」。

戈德斯通一上來就提到這樣清晰的細節,頗為令人驚異,而小特朗普說「很喜歡」的那份回復,則似乎是對此不予置評。

可是,這樣的字眼足以令任何一個正在尋找特朗普與俄羅斯共謀證據的人停下來問:「其他的部分是什麼?」


維塞爾尼茨卡亞接下來又做了什麼?

即使維塞爾尼茨卡亞的話當真,她不是俄羅斯政府的代理人,在6月9日的會面中,她既不知道也沒有向特朗普團隊提供任何關於希拉里的黑幕信息,但是她最近承認的一些事情卻能帶出一些無法忽略的問題。

在周二(7月11日),她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訪問中提到,小特朗普、曼納福特以及庫什納可能一直「渴望得到」民主黨對手的黑幕。

「他們很想要,所以只能聽到那些他們想要的想法,」她說。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娜塔莉婭·維塞爾尼茨卡亞或許曾帶著一些關於特朗普陣營的關鍵信息回到俄羅斯

換句話說,維塞爾尼茨卡亞在紐約的會面之後就認定,特朗普陣營既不顧一切地尋求希拉里的黑幕信息,也隨時願意與俄羅斯人溝通,看他們可以提供什麼。

既然維塞爾尼茨卡亞在莫斯科至少是一個人脈甚廣的人物,那就不難想像,這些信息最終會傳到俄羅斯政府那裏。如果美國情報機關是可信的話,俄羅斯政府不久就會通過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服務器以及希拉里陣營一名高官的個人電郵所進行的網絡入侵,獲取一批有關希拉里和民主黨人的黑幕信息。

之後幾個月,那些網絡入侵的細節通過維基解密(Wikileaks)公之於眾,時機也正好對希拉里尤其不利。

在民主黨人召開全國黨代表大會之前幾個星期,有關希拉里的黨內對手伯爾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誹謗信息被曝光。希拉里為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做收費演講的講稿也在最後一次總統大選辯論前幾天曝光——然後特朗普本人也在辯論當中直接提及。

特朗普陣營想要掌握希拉里的黑幕,而俄羅斯政府手上有一大把。穆勒或許應該看看,這些線索是否能夠聯繫在一起。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特朗普支持者對關於通俄的說法不買賬(英文)

戈德斯通有沒有找過特朗普的私人助理?

在戈德斯通第一封郵件裏的另一個小細節,是他提到他可以「通過羅娜把這些信息發給你父親」——指的是特朗普的私人助理羅娜·格拉夫(Rhona Graff)。

格拉夫曾在集團裏做過特朗普的看門人,而且,政治新聞網(Politico)報導的個人資料顯示,總統的商務聯繫人要在白宮渠道之外聯繫他的話,羅娜仍然是他們喜歡的人選。

「如果我真的想要把什麼傳到他耳邊,我很可能會去找羅娜,」特朗普的商業伙伴約翰·卡茲馬提迪斯(John Catsimatidis)告訴該網站說。

白宮表示,特朗普對於兒子和維塞爾尼茨卡亞的會面並不知情——哪怕他的兒子、女婿和競選辦主任都出席了這次在紐約特朗普大廈內進行的會面。

如果要證明這一說法的真確性,羅娜可能是關鍵人物。


埃明·阿加拉羅夫和特朗普在6月6日談了些什麼?

周二早上公布的這一系列電郵當中,提到特朗普和戈德斯通曾試圖安排一次與俄羅斯流行明星兼商人埃明·阿加拉羅夫(Emin Agalarov)的電話通話。

兩人似乎進行過一番激烈討論,之後戈德斯通的下一封電郵就是通知特朗普,他已經被安排在那一周稍後與「俄羅斯政府律師」(即維塞爾卡尼茨卡亞)會面。

穆勒和國會調查人員或許有興趣了解,阿加拉羅夫到底說了什麼,說服特朗普同意進行這一次面對面的相聚。

還有,既然戈德斯通提到埃明和他父親正在協助俄羅斯,為特朗普陣營提供幫助,那阿加拉羅夫與特朗普陣營的關係到底是什麼性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在2016年6月曾於紐約告訴群眾,他將會做一場演講,告訴大家一些關於希拉里的「非常有趣」的信息

特朗普取消了攻擊希拉里的演講,背後是怎麼一回事?

在戈德斯通發給小特朗普的第一封郵件提到,俄羅斯據說掌握著希拉里的犯罪信息,郵件發出之後四天,當時還是候選人的特朗普就承諾,會在之後一周發表一次「重大演講」,談論「克林頓夫婦發生過的所有事情」,包括希拉里在擔任國務卿期間的不當行為指控。

「我想你會覺得這裏的信息量非常大,而且非常、非常有趣,」特朗普說。

特朗普陣營在6月與維塞爾尼茨卡亞會面之後,那一次演講卻沒有了下文。

這是不是在暗示,老特朗普或許事先知道那一次會面——但是卻如小特朗普所說,沒有像承諾的那樣得到希拉里的黑幕信息?

這或許是穆勒正在仔細思量的又一個問題。

關注Anthony Zurcher的Twitter.

相關主題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