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革命聖地」覆滅 「熱血青年」何去何從?

伊拉克政府宣佈,經過9個月的戰鬥,政府軍收復被"伊斯蘭國"佔領3年的北部城市摩蘇爾。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伊拉克政府宣佈,經過9個月的戰鬥,政府軍收復被「伊斯蘭國」佔領3年的北部城市摩蘇爾。

曾經不可一世的"伊斯蘭國"(IS)的伊拉克大本營被攻陷,面臨覆滅。被其極端意識形態蠱惑而奔赴"聖地"的幾萬名外國青年下場如何呢?

7月10日(周一),伊拉克政府宣佈,經過九個月的戰鬥,政府軍已成功收復北部城市摩蘇爾,IS恐怖組織失去了其在伊拉克境內的大本營。

被IS視為"首都"的敘利亞城市拉卡也岌岌可危,由美國支持的庫爾德和阿拉伯武裝正在聯軍空中支援下持續進攻。

另外,多家伊拉克、伊朗和敘利亞的新聞機構和非政府組織都報道,IS最高領袖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已經死亡。但此消息尚未獲得證實。

在其全盛時期,"伊斯蘭國"曾令整個伊斯蘭世界乃至西方發達國家的大批穆斯林青年趨之若鶩。數萬外國穆斯林歷經險阻,不遠萬里來到這個伊斯蘭革命的"聖地"。

如今IS正在全面潰敗,這些來自遠方的"熱血青年"面臨何種命運?

從"井岡山"到"延安"

"伊斯蘭國"從興起到全面潰敗,前後不過幾年時間。2014年,本來只是一個恐怖組織的IS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攻佔大片土地,儼然成為一個嚴格實行伊斯蘭教律法的哈利發國。

IS在興起階段,基本符合前正規軍部隊與地方土匪武裝結合的"井岡山模式"。

IS最初在遜尼派穆斯林居多的伊拉克北部發展。2003年伊拉克戰爭後,在美國支持下建立了由什葉派主導的新政府,前薩達姆政權的軍隊被解散。這些失業軍人心懷不滿,成為IS在伊拉克的骨幹力量。

2014年以後,IS佔領大片土地,具備了相當的經濟軍事實力和宣傳手段,其發展模式演變成"延安模式",即以精心包裝的意識形態宣傳吸引對現狀不滿,又胸懷理想主義的青年加入。

據估計,可能已有4萬名外籍人士加入"伊斯蘭國",其中包括許多西方國家的穆斯林青年。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摩蘇爾被攻下,「伊斯蘭國」的同情者有可能遭到報復。

"為主義獻身"

在IS的外籍成員中,立志奮戰到底、"為主義獻身"的狂熱分子為數不少。

美國政府估計,IS的外籍戰士中,可能有25,000已經被打死。

此前許多報道都指出,IS的外籍戰士往往是該組織中最瘋狂的成員。

據報道,一位伊拉克政府軍將軍說,在摩蘇爾戰役中,有些武裝分子曾試圖逃跑或投降,但他們害怕在逃跑時被外籍戰士打死。

在摩蘇爾現場採訪的BBC記者喬納森·比爾(Jonathan Beale)說,儘管IS丟掉了摩蘇爾,但在伊拉克一些地方仍然負隅頑抗,其扭曲的意識形態也仍然存在。

同時,有跡象顯示,失去領土的IS正在重新成為一個地下恐怖組織,在已被政府軍收復的地區開展襲擊行動。

"信仰危機"

當然,不可能每個人都能在死亡面前維持這樣的獻身精神,曾經的"熱血青年"也難免遭遇信仰危機。

《衛報》今年4月報道,"伊斯蘭國"搖搖欲墜,令許多外籍戰士喪失信心,紛紛逃離伊拉克和敘利亞,試圖轉道土耳其回國,其中許多在邊境被捕。

報道引述土耳其和歐洲國家官員的話說,越來越多的外籍IS成員聯繫本國駐土耳其的使館,希望能夠返回祖國。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國際激進化研究中心的希拉茲·馬赫(Shiraz Maher)說,IS一度標榜自己從勝利走向勝利,吸引了一批年輕人。但一旦面臨失敗,這種吸引力就自然消失了。

他說,儘管其死硬分子仍將繼續戰鬥,但"許多來自歐洲和西方的成員將失去信心,選擇叛逃或投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儘管摩蘇爾被伊拉克政府軍奪回,但是"伊斯蘭國「武裝仍佔據其他城鎮。

"海歸"恐怖分子

但是,選擇歸國的IS成員中,也有一些人並非真心改弦易轍,而是要易地再戰,將恐怖暴力帶回祖國。

西方各國的情報機構相信,有些已經從IS控制區回國的英國、法國、比利時和澳大利亞公民,實際上是IS的境外行動部門的成員。

由於IS在伊拉克和敘利亞面臨潰敗,大批西方IS成員可能回國,這令西方各國安全部門大為緊張。

中國可能也會受到IS"海歸"人員的影響。今年早些時候,伊拉克西部的一個IS分部發佈一段視頻,顯示一名新疆維吾爾族激進分子發誓要返回家鄉,讓中國"血流成河"。

尋找新"聖地"?

對被迫離開伊拉克和敘利亞的IS成員來說,回國並不是唯一可能的出路。

世界上的許多衝突,從阿富汗、伊拉克到前南斯拉夫的波黑共和國,只要涉及穆斯林人口,都可能吸引全球"聖戰者"加入。

全球各地已有許多極端伊斯蘭組織對IS效忠。今年5月,在亞洲的菲律賓,效忠IS的反政府武裝"穆特"組織佔領了馬拉維市,與政府軍發生激烈衝突。

IS官方媒體近日評論說,親IS武裝佔領馬拉維,令人聯想起IS當年攻佔摩蘇爾的盛況。

BBC媒體觀察部的勞拉·史密斯(Laura Smith)分析說,這顯示"伊斯蘭國"的"聖地"是可以轉移的。

只要極端伊斯蘭意識形態繼續存在,這樣的"聖地"就有可能在世界的某個混亂角落重新出現。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