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中巴經濟走廊為何引發爭論?

中巴兩國在2015年4月達成協議,提升兩國戰略合作關係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中巴兩國在2015年4月達成協議,提升兩國戰略合作關係

在北京的官方語境裏,中國與巴基斯坦兩國關係被稱為"長期特殊友好關係"。自2015年4月中巴雙方正式確定相關合作布局至今,作為"一帶一路"倡議先行示範項目、排頭兵和試驗田的中巴經濟走廊舉世矚目。以今年5月下旬薩希瓦爾燃煤電站1號機組投產發電為標誌,走廊建設從全面實施階段進入了早期收獲階段。

與此同時,兩年以來,走廊建設接連遭遇雜音和噪音。炒作、臆測和抹黑使各方增信釋疑的溝通效果打了折扣。不過,包括部分巴基斯坦人士在內的域內外少數群體對走廊建設也確實抱有這樣那樣的疑慮。

這在某種程度上表明,雖然中巴友誼的民意基礎根深蒂固,但兩國普通民眾之間的交流長期滯後,雙方往往自說自話、各唱各調,對彼此的認識存在諸多盲區和誤區。凡此種種,很難不令人感嘆一句:扎心了,老鐵。

站在中方的角度,中巴經濟走廊一定要建,也一定會建成。中國的決心不容懷疑。而恰恰在這一點上,少數外方群體與中方存在著認知上的差異。究其本質,中國眼裏的中巴經濟走廊是經濟合作倡議。同時,它在政治上背靠著中巴獨特的全天候戰略合作伙伴關係和雙方長期積澱的政治互信,在戰略上又肩負著疏解馬六甲困局、夯實新時期中巴關係、打造"一帶一路"倡議樣板的多重使命,其意義無可置疑,也無需討論。

但在少數外方看來,極具中國特色的宏大敘事和政治話語,不僅無法回應其關切與疑慮,反而加深了雙方的疏離感。

不容迴避的是,中國當前的文化軟實力與經濟硬實力嚴重不匹配,中方國際傳播的方式方法亟待細化和完善,如何從"放之四海而皆凖"的宣講闡釋向針對不同國家不同受眾的精凖傳播進行轉變,是中國面臨的現實課題。

而從巴基斯坦方面來說,必須具備這樣的認識,即經濟發展不存在"好快靈"的速效藥,注重循序漸進、頂層設計與基層實踐相結合的中國改革經驗也無法簡單套用。至於其它國家和相關分析人士,應當超越固有的二元視野,參與構建全新的歷史想像,認識到走廊普惠性質得到充分體現尚需時日的客觀事實。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巴基斯坦瓜達爾的新公路。去年,中國商船首運巴基斯坦瓜達爾港開啟貿易新航道。

外界針對走廊建設的相關誤解和疑慮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所謂線路分歧。中方一向認為,走廊建設面向全巴,惠及巴全體民眾,其規劃線路不存在東西之分。同時,中國始終恪守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不干涉巴內政。儘管如此,巴基斯坦國情特殊,聯邦政府對各省的掌控力有限,巴國內的線路之爭,是省際利益博弈的縮影。而聯邦政府決策一旦缺失連續性,將對走廊建設產生重要影響。

經過多方協調,相關重大項目如今在巴各地都已開花:薩希瓦爾電站位於旁遮普省,塔爾煤田二區煤礦和電站項目位於信德省,蘇克阿瑞水電站項目位於開普省,瓜達爾港和瓜達爾自貿區位於俾路支省。但是,謀求區位資源配置上的絶對平等是不現實的。中國的改革發展是一部沿海先行、帶動內陸的歷史,巴基斯坦的跨越式發展也必將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

二、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中國企業在巴既算了民生賬,也沒忘了經濟賬。走廊建設將幫助巴改善能源供應、提升交通基礎設施狀況,進而提升其投資與營商環境。這也是早期收獲項目主要集中在能源領域的重要原因。換言之,走廊建設的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是可以相互轉化的。僅薩希瓦爾電站就有望填補巴四分之一的用電缺口。而到2018年,走廊建設將創造232萬個就業機會。

釋放這個兩億人口市場的想像,對中國資本也產生了相當的誘惑:2016年底,中金所、上交所、深交所收購了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30%的股權;今年1月和5月,馬雲兩次會見巴總理謝里夫,擬在電商和互聯網金融領域向巴輸出經驗;巴基斯坦當前領先的B2B平台和移動支付市場的新貴,也沒有離開中國金融機構的參與。

三、安全風險與外部因素。巴基斯坦安全風險雖然總體穩定可控,但不確定性較為突出。2016年拉合爾"3·27"爆炸案背後的巴塔分支自由人黨等宗教極端武裝、2016年"5·30"事件背後的本土排外勢力,和以2016年3月在俾路支省被捕的庫爾·雅德夫為代表的境外勢力等各種勢力,對走廊建設造成嚴峻的安全挑戰。

在巴中企項目時間跨度長、施工地域點多線長、用工數量龐大、員工駐地分散等特點,以及近年在巴華人數量不斷上升的趨勢,也空前加大了安保難度。今年5月下旬,兩名中國公民在俾路支省首府奎達被綁架並可能已經遇害的消息,正是這種持續性安全風險的例證。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瓜達爾港的安全問題一直是中巴經濟走廊項目的一大焦點

此外,印度對走廊建設的消極態度,在巴國內也引起了廣泛關注。走廊途經巴控克什米爾地區,而克什米爾問題在印巴分治七十年來長期制約雙邊關係發展。北京反覆強調,中巴經濟走廊不針對第三方,也不影響中方在克什米爾問題上的立場。連日來巴印兩軍在克什米爾地區的激烈交火,不僅使南亞地區緊張局勢出現升級,也將對兩國通過協商解決爭議的努力與各方參與走廊建設的進程造成一定干擾和困難。

儘管如此,也正因如此,作為著眼長遠的合作框架,中巴經濟走廊可以也應該在地區和平、穩定與發展上發揮積極作用。通過發展消除貧困,進而創造持久和平的地區環境,是區域聯通發展的大勢。至於在發展中遇到的問題,終歸可以在發展中得到解決。當然,中國不是"接盤俠"。

一方面,中國向巴輸出資金、技術、設備和人員,歡迎印度、阿富汗、沙特等各方參與走廊建設,希望瓜達爾港與伊朗恰巴哈爾港等港口開展互補合作而非商業競爭,同時並不在巴謀求土地或設立海外軍事基地;但另一方面,在商言商,只有在巴經濟趨穩向好、出口額增長、外匯儲備攀升、國家稅收和就業機會得到保障、基礎設施和營商環境不斷優化的情況下,巴基斯坦才能更好地避免債務風險和財政負擔,從而為中巴雙方夯實深化融資領域合作基礎,協助巴結構轉型、產業升級,使其經濟運行進入良性循環創造條件。

簡言之,中國是此間的破局者,而不是一些人想像裏的攪局者。

Image caption 中巴經濟走廊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