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新聞:俄國剛強vs西方柔弱?

普京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莫斯科大劇院最後一刻叫停芭蕾新劇公演,引發震驚,一時猜測與傳言四起。這則新聞,可以幫助我們讀懂普京領導的今日俄羅斯哪些現象?

不久前,莫斯科大劇院宣佈推遲芭蕾舞劇《紐瑞耶夫》全球公演。這是本年度芭蕾舞愛好者翹首以盼的一齣新劇。

在大劇院團歷史上,拖到如此最後一刻叫停公演的舉動實屬罕見。

大劇院領導人堅持說,這是因為此劇太複雜,還沒完全凖備好。但是,無論官方怎樣解釋,還是無法消除另一種理論:對今天的俄國來說,紐瑞耶夫實在是太「同志」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魯道夫·紐瑞耶夫。在有些人看來,紐瑞耶夫和男性、女性的關係損害了他在俄國的聲譽

《紐瑞耶夫》講述前蘇聯著名芭蕾舞蹈家魯道夫·紐瑞耶夫(Rudolf Nureyev)的一生。冷戰期間他投奔西方。1993年去世,終年53歲。

大劇院否定這種說法。他們辯解,決定排演的時候就知道紐瑞耶夫一生的方方面面:他的戀情、他最後死於艾滋病併發症等等。

但是,為什麼那麼多人還是堅決不信官方版本的解釋呢?

在俄國,恐同相當普遍。談論同性戀權益,經常會被聽者嗤鼻:這是俄國沒人想要推行的"西方價值觀"。

從政治界到宗教界的人物都會說,俄國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價值觀。

看起來,寬容不是其中其一。

Image caption 紐瑞耶夫1967年和瑪戈·芳婷(Margot Fonteyn)

同性戀"驕傲"活動,曾經以衝突告終。原由是:反同性戀的自發組織定好日期、地點,等參加者來了,正好攻擊、拍攝。

在車臣,有報道稱,數十名同性戀男子被警察帶走、施刑。

車臣的事件是例外。但是看起來,(俄國)恐同升級的同時,恰好反西方情緒也在升級。所有這些,都是對1990年代的混亂—也有人說是自由—更為廣義的反彈。

在俄國,那個十年現在也被描述為西方主宰、把自己的外國方式和價值觀"強加"給蘇聯解體之後疲軟的俄國。現在俄國重新站穩了,要趕快擺脫那種西方"主宰"。

這一切,都是在終極硬漢普京的領導之下。

在支持者看來,普京這位柔道黑帶、不喝酒的硬漢子對陣的是頹廢、軟弱、甚至女性化的西方。他不僅裸著上身騎馬,還乘潛艇下海、戰機上天。

莫斯科街頭,可以買到印有普京此類陽剛形像的各類紀念品,比如茶杯。粉絲可以邊喝咖啡、邊欣賞普京。

正是在普京的領導下,俄國也在再一次展示她的軍事肌肉:不管是派戰機或是導彈去轟炸敘利亞,還是在紅場上展示坦克群,俄國希望再次被世界看作強國。

所以,毫不吃驚,普京也是"劈腿坐"(manspreading)的粉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從出席新聞發佈會到接見外國記者,雙腿遠遠分開成了普京最喜歡的陽剛坐姿。不久前在漢堡的G20峰會上,普京和特朗普看起來像是在比賽,看誰能把腿分的更遠。

當然了,所有這一切都是泛泛而談。俄國並不僅僅是雄激素泛濫的地方,俄國也有多樣化、也有精緻。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俄國最著名的大劇院芭蕾舞團當初肯定不會選擇要重排演展現紐瑞耶夫生平的芭蕾;導演更不會選擇展現愛情、男扮女裝的場景,也不可能有那位蘇聯時代的明星巨大、正面全裸的畫像。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莫斯科大劇院

我採訪過的一位芭蕾舞演員稱,《紐瑞耶夫》是他參加演出的最為重要的一齣劇,原因正是因為該劇涉及的主題。但是他擔心,對大劇院來說,這出劇或許太過激進。

在他看來,大劇院像是古董店,滿是古舊、受人喜愛的經典。

大劇院芭蕾舞團承諾,《紐瑞耶夫》一定會上演,明年五月初,未經審查的全版。

果真如此,或許普京應該去看看。他可以坐在前排,但不要把雙腿分的那麼遠,證明一下,他把紐瑞耶夫看作值得慶祝和紀念的俄羅斯偉人,不管性取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