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人的自述:我曾是沙特億萬富豪的愛妾

吉爾·多德 圖片版權 JILL DODD
Image caption 吉爾·多德是美國知名時裝品牌Roxy的創始人

美國知名時裝品牌Roxy的創始人吉爾·多德的過去頗不平凡。1980年,20歲的吉爾在法國做模特,期間邂逅一位名叫阿德南·哈肖吉的富翁。當時她不知道,這位沙特億萬富豪是軍火商,在政壇有強大關係網。沒過多久,吉爾成了他「尋歡作樂小老婆」之一......不久前,她向BBC的《瞭望》節目講述了這段故事。

那一切都開始於一次派對邀請……

我的經紀人問我願不願意和她一起去蒙地卡羅,我回答說,願意,太好了,時間正合適!抵達當晚,我們去參加一次很棒的派對。有音樂,歌手,有熊熊燃燒的篝火,火焰照亮了夜空。

我喝完一杯(香檳),和其他客人一樣把杯子扔進篝火。派對很瘋狂、很奢華。我想跳舞,我一直很喜歡跳舞。突然注意到桌子對面坐著的那個男人,他很平易,就好像哪位女友的爸爸,看上去很安全。

我們對視了一會兒,我記的是我走過去,然後我們跳舞。期間我的經紀人走過來,問我知不知道這個男人是誰,我說不知道,也不在乎。她說,那是阿德南·哈肖吉。我反問她,哈肖吉是誰?

哈肖吉是沙特億萬富豪,軍火商。1980年代幾起震驚世界的醜聞都和他有關,其中包括1985、1986年的伊朗門。當時正值兩伊戰爭,里根的美國政府向伊朗出售武器,並還資助尼加拉瓜反政府游擊隊。其中哈肖吉是關鍵中間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哈肖吉的遊艇曾經是世界第一大,還被用於007影片拍攝

我記得跳完舞,我們坐下來。他拉起我的衣袖,在我胳膊上寫下鮮紅的大字:我愛你。最開始我沒有意識到,那字是用血寫的!

我記得有四下有不少玻璃……我們摔碎過的杯子,往篝火中扔的椅子。

"我坐下來,試圖搞明白剛剛發生的這一切。我迷失在自己的世界中,酒精讓我頭暈,在這個瘋狂的地方,我身邊都是陌生人。我能做的就是看著我的胳膊……我喜歡他寫的那幾個字,'我愛你'。我沒有擦掉。"

摘自吉爾·多德所著《愛情的貨幣》

當時他那樣做,我覺得好玩兒,很有想像力。我們跳舞時很天真,像孩子一樣。歐洲的派對上,人們會做各種怪事,有時很瘋狂。

派對要結束了,經紀人告訴我,阿德南想請我去他的遊艇喝咖啡。我說我就想睡覺,她指著地中海說,但是,要去的是那條船啊。那條船看上去更像是女王瑪麗號!像郵輪,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大的遊艇。

吉爾當晚沒有去和阿德南喝咖啡,但是她同意轉天晚上一起吃晚餐。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8年特朗普買了哈肖吉原來的遊艇,命名「特朗普公主號」

我們坐船去的遊艇。遊艇真大,至少有10間臥室,迪廳,下面還有能做開胸手術的診所……

我們剛到的時候,他問我們是不是需要換衣服,然後帶我們去一個房間,那裏掛滿了定制晚禮服,我很吃驚……我是模特身材,我想那間屋裏所有的衣服都合適。

晚餐很講究,餐後他問我願不願意在遊艇轉轉看看。我們看了他的臥室,牀罩是皮草,門把手是純金的,還有那種像007電影裏一樣會轉、露出後面密室的牆……在我看來,那遊艇真棒、充滿創意。

這艘高大上的遊艇後來的主人之一是唐納德·特朗普。特朗普將遊艇命名為"特朗普公主號"(1988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0年代晚期,阿德南·哈肖吉曾因與菲律賓總統馬科斯「非法交易」被引渡到美國受審,1990年無罪釋放

阿德南好像非常希望了解我、我的興趣。我們坐下來聊了好幾個小時。但是他還對我說,"我必須誠實,我知道你所有一切,為了安全起見,我必須調查你。"

他告訴我一些他根本就不該知道的事,我的老家,我爸爸是消防員,我在巴黎做過什麼工作……其他正常人可能會因此感到震驚,但我從來不輕易給別人下結論。

那天晚上之後,我絶對希望能再見他,但是我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你知道那種感覺吧,有時候你好像覺得對方很熟悉,就好像從前早就認識一樣;你不懂原因,但一切感覺都很合適。

還有,他沒有想親我,這給我留下好印象,讓我更多地想起他。

兩人的關係就這樣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吉爾和阿德南沒有發生關係。後來,她怎麼就成了他的"小老婆"?

他請我在巴黎吃飯,然後問我願不願意和一些朋友一起去非洲、西班牙。

這時我仍然不知道他到底做什麼,甚至不知道他到底姓什麼。那時沒有互聯網,我上哪兒去查那種信息?但我知道我對他感興趣,希望能多和他在一起。

圖片版權 JILL DODD
Image caption 吉爾在巴黎作模特

當時吉爾只有20歲,做模特,身邊都是美麗、英俊的年輕人。阿德南年紀大兩倍,相貌平平…

他身高大概5英尺4,我可能比他高5英寸,他頭很圓,禿頂,大肚子,其實我覺得那很可愛,我從來沒有被那些典型的英俊小伙兒吸引。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比較自卑,我覺得和相貌平平的男人在一起感覺更舒服。

記得我和一些熟人、朋友在瑪貝拉(Marbella),阿德南還沒來。一天晚上,我聽到阿德南的笑聲,他說,啊,她在那兒呢!他們叫醒我,他拉著我的手帶我去他的房間。我們說了一會兒話,他突然問我,"你要不要洗個泡泡澡?我去給你放水。"

我躺在澡盆裏,他坐在澡盆邊,我們接著說話。後來,我走進他的臥室。那時,我已經很想親他,我記得是我先湊過身的。但是他說,你接受合同前我不能親你。我當時根本不懂他在說什麼。

阿德南說,我不做那種傳統方式的婚姻。他把自己和皇室相比,沙特皇室成員、還有其他有權有勢的人可以娶3個合法妻子、養11個尋歡作樂的小老婆(pleasure wife)。

他說,我想讓你做我的小老婆,我們簽五年的合同吧,我照顧你,你任何時候都可以聯繫我,如果你想見我,我會派飛機來接你,你可以有其他男朋友。

當時我一切都不在乎,我反正一直希望獨立,我心想,怎麼都行,我就是想和他親吻。

合同並沒有文本,是口頭的。那一吻,彷彿簽了字,吉爾立刻成了阿德南的小老婆。

那意味著,我和他在一起時過他的那種生活。住的是美麗豪宅,有傭人,有廚師,有按摩師。阿德南很喜歡時裝,特別喜歡打扮我,很有意思。

我只接受過他給我的衣服、小珠寶。他一次想送給我一個巨大的鑽戒,我拒絶了,(鑽戒)有點兒過份。我並沒有拋棄一切去跟他。我繼續付我的房租,獨立生活,繼續工作。

吉爾知道他絶對富有,但是她不知道他是軍火商。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我才知道他怎麼賺的錢。最開始我問過,但是他沒有提武器。

一次去拉斯維加斯,他對我說他正忙著簽一個大單。他向我解釋了一些內情,我不禁大叫,但是,那都是軍火!他回答說,戰爭中,所有的國家都有權保衛自己,不是嗎?

圖片版權 JILL DODD
Image caption 吉爾·多德後來創建美國時裝品牌Roxy

我也在酒店、派對、晚餐等場合見過其他的小老婆,後來成常態了,我們尊重對方,但保持距離。我感覺,在他心中我是特殊的。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事情也在變化。

一天晚上,他給我帶來一條本來買給別人的項鏈。我已經睡了,半夜他進來,帶著小禮包,他親了親我的頭,我轉過頭,他說,"哦,搞錯房間了。啊,你可以留下那份禮物。"

我感覺要崩潰了一樣。那是第一次我非常傷心。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1年3月,意大利女演員在哈肖吉遊艇的浴室中

那時我已經開始上學,和他在一起的時間沒有從前那麼多。後來我意識到,他在找其他的女人。我感覺怪怪的,我不喜歡。

我和阿德南在他的套房裏,一個男人走進來,他拿著一個大大的黑色文件夾,裏面裝著模特的照片。他們開始一起翻看,突然我意識到這是怎麼回事了。我問,你在做什麼?你是要找女孩子買嗎?你是這樣找到的我嗎?你是在目錄中挑的我嗎?

他們倆人互相看了一眼、笑了起來。我感到被背叛了,一切都明白了。那肯定是個轉折點。那時他身邊總是圍著許多女人,我感覺一切都在變得越來越齷齪。

後來,我遇到了那個叫Rene的女孩子,她看上去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只不過稍微矮一些、更年輕一些。我開始覺得我是不是太老了(當時吉爾22歲)。

圖片版權 JILL DODD
Image caption 吉爾·多德新書封面

吉爾離開了,但是隨後好多年一直和哈肖吉有聯繫。

每一次他都問我,我願不願意回來。如果他告訴我他愛我、願意和我單獨在一起,不要其他的女人,我想我會考慮他的。但是,我無法對付妃嬪成群,我希望有一對一的兩性關係。

我的書出版的當天(2017年6月6日)阿德南去世。我那種震驚感持續了一星期。有時候我會半夜醒來、起來哭,感覺好像我在和他說話,告訴他我曾愛他。

關於他,我只有愉快的記憶。聽起來可能很瘋狂,但是我覺得(和他的關係)也許是我和男人關係中最為健康的一段。因為,絶對誠實,他尊重我,他從來沒有對我說過狠話。

事實上,和阿德南分開後,我嫁給美國丈夫,他虐待我,很可怕。

現在我57歲,更成熟,結婚快20年了,生活很幸福,但是,每每想起來,我仍然覺得那是一段美好的友情。

吉爾有兩個女兒,分別22歲和17歲。如果她們說和哈肖吉那樣的男人、有吉爾當年那樣的關係,她會怎麼想?

哦,天啊。我會害怕,絶對為她們擔驚害怕。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