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少女夢想當相撲選手 挑戰世代傳統

圖沃辛賈格爾練習 圖片版權 Samuel Bergstrom

多年以來,蒙古選手一直在日本相撲圈稱霸,而少女圖沃辛賈格爾(Bum-Erdene Tuvshinjargal)希望追隨前人的腳步,成為相撲選手。由於她是女孩的關係,這意味著她要挑戰相撲幾世紀以來的傳統,不過她願意作出這樣的挑戰。她在烏蘭巴托的家中接受記者埃林‧克雷格(Erin Craig)的訪問。

在相撲土俵的一邊站著一名魁梧的男性選手,而圖沃辛賈格爾則站在另一邊。她把相撲帶系在萊卡衣上。

選手們靜靜地等待著,互相對望。接著,他們撲向雙方。他們在土俵中心對戰,是一場力量的競賽。

圖沃辛賈格爾接著衝前,把對手擠出土俵外。

她離開土俵的時候,綻放稀有的笑容。

這名年僅17歲的相撲世界冠軍說:「你不可以害怕。假如你害怕的話,你不會得到勝利。」

圖片版權 Samuel Bergstrom

圖沃辛賈格爾小時候與祖父母一起在電視上觀賞相撲比賽,但從未想到有一天她會成為相撲選手。她後來學習柔道,兩年前她的教練建議,她可以試試參加一個月後舉行的相撲比賽。

那個比賽就是世界青少年相撲錦標賽。那年,圖沃辛賈格爾拿著銅牌回家。去年,她帶回一面金牌。

她的教練拿染巴特(Gankhyag Naranbat)認為,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拿染巴特以前是一名專業的相撲選手,亦曾拿過世錦賽金牌,他清楚知道相撲選手需要什麼素質。

他預測,圖沃辛賈格爾可以在重量級組別可以得到世界冠軍三次以上。假如他的預測成真,她會打破隊友桑吉德瑪(Khishigdorj Sunjidmaa)的記錄。

打破界限

不過無論圖沃辛賈格爾打破多少紀錄,她的相撲選手生涯差不多已經抵達頂峰。只有男性才能成為職業相撲選手。

日本是唯一進行職業相撲的地方,力士參加六個錦標賽。相撲一開始是宗教儀式,至今還是擁有深厚的儀式的意味。女性甚至不准進入土俵。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是唯一進行職業相撲的地方

日本於1990年代中期希望舉行奧林匹克運動會,所以開放女性參加相撲賽,自始女性選手開始在業餘組別進行競賽。雖然相撲尚未成為奧運項目,不過經過12次世界賽後,女性相撲已成為相撲圈不可或缺的部份。

圖沃辛賈格爾來自蒙古,一個愛好相撲的國家。蒙古選手多年來在職業相撲所向披靡,七月蒙古力士白鵬翔(Hakuho)才剛打破最多勝利的世界記錄。

蒙古文化中,摔跤是三大運動之一,佔有重要地位。除了傳統摔跤外,不少男孩都會學習相撲。

拿染巴特指,蒙古力士運用傳統摔跤的動作,大力改變相撲。相撲比賽能在幾秒鐘的時間內完成,但蒙古摔跤並不受土俵規限,並需要多時間及策略。

拿染巴特說:「蒙古力士參與相撲前,相撲只是力士互推對方……這正是為何蒙古力士技高一籌的地方。」

塑造未來

蒙古傳媒不會報道業餘相撲,令女性選手得不到公眾注意。不少人得知有女性相撲時都大吃一驚。

女性選手做到的,也令他們感到驚訝。

圖沃辛賈格爾說:「當我踏上土俵上,他們覺得我好像野獸一樣…… 不過當我踏出這幢建築物後,我也只是個女生。」

圖片版權 Samuel Bergstrom

如同其他同齡的年青人一樣,她在思考自己的未來。去年六月她從高中畢業,她現時正忙於申請大學及考慮未來的事業。她最想成為一名女性相撲力士。

「我全心對待相撲…… 我想致力追求。」

由於業餘選手不常得到商業贊助,她到底能否成為職業選手,仍是未知之算。蒙古政府會向拿到奬牌的選手發放奬金。不過每年只有一場大型國際賽,就算圖沃辛賈格爾拿到金牌,她也難以以相撲維生。

她也喜歡演戲。她也希望能把運動與演戲結合──就好像她最喜歡的演員成龍一樣。

這並非前所未見。蒙古相撲冠軍烏蘭巴雅爾(Ulambayar Byambajav)曾參與幾個電視節目。或者圖沃辛賈格爾可以另闢蹊徑,成為蒙古第一名女性相撲教練。

世界冠軍──假如她能參賽的話

圖沃辛賈格爾跟很多隊友一樣,只能依賴支持她的家人。她的祖父母喜歡相撲,他們家中的牆壁都是貼滿圖沃辛賈格爾相撲的照片。

明年圖沃辛賈格爾將會參與最後一次青少年世錦賽──除非她擊敗其他較年長的選手,就會參與成人組別。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性能參與職業相撲選手,還有遙遠的一段路

她之前已經2016年世界錦標賽為蒙古國家隊參賽,蒙古得到亞軍。

圖沃辛賈格爾會將目光放在2021年的世界運動會。或在未來一天的奧運會。

拿染巴特對徒弟的能力有有信心──畢竟她已有能力打敗男性選手。假如她能掌握策略,她將成為不可抵擋的力量。

假如相撲規則更改,令女性可以成為職業力士的話,圖沃辛賈格爾會成功嗎?

拿染巴特說:「會的。她將會是冠軍。」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