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的牆:神奈川的浪悄悄來到了倫敦

《神奈川衝浪裏》 圖片版權 PAUL KERLEY
Image caption 倫敦坎伯韋爾的一棟房子背面,有一幅模仿葛飾北齋《神奈川衝浪裏》的壁畫。

一場在大英博物館的火爆畫展,再一次證明了日本畫家葛飾北齋的《神奈川衝浪裏》依然是世界上被再創作次數最多的畫。

從巴黎地下墓穴(Catacombes de Paris)到美國華盛頓的一個中學,再到英國布里斯托的一條街道,你可以在世界各地看見《神奈川衝浪裏》的翻版。

在眾多再創作的作品中,一面壁畫幾乎被隔壁製毒工場的爆炸摧毀。但是正如艾利克斯 馬歇爾解釋的那樣,世界上還有更多像這樣的壁畫。

1997年,多米尼克 索茲想要改變一下他的生活,他去參加了一個個人發展課程。其中一個課程要求他領導完成一個社區計劃。索茲說:"當時,人們都在挨家挨戶的敲門,為慈善機構籌款。我不是那樣的人。"

索茲不是藝術家,但是他一直都喜歡在牆上作畫。"我還記得我小時候和爸媽一起,經過一些畫有壁畫的牆。我抬頭看,心想這就絶對就是世界上最酷的東西。"

他自己的房子有一面巨大的牆,於是他決定在牆上作畫就是他的社區工程。決定做這個項目是簡單的,難的地方在於,畫什麼。

圖片版權 Google
Image caption 紅色版本的《神奈川衝浪裏》

一天晚上,索茲和朋友討論了這件事情。他決定要畫一些自然的東西。他說:"很多在牆上畫的畫都很垃圾"。索茲想畫一棵樹,清風拂過的一棵樹。但是他的朋友說:"波浪怎麼樣?"然後他們有了一致的想法:"那個日本畫怎麼樣?"

20年過去了,索茲在南倫敦坎伯韋爾的房子的背面一直是葛飾北齋的那副海浪畫。

坎伯韋爾的這一副就像葛飾的原畫,海浪捲起來了,泡沫從浪尖噴湧而出。葛飾的原畫裏的浪花好像打不濕三條木船上的水手,但坎伯韋爾牆上的狼卻可以隨時撲到行人, 濕了他們的衣裳。

在開始畫之前,索茲去了附近的一個技工體驗室,確認了沒有人反對。"我最大的擔憂就是人們會認為這是一個眼中釘,或者不把它認為是藝術。"

索茲房子背後的車庫的主人是一個"刻薄的希臘人"。但是當索茲跟他說要在牆上畫葛飾的畫的時候,他說:"哦,葛飾!那個巨浪?我的玻璃杯裏刻了那幅畫。"

兩周後,在當地人和一些路人幫忙下,畫作完成了。"小孩和媽媽們也會拿一把刷子,在牆角處刷一下,"索茲說道。

這面牆改變了這條街。索茲說:"人們從前在這裏嗑藥,或者丟棄他們偷來的包。但是這面牆,把這裏變美了。人們來這裏微笑地欣賞。"

"這完全實現了我當初做這個課題的願望,"索茲說。

圖片版權 TIM DICKENS / @BRIXTONBLOG
Image caption 2012年這面壁畫受到了摧殘

但是,這面巨浪之牆也經歷了不小的磨難。2012年,一位當地居民在這幅畫下面的公寓裏鼓搗化學藥品,結果不小心發生了爆炸。消防管員花了3個小時才把大火撲滅。

索茲在接受倫敦當地報紙Evening Standard 的時候說:"我第一次聽到這場意外,就是我朋友打電話跟我說,你的房子在漂。"

三分之一的牆面都被燒了,濃煙熏了其餘的部分。但是人們在幾周後,不僅找到了志願者來修複,還拉到了建築顏料公司多樂士的贊助。

這一次人們在牆上畫了一個噴發的富士山。不僅標記這次經歷,也用以紀念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

為什麼社區都認同索茲的畫?索茲說最簡單的原因就是因為葛飾的畫沒有時間限制。"這就像莫扎特的音樂,簡單但是律動,飽含力量與魅力。"

"有些人可能輕視它,但是這就是一幅讓人想掛在家裏的畫。你不會真的想掛一個《蒙娜麗莎》或者《吶喊》在自己家的,對嗎?"

"當你看見一位母親和小孩經過巨浪之牆的時候,小孩激動地想看這是什麼,張開了嘴巴,這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